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你少盐多糖

第九章 不识

你少盐多糖 断纸赊墨 2051 2020-11-17 16:38:27

  背靠在椅背上的沈立辄微微一愣,旋即捏紧了筷子,垂下脸来沉静吃菜。他知道,程少言是联盟里不可多得的人才,只是新到了一个队伍还需要磨合,一个队伍到底能不能打出成绩和风格来,看的还是五个人能不能相适配,很明显,Dreamer现在的五个人无法相适配,所以每每在比赛中打起团战来都是脱节和极度莽撞,断送了比赛节奏。

  尽管低迷于此,这都不妨碍他程少言的操作和意识是联盟的顶级。同为队友,沈立辄太明白他性子内敛却有独到想法,很是敢拼,所有队伍都想剑指冠军,争夺场上难免会有摩擦,痛惜和不甘心,但棋逢对手,更多的是惺惺相惜,他对程少言便是这样的情感。

  “沈队,那高风寅也是欺人太甚,丢来什么口香糖来恶心人。”红棕色发色的男的盯着桌子上的口香糖狠狠啐了一口,眼神中流露出不屑。

  这是二队的队员,也不知是不是做替补没有出头之日的时间太长,浑身的戾气太重,沈立辄眼皮都未抬一下便伸出手,轻声道:“把口香糖给我。”

  那人满脸迷惑递了过去,只见沈立辄拆开来放进嘴里咀嚼着,他不禁大惊失色,猛然想起方才高风寅的辱人之词——嘴巴真臭。

  “走吧,也吃好了,回去吧。”沈立辄率先起身向外走去,一直蛮听他话的陈珂然当即起身跟着大哥哥走去,他今年才17岁,是队里年纪最小的弟弟,少年英才,在青年赛事选拔赛上以激进凶狠天秀的打法拔得头筹,以状元之名在去年加入了殊荣居多的王牌俱乐部Master,此后一直发光发热。

  陈柯燃很喜欢沈立辄,他看他就像个大哥哥一般,所以沈队一走,他就不做停留当即一同,渐渐的大家都撤了出来,自然而然的,不情不愿的都从包间走了出来。

  赵长音吃着菜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幻听,她脑海中熟悉的词一个一个蹦了出来,“高风寅”,“沈队”......而这些扰乱她思绪的声音皆是从对面的包厢传过来的,她眨了眨眼睛,旋即便丢了筷子拔腿跑了出去,林逢安抽了抽嘴角,目视着她如风般冲了出去,后知后觉吐出两个字——见鬼。

  可不是见鬼了吗,她从来没见过长音这样慌张的样子,就像被一直恶狗在身后死死咬着,不依不饶。

  赵长音瞬间冲到了包厢外的长走廊,眼前有着一队人着着便服松松懒懒走着,她一眼识得高拔的沈立辄,抑制不住地高声喊了句:“沈呆子!”

  脱口而出后便是悔意,他现在是联盟里炙手可热的明星选手,儿时的昵称实在登不上台面,一队人里率先有人扭过头来。

  “沈队,方才是有人在喊你吗?”

  沈立辄从陈珂然身上收回视线,转过头带着些迷惑声道:“是吗?谁啊?”

  这个时候赵长音已经找了上去,双手紧拽着侧边的衣服,咽了咽口水,抬头深深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沈立辄,张了张唇欲要说话。

  沈立辄很巧打断了:“你好,你方才是在叫我吗?”

  赵长音点了点头,他看向她的眼睛里带着陌生和疏离,是不记得她了吗?

  “你是我的粉丝吗?”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一句稀疏平常的话惹得赵长音很想哭,她立刻低下头来,兀自又是点了点头,紧咬着牙,一句话未说。

  沈立辄觉得奇怪,平常粉丝遇见了他都是格外热情的,一窝蜂涌上来要合影要签名,好像只有面前这个姑娘是低着头,垂着脸,兴致不高的样子。

  陈珂然望了一眼沈队,觉得空气中的氛围怪怪的,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发旋,笑着道:“你好啊,小姐姐,你是不是要问沈队要签名或者合影啊?我们队长很好说话的。”

  他说完周围其他人便附和起来,他们也是没有见过这样扭捏的粉丝。

  赵长音如梦初醒,挤了挤自己的眼睛,伸手揉了揉,然后抬头笑道:“对,麻烦沈队给我签个名,我是你的死忠粉。”这种僵硬的假笑她实在难受。

  沈立辄轻轻嗯了一声,向着她伸出了手,赵长音盯着他的掌心,望着纹理,突然像是着魔了般要伸出手去,这时候沈立辄一声清越的“给我笔”顿时将她打回原形。

  任她是翻找了所有的口袋也没有找到一支笔,出来吃饭怎么会带这个,她还真是蠢笨的可以,这个谎撒的真差劲。

  队里大多数人见着她都觉得有些奇怪了,刚巧走过来一位服务员,手里拿着菜单和笔,她当机立断要了过来,递给沈立辄,轻声道:“沈队,麻烦你就签在我的衣服上吧。”

  沈立辄微微点了点头,稍稍倾身在她的风衣带子上签了名,赵长音侧脸能看见他平静如水的眸子,当真是没有一丝波澜的,看来是真的不记得。

  “谢谢。”

  “不,谢谢你支持我,再见。”

  很快便只剩下赵长音一人立在原地,扯着风衣带子,心凉如水,不知过了多久转头要回去,垂着头再次撞上了人,脚上也是实实踩了对方一脚,她匆忙扯开,弯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

  程少言有些郁闷地扯了扯嘴角,望着那略带熟悉的风衣,无奈道:“又是你?”

  赵长音这才抬头望向他,对上那一张脸,满脸震惊,这不是......Re神吗?这火锅店是什么神仙地方,各大俱乐部都喜欢在这聚餐?望着他一张臭脸,她隐隐有些后怕,可不是她吗,那在蘸料区她才踩了人家呢,现在便又是一脚,能不招人记恨吗?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赵长音说着便要弯下腰来给他擦鞋。

  这举动吓到了程少言,他向后一缩:“大可不必,你下次走路小心点,别老是撞人就好。”

  “是是是,太对不起了,我知道了,下次会注意的。”她认错态度良好,程少言便抬脚走了出去,这时候高风寅追了出来,口中喊着:“老程,再给我要几罐啤酒来。”

  赵长音再次瞪大了眸子,今晚这是走什么运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