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你少盐多糖

第六章 再会

你少盐多糖 断纸赊墨 2124 2020-11-14 14:49:34

  关于逢安哭的事情,第二日二人都心照不宣般没有追问也没有解释。

  早晨依旧是逢安叫醒催促长音快些起床,周五的课比较满,从早上八点就会一直排到下午五点,且第一门课是专业课程,更是不能轻易迟到或者缺勤,不然被老教授逮到那期末考试可就有的受了。

  风风火火恍恍惚惚,四人终于在预备铃响的那一刻进了教室,向教室里一看,乌压压的都是人,后座满满当当坐足了人,只留有前三排可供选择了,二话不说赵长音便将书包放在了第三排,迷迷糊糊趴倒在桌子上。

  后背突然被人拿笔戳了又戳,赵长音昨夜睡眠严重不足,扭过头问道:“什么事?”待定睛一看才发现是昨夜彻夜未归的曾心绮,她顶着一头乱发,妆容模糊,倒是那笑容很是明艳灿烂。

  “你看看昨晚闹的,手机都在我这,真是不好意思啊,长音。”

  “没事没事,你人活着就行。”

  声音刚落便遭到了心绮的毒打。

  她递给她手机,顺手接过,打开时便看见一条简讯,正要细看时,老教授提着公文包,大步向讲台走去,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戴着眼镜,看着就给人一种压力,然后就是点名、检查作业、授课。

  赵长音息屏,做起笔记来,偶尔抬头看向逢安,她的眼神总是涣散失神,心事重重。她不是不好奇,不担心,只是不知道该从何问起,逢安的性子一直要强,如果真的问出口难免会让她难做。

  “长音,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你怎么老看我?”

  “啊?没有,逢安,嗯,你真好看。”赵长音咬着笔头,半天憋出一个蹩脚的理由。

  “真心话?”

  “嗯。”

  “晚上陪我一起去吃火锅吧。”话锋转的很快,逢安盯着她那密密麻麻的笔记本,勾唇一笑。

  “南城老字号的那家?”

  “嗯。”

  赵长音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听着课,只是稍稍一侧头,在桌子边便能看见逢安的手机震动不停,是周远池的电话,不间断的一个连着一个。

  震动声音虽浅,却还是足够叫她想入非非,周远池这个人说不上好坏,就像他自己说的,对待每一段感情都无比认真,他追求逢安时,那酷热夏天的夜晚,蝉鸣不断,站在女生宿舍楼下守株待兔等着逢安,一日又一日。

  那时候逢安在外面做兼职,晚上九点会下班,有时候两人碰上,说不上几句话,逢安就兴致缺缺摆了摆手上了楼。

  周远池会带上奶茶亦或者是冰雪碧,其实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这些饮料都给她们给喝了,逢安一向不喜欢这些。

  后来两人走到一起时,逢安却变得愈加沉默了,烟盒总是空空的,她嘴上最长挂着的就是那句“他们真不般配”的话。

  下课铃声响起,林逢安压抑地狠了,伸手握住手机,另一只手撑在桌子上,扬起长腿半跨了出去,干净利落。

  赵长音一直都觉得,林逢安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收回目光,赵长音伸了个懒腰,然后出了教室向厕所走去,回来时,发现吴心正在逢安的书包里翻找着什么,然后抽出一本书,有东西在书页中滑落,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你在干什么?”赵长音皱着眉喊道,她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大小姐出身的吴心,脾气臭的很,都是大学了,还认为世界应该围着她打转。

  “老师叫我收实践作业,就剩林逢安一个人的了,她不在,老师催得紧。”吴心蹲下身子,捡起来,打开信封,突然瞳孔瞪大,捏着里面相片指指点点,幸灾乐祸道:“原来她的工作就是这个呀。”

  “什么?什么?”

  “给我看看。”

  “我的天啦,林逢安怎么是这个样子的,难怪周远池要跟她分手......”

  赵长音冲了上去,拨开人群,伸手夺过那几张相片,面色铁青:“吴心,你要的是作业,你乱翻什么?”

  恰逢这时候逢安接了电话回来,无数双眼神直勾勾看向她,她看向面红耳赤,气的脸红脖子粗的长音,眼神轮转到吴心幸灾乐祸的那张脸上,看着她手里捏着的书,熟悉感铺面而来。

  昨晚她将那封信随手塞了进去,这本书恰巧是她今日必须的专业书目。

  是她的大意。

  林逢安眸光一顿,然后大步向吴心走来,她比吴心高出了半个头,低头俯视着她,直勾勾的看着,然后猛然伸出手揪住她的衣领大步向前。

  吴心后退不及背靠白墙,后背发凉,衣领的勒感使她心跳如雷。

  林逢安抬起脚狠狠踩上吴心的鞋尖,半弯着腰,对上她躲闪的眸子,一字一句道:“你还真是人如其名,下次再乱翻我的东西......”逢安说着便偏过头贴近她的耳朵,轻声道:“我就将你那次跪着求周远池的照片发到校园墙上。”

  吴心听罢,浑身一颤,愣在了原地。

  逢安慢慢松开了吴心,转身在包里找到作业,伸手捏起吴心的手,放上作业,淡淡道:“亲爱的学委,你要的作业。”

  后来上课铃声响起,赵长音才动作迟缓地坐了下来,手里还紧紧地捏着那些相片。

  她一眼都不敢看,伸手递给逢安。

  林逢安伸出手一下子揽住赵长音,入了怀,伸手挠着她的痒痒肉,赵长音憋着笑,轻声道:“错了,错了,我错了。”

  “你要是想看就看吧,我身正不怕影子斜。”逢安松开逢安后,便与老教授相视一眼,毛骨悚然。

  长音点了点头,低头小心翼翼地将相片展开,相片不多,三张,逢安抱着吉他闭着双眸弹唱,逢安被人拉住陪酒,逢安被周远池扇了巴掌。

  即便是知晓不简单,可是赵长音还是被这几张相片惊到了。

  林逢安趁着老教授低头看教案伸手拍了拍她的头,轻声道:“惊了?给我吧。”

  “逢安,你在酒吧驻唱是吗?”

  “不信么?疑问的语气有些重哦。”逢安说着勾了勾唇。

  “信。”

  “你信我就好,不像他。”

  “像谁?”赵长音扭头看去。

  “没什么,给我吧。”林逢安淡淡笑了笑,伸手要将相片拿走。

  赵长音扭头报之一笑,把那张抱着吉他的逢安留了下来。

  “这张还是给我吧。”

  “嗯?”

  “逢安,你长得真好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