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你少盐多糖

第三十三章 配合

你少盐多糖 断纸赊墨 2020 2020-11-25 08:07:44

  冬季冠军杯是一年一次的国际盛事,除了联盟里的国内豪强俱乐部,相争冰凤凰杯的还有国外几家实力较强的老牌俱乐部。

  “夺萃之心”这款游戏自上架以来,如今已有十年之久,越来越多的玩家齐聚于“之心城”,共襄盛事。

  冬季冠军杯虽不若夏季冠军杯来的更广辐射影响力大,但这是一年的末尾,大家都想有个不错的成绩好可以回家安稳过年。

  因此这个比赛大家都非常看重,大有孤注一掷的意味。

  “王灿,你看我在这种时候是应该帮你还是去帮Re神打开节奏来的更好?”高风寅望着上下路被双重施压情况,低声对着麦克风说道。

  程少言低垂眉眼,手指在屏幕上操作流畅,目前对面来了两个人来抓他,看来是来势汹汹,想要限制他的发育,他眼神坚毅,淡淡道:“你去帮下路,我这顶得住。”

  话音刚落,他一个突刺技能往上一刀带走对面残血的上单战士。

  对面上单和打野一同过来抓他,一打二,打野的血条还很健康,当机立断便要撤出来。

  交闪撤退。

  对面打野技能空了,不然他不会这么容易逃脱,对面还是“年轻了”,程少言勾了勾嘴角。

  这边高风寅也是去往下路帮着王灿,汪醒拿下对面射手和辅助的人头,对面唯剩一个中路仓皇逃走。

  双路开花。

  “高风寅,你中路线到了,我给你补了。”程少言很快移动到中路位置开始补兵,高风寅支援赶不来及。

  耳机传送一句哼哼,高风寅大呼小叫:“老程,你给我留一个兵,我快回来了,快了……快了……”

  只见他刚走过河道,程少言最后一刀,“吧唧”一下,最后一个炮车兵死了……

  “我的钱啊!”高风寅望着他流畅离去,一时竟觉得程少言完全是为了贪他的几个兵而叫他去下路支援,下意识扯了扯嘴角,往防御塔下走去。

  他现在残血,塔下有个血包可以补充他的血量。

  走过去一看,下面什么都没有……

  高风寅再也忍不住了,愤而大呼:“老程,你怎么把我血包吃了!你居然吃了我的血包!”

  对于他来说,中路的血包就是他的尊严,程少言这是把他的尊严捻在地上摩擦。

  程少言得逞地笑了,敷衍安慰道:“没事,一会儿就会再长出来,你等一会就好。”

  “好个屁!”

  “现在咱们经济领先,稳着点打,不要浪,继续刷经济,拉大经济差,扩大优势!”下路的汪醒指挥着,目光坚定。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打的这么顺畅过,一直在打架冲脸,配合的也是紧密有序,仿佛比曾经打的还要凶,打出了自己的风格。

  这场训练赛对面是上秋季赛四强之一“Boom”,一个传统强队。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状态不好,对面的打野操作已经“下饭”好几回了,或许是“Dreamer”几人这几天的状态更好。

  “赢了……”

  他们伸了个懒腰,长长舒出一口气来,每个人脸上都扬着笑容,喜不自禁。

  “这几把打野要是不孬,估计这还是要多打一会,他们不好打,挺强的。”王灿伸手拿过桌子上的糖果,塞一个放嘴里,暗自分析着。

  “那当然喽,就算是真的上场了,那不还是得看选手的状态嘛,我看今天小哲这状态不行啊,好几次技能都放空,视野也露了。”

  “是不是没睡醒?”“Dreamer”辅助徐州东倚在训练室里的玻璃窗边向外看去,状态和手感这东西对“夺萃之心”实在是太重要了。

  “可能吧。”

  程少言拿起旁边的“老干部大水杯”喝了起来,他有一个习惯,喜欢多喝热水,这个不成文的习惯已经被高风寅吐槽好几回。

  高风寅常讽刺他喝这么多水,到时候比赛突然想要上厕所怎么办?

  职业联赛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这样尴尬一幕,他们在厮杀上高地、推水晶的紧要关头,众人都激动大声喊着:“杀,杀,都给我死!”

  “推水晶,推水晶,点水晶!”

  到了程少言这里却又变了一个模样,他声音冷寂,与旁边的激情猛烈形成鲜明对比。

  “年轻人,稳着点,别喊,这把打完一块儿上个厕所去。”

  这话从耳机里传出来,队里其他人在那一刻都悄然愣住了,对手的水晶破了,可他们也被Re神的惊人之语弄的晕头转向。

  这是Re神的风格吗?

  “走,上厕所去。”程少言站起身,环视队友一圈,发出厕所邀请。

  大家都怔在原地,没有回应。

  这时候只有高风寅扶着额头歪头看向程少言,满眼都是看自家傻儿的慈祥,扯着嘴角,无奈道:“走吧,我和你去。”

  想来联盟里除了高风寅没人能理解程少言对白开水的情有独钟。

  程少言灌了一大口热水,脑海中突然闪过什么,出声问道:“今年冬冠杯常规赛前十场在哪里打来着?”

  记得联盟前几日在微博里公布日程,他扫了一眼,现在距离冬冠还有一个半月不到,也不知道地点会不会变。

  “不出意外应该是韩国吧。”

  “对啊,记得去年韩国“Rose”和“Zoft”这两支队伍特别强,进了季后赛,相比同地区的kr其他队伍,这两支队伍实力不容小觑。”王灿又伸手够了颗糖过来,歇息到现在他已经吃了不下四颗糖了。

  徐州东在他背后扬手将糖果抢了过来,挑眉道:“你这周末不是要去看牙医吗?还吃这么多糖,就不能控制一下?”

  “没办法,我紧张,吃糖能缓解我的压力。”王灿耸了耸肩,复又补充道,“总比我嚼槟榔好吧。”说完就伸出手又从果盘里捞出一颗糖,觉得理所应当。

  确实,前两年自春季赛始,官方赛事便禁止选手嚼槟榔,将其纳入一项成文规定。

  嚼槟榔可以驱逐疲劳,保持兴奋状态,但这玩意嚼着嚼着会上瘾,危害大的很。

  “那你可以嚼口香糖。”徐州东摊手耸肩建议着。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