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你少盐多糖

第五章 无错

你少盐多糖 断纸赊墨 2327 2020-11-13 14:49:46

  “怎么突然会问这个?”赵长音陷入了短暂的回忆中,再次出声询问的时候,掌心的泡泡顺着指缝流走了不少,顺手拿过旁边的沐浴露又挤了一些。

  林逢安伸手掬了一捧水泼在了脸上,声音有些含糊不清道:“我弟弟整日沉迷游戏,如果他真的喜欢,我也不是不支持他走这条路,只是担心他就仅仅只是打游戏而已。”

  花洒再次洒下温热的水来,赵长音微愣,以前陈绅也是叫嚷着要去打职业,当时她是怎么看来着,是毫不在意还是嗤之以鼻?

  “挺好的,如果有这方面天赋,不去试试也是可惜。”

  “算了,我就随口一问,对了,我记得你跟我说上个周末去应聘家教,怎么样,那家人要你教吗?孩子淘气吗?”

  赵长音点了点头,关掉花洒,开始用毛巾擦着头发,轻声道:“谈妥了,小孩挺安静的,他父母似乎挺忙的,跟我商量到一半接了个电话,说了句不好意思就跑出去了。”

  “那就好,原本是想叫你去蛋糕店的,你有了工作我就不去费口舌了。”林逢安说玩便提着洗漱篮子向浴室外走去,挥开帘子道:“我洗好了,先回去了。”

  林逢安走后,赵长音擦着头发便想起了那个在饭馆里前一秒还和她们说着笑的后一秒就被逢安抡起酒瓶砸破头的周远池,他是逢安的前男友,家境富裕,离学校南门的不远处开了一家蛋糕店,说是自主创业,他是那种看起来干练又阳光的男孩子,真的要探究起来还是有一点的痞气和油腔滑调的。

  有时候第一眼看起来并不准,现在逢安都和他闹掰了,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事让逢安难做人,虽然逢安只是扯着嗓子大笑,冷声说这是周远池欠她的,给她安排个工作又怎么了。

  逢安活的坦荡,不在意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回来的时候,逢安已经在敷着面膜追着不需要动脑筋的脑残爱情肥皂剧,剧中的女主哭得死去活来,撕心裂肺,大晚上的听的赵长音头皮发麻,伸手杵了杵逢安,示意她将音量调小一些。

  逢安顶着面膜点了点头。

  这时候寝室里不知是谁在被窝里叫唤了一声,猛地一声掀开帘子,目光扫视搜寻着长音的身影。

  “长音,你看没看微博,热搜第七,这职业选手Re神也太惨了吧,竟然被戴绿帽子,微博上都有照片流出来,实惨。”说着还轻轻啧几声表示感慨。

  “是吗?”

  Re神?赵长音皱了皱眉,印象里他似乎是从Master转会到了Dreamer,不过到了新的俱乐部,打的好像不是太好,春季赛拿了亚军,夏季的世界冠军杯队伍没有出线,刚刚结束的秋季赛也是止步常规赛,没能进季后赛。

  以前他在Master的时候,也是拿过四冠两亚的,现在转会离开重回了他以前的老东家,成绩没打上来,怎么连绿帽子都给戴上了?因为转会他承受了不少流言蜚语,现在这个低迷情绪确实没法给粉丝一个满意的交代。

  赵长音很快凑到室友身边,探出头看去,上下扫了一眼,便知晓了事情的原委。这个女生她好像隔着屏幕见过,似乎是Master俱乐部经理人的表妹,以前经常是她在帮助队里做些应援工作。

  “带了绿帽子,这个女生是出轨谁了?”

  “不知道啊,两个人拥吻,照片上只看见那个男生的后脑勺,不过......”室友说着说着声音突然小了起来,偏头看了一眼长音的神色,再无后话。

  赵长音的指尖划过屏幕,然后将相片放大再放大,最后将手机扔还给她。

  不是,不是沈立辄,尽管背影和发型很像,但是赵长音还是可以肯定这不是他。

  “没事,可能是俱乐部里的其他人吧,不是沈队。”赵长音伸了伸懒腰,走到自己的桌子上打开电脑,想着要将孙教授的论文赶一些出来。

  “不是就好,看着你方才的脸色实在有些难看,我们就当瓜来吃吃喽,不过Re神好像自从转会走了后就一直在走下坡路啊。”

  “嗯,应该是吧,他还在Master的时候,他的粉丝经常和沈队的粉丝互撕,很多时候就连普普通通一个小局的MVP都要争抢许久。”

  “两家粉丝吵闹不停,俱乐部也感到重重压力吧,现在他走了,他那些粉丝也跟着离开了,倒是也安静下来了。”赵长音在键盘上快速地敲打着,屏幕上发出来阵阵的冷光让她一时有些疲倦。

  随后便是室友一声拖的老长的“嗯”音作为回应,这个话题到此结束了。

  宿舍里的人没那么关注电竞圈,都是因为赵长音才多多少少了解一些,偶尔随着她一同守在屏幕前看职业联赛,沈队有活动需要投票时,她们又会被赵长音给拉出来,大号小号叫上十来个为她的倾慕对象投票。

  她们一直都觉得,赵长音对这个电竞圈里炙手可热的王牌打野——沈队,有着一种非同寻常的执着。

  宿舍里渐渐安静下来,偶尔传出几声压抑的笑声,也能听见时而浅时而重的呼吸声。

  赵长音深吸一口气,尽量放慢打字速度,想着能减轻一些键盘敲击的细碎声。

  她拎起水壶出门打水,回来时便看见宿舍门前安静地躺着一封信,信封的封面上,写着林逢安的名字,不做他想,她直接拿给了逢安。

  逢安接过信时,眼底里闪过一丝惊慌,然后顺势起身从书架上找出一本书将信塞了进去,没事人一般对赵长音说了句谢谢。

  赵长音深深看了一眼举止怪异的逢安,压低音量说了句:“没事吧?”

  “没事。”逢安转过头来望着她,然后咧嘴一笑,指了指面前的电脑,示意她快些赶论文。

  虽然满腹都是疑惑,但是这都是逢安的私事,她本就不该过问,如此想便宽了宽心她继续漫长赶论文之路。

  后来整个宿舍里只有她和逢安还未眠,隐约听到了隐忍的哭泣声,扭头一看,才发现逢安的肩膀一耸一耸的,抽泣声愈加明显。

  赵长音一惊,连忙起身拽了抽纸递给她,关心道:“逢安,你到底怎么了啊?”

  林逢安手里攥着纸,抬手擦了擦眼泪,咬了咬牙道:“太苦了,这日子太苦了。”

  赵长音皱眉,以为她遇见了不好的事,是周远池又来骚扰她了,还是周远池的女朋友过来立威了?赵长音盯着逢安的脸看,想着从她嘴里得知事情的原委。

  可是半天逢安只是张了张唇道:“这部剧实在太苦了,这女主怎么如此惨。”

  赵长音盯着她的杏花眸子看,逢安垂了垂眸,咧嘴无声笑了:“这剧弃了,生活这么苦,谁乐意看这种苦情剧,我先睡了,晚安,长音。”说完,她便真的关了电脑一下子踹开鞋子向床铺上爬去。

  一切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是她和她都知道,眼泪从来都不会撒谎。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