首页 现代言情 你少盐多糖

第四章 迷惑

你少盐多糖 断纸赊墨 2291 2020-11-12 09:33:59

    赵长音走到宿舍楼和宿管阿姨好一番纠缠,宿管阿姨才勉强停下了对她的教育。

  “你在登记表上签个名字,写下今日晚归的原因。”说着,宿管阿姨便丢了一支笔过来,她裹着花色的大睡衣,脸上带着不耐烦,兴许是刚才赵长音大力拍门扰她睡眠的缘故。

  赵长音像小鸡啄米一般拼命点了点头,登记了曾心绮的名字,看着备注眨了眨眼便拔起腿向楼道里跑了去。

  “哎,哎,怎么不写原因!”宿管阿姨手里扯着登记表看着消失在她眼前的小姑娘,高声唤道,不会有回应这是肯定的,宿管阿姨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随手将登记本塞进抽屉里,然后便转身进了屋子里。

  赵长音一口气爬上了四楼,伏在楼梯扶手上喘着气,等稍稍缓了一下抬起脸继续向上爬着,等到了五楼,一抬眼便看见有人在走廊里披散着头发将头伸出窗户外。

  赵长音觉得奇怪,这么晚了谁还在外面吹风,等走近,那人猛然转过头来,一瞬不转地盯着赵长音。

  毛骨悚然,只不过脸是熟悉无比的。

  “逢安,你怎么站在外面?”赵长音拧着眉头,在林逢安面前站定,上下打量着她,深秋了只穿着一个单薄的睡裙就待在这风口。

  赵长音脱下风衣套在了林逢安身上,拍了拍她的肩膀。

  “是不是他又来找你了?”

  林逢安轻轻摇了摇头,转身拿起窗户口放着的烟盒和打火机,抽出一根夹在指缝间。

  “不是他,他不敢来,上次被打破了头,早不敢来寻了。”说着林逢安便将烟点燃,递到嘴边。

  “逢安......”赵长音扬手制止,欲言又止。

  林逢安勾了勾唇,深吸一口烟嘴,吞云吐雾。

  赵长音咬了咬牙,伸手夺过她嘴边的烟,递到了自己的嘴里,被呛了咳嗽个不停。

  “真蠢。”林逢安笑出了声然后夺过了烟,扔在地上抬脚将烟全然踩灭。

  林逢安抬手拍了拍赵长音的后背,看着她慢慢直起了身子轻声道:“回去吧,我去洗个澡,身上有烟味,怕你们难受。”

  “对了,心绮呢?”

  “在酒吧里,拉也拉不回来,我得去打个电话给她,我手机在她那,把你手机借我一下。”赵长音突然想起来还在外面狂欢的曾心绮。

  “就放在桌子上充电,你自己拿吧。对了,十点时宿管来点人数了,你不在,我称你去洗澡了,算是蒙混过去了,就是不知道心绮那宿舍怎么说的。”

  那自然是实话实说了,曾心绮和室友的关系一直不好,所以那三个人不想也知道是直接说她没回来。

  一间四个人,曾心绮反而和她们这些隔壁的室友玩的更好些。

  “没事,方才在宿管阿姨那报了心绮的名字,晚归总比不归好。”

  “嗯。”

  打过了电话,赵长音缓缓将自己倒在柔软的床上,摸索着枕头,心绮说她今晚就在网吧凑合一晚,明早就回来。还有孙教授的论文要赶出来,赵长音伸手蒙着自己的双眸,突然觉得感情怎么那么遥不可及呢。

  哪怕当初那么喜欢,爱的那么死去活来,最后分手还是轻飘恍惚,说不见了就不见了,说不管就绝不会在开口问候一句。

  曾心绮是这样,林逢安也是这样。

  赵长音偏过头,揽过身边一只兔子模样的公仔,抬头看着墙壁上的海报。

  他举着奖杯的喜悦样子一直在她的脑海里反复浮现着,他意气风发的笑总是叫她不自觉勾起嘴角。

  赵长音慢慢坐起身半跪着伸出右手在他的脸上抚摸着,轻声道:“沈立辄,我们什么时候可以面对面见面,而不是只隔着屏幕呢?”

  赵长音自然自语,说完这句话整个身子都松懈下来半靠着墙面微微闭上了眸子思忖着。

  “还是先去洗澡吧。”赵长音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困顿的连泪水都从眼角里挤了出来,孙教授的论文还没有个头绪,很是棘手。

  很快便收拾了一番,拿好洗浴用品向浴室走去,趿着拖鞋,还没有掀开浴室厚重的浴帘,站在浴帘之外的赵长音听见了逢安对着电话歇斯底里的吼叫,尖锐、强硬还有一些无助。

  “你们有没有把我当女儿看,我一点都不在乎,可是你们把他送走,送到戒网所里,你们就觉得尽责了吗!”

  “你们根本就是在害他!”

  “是,我是没什么资格对你们指手画脚,那你们也不要告诉我,我不想知道!”

  听到这里,赵长音皱了皱眉,听人墙角总是不该,转身要走,却听见里面一声惊呼。

  慌乱推开浴帘,林逢安脚底打滑摔在了沁满水渍的地上,膝盖摔的通红。

  “啊,长音,你来了,来,先扶我起来。”

  似乎疼痛并不明显,林逢安淡淡地勾起唇笑了笑。

  “怎么回事?不要紧吧,要不要去抹点药?”

  “我正准备洗澡,算了吧,洗完澡再说吧。”林逢安说罢便伸手摆了摆手,端起地上的洗浴用品进了隔间。

  两个隔间花洒的水缓缓洒下,雾气四起,她们从来没有洗澡时闲聊的习惯,一切都显得那么安静。

  赵长音正在给头发打上泡泡,这时林逢安略显疲惫的声音响起。

  “长音,你那么在意沈队,看了许久的职业比赛,对电竞圈应该也有些了解吧,电竞这条路,是不是特别难走?”

  “嗯,我其实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这条路绝对不好走。”赵长音搓着泡泡,突然慢了半拍。

  记得小时候,沈立辄还没有搬家,因为是邻居,他们经常在一起玩耍,一开始玩的是卡牌、弹子和飞行棋,后来他家买了电脑后,就会一起玩双人小游戏,如果是PK模式,赵长音就别想赢,每每都是失败者。

  如果是双人闯关,他也是摸索一会便找到了制胜诀窍,盯着电脑屏幕手在键盘上敲得飞快,专注又激情,只有她显得有些笨拙,跟不上他的节奏。

  后来他家搬走了,从此再也没有遇见过,只听母亲偶尔提及一句,说沈家那小子现在游戏打的不错,成了个小有名气的电竞选手,父母辈哪里会理解电竞到底是什么,只说他混的很好罢了。

  母亲说的时候,赵长音正在一旁摘菜,脸上带着笑意。

  “长音,就是沈立辄啊,以前住咱家隔壁的沈叔叔家的儿子啊,你不会不记得了吧,那时候你俩还因为几个弹子扭打起来嘞。”

  “哦,记得记得。”母亲大抵还不知道,她女儿的手机壁纸就是是他口中的那个沈家小子。

  “今天去银行,你说巧不巧,正巧和他妈碰上了,她说起儿子来啊,那可是骄傲的不行。”

  沈立辄,5V5竞技游戏“夺萃之心”,“Master”俱乐部的王牌打野兼队长,ID:MuNan,联盟里都称他为沈队。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