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你少盐多糖

第三十五章 不散

你少盐多糖 断纸赊墨 2033 2020-11-25 08:09:26

  “小景,你不要难过,总会遇到对你更好的那一个人,等到那个时候,你再看现在的自己,根本什么都算不上。”回去的路上,文景坐在副驾上,望着车外川流不息的行车怔怔发呆,她总也想不通程少言为什么那么冷静,像一个没有情感的机器人。

  都说真正喜欢一个人,那个人的一举一动都会牵扯你的情绪,但是她什么都不是。

  这让她颓丧,甚至是挫败。

  沈立辄偏头看向满脸失意的文景,开口安慰,只可惜,他不善言辞。

  吹了不知多久冷风,文景抬手揉揉脸,抹过眼角泪水,吸了吸鼻子,轻声问道:“立辄哥,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可以变得这么陌生,我以为他是喜欢我所以才答应和我在一起的,可我现在发现不是。”

  “所以我现在所做的挽回都是那么的可笑。”

  说到这里,她自己也控制不住情绪,缓缓笑了,笑声很隐忍,似是害怕一边坐着的沈立辄会看轻她。

  她不是一个死缠烂打的女孩子,只是这次真的有些不甘心。

  “他不喜欢我,答应我只是因为我对他很好,而他却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我。”她伸手抓了下刘海,刚才眼泪抑制不住的流,湿了头发,全部糊在脸上。

  沈立辄恰好减速停车等红灯,递过去纸巾。

  她低着头,哭得不能自已。

  “不要哭了,你这个样子我很为难,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知道怎样安慰你,你才能开心一点,兄弟们平时失恋了,也是上号打几盘游戏来解压,你们女孩子失恋我真的不懂。”沈立辄望着她哭红的眼眶,手足无措。

  “立辄哥还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不然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是真的很直,真烦。”文景深以为刚才沈立辄的那番话让她觉得自己好矫情。

  “是吗?”沈立辄收回目光平视前方,绿灯亮了,提速,车子驶向前方,他声音沉沉:“也许已经遇到了。”

  赵长音是被室友的闹钟铃声给吵醒的,周六清晨,屋外小雨淅沥,这样的天气本该好好休息,多睡一会懒觉,也不知哪位神仙室友定了一个这么早的闹钟。

  清晨六点,天昏黑一片,将明未明。

  某室友在寝室里走来走去,拾掇不停,细碎响声传入耳中。

  她翻个身,想着再睡个回笼觉,心里自我安慰着:我能睡着,我能睡着。

  大约过了一分钟,赵长音猛然坐起身,抚额汗颜,缓缓拉开帘子,向外看去,只见室友一手抓着梳子正在梳头,她惊异地望着她,颦眉问道:“你今天这么早就醒了?”

  赵长音抽了抽嘴角,那抱怨的话刚到嘴边又被她给咽了下去,疑惑问道:“现在才六点多,你起来这么早干嘛?”

  “哦,昨天我报名参加了一个今天的徒步活动,大家说七点半集合,我现在起来准备,总不能迟到太不好看了。”

  “徒步活动?行吧,您老的境界是我所不能比的。”赵长音有点无语,但是觉得她锻炼身体也没什么错。

  行吧,她只能认栽被吵醒了。

  “对了,这个活动我看报名名单上,周远池也在。”她见赵长音缩回床上又补了一句。

  “周远池?哦......说他干什么,他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一个渣男而已。”

  “我不是看他是逢安前男友就多注意了一下嘛。”她很快收拾完了,便拿起包,轻声回了句:“我走了。”

  过了一会儿,赵长音突然想起来什么重要的事,连忙拿起手机拨通林逢安的电话。

  逢安说今早有一个很早的活动要参加,她昨晚有一个商演,大概是到晚上十一点左右,事后就干脆和朋友拼了个酒店,第二天早起好直接去参加这个活动。

  赵长音当时没怎么在意,只隐约记得好像也是跟徒步有关的活动,那这岂不是尴尬了吗。

  不一会儿电话便通了。

  电话那头,林逢安的声音有些抖夹杂着风声。

  “喂,长音,什么事啊?”

  “逢安,你今天早上参加的是不是徒步活动?”

  “是啊,怎么了?”

  “这活动周远池也参加了,你知道吗?”赵长音抚额,她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量,担忧吵醒寝室里另外一个正在熟睡的室友。

  “不知道......”逢安这个声音很轻,只是很快补了句:“不过我看见他了,就在刚刚。”

  “......”

  “黄媛也去了,你俩路上搭个伴。”

  黄媛就是今早吵醒她的那个室友。

  “不用担心,你今天下午还要去做家教吧,好好享受上午这难得的清闲时光。”

  他们这个徒步活动可真是会挑日子,居然选在下着小雨的清晨,挂了电话,赵长音仍然觉得不可思议。

  赵长音愣在床上,半空中发呆看向墙面贴着的巨幅海报,是沈立辄捧杯的样子。

  这几次难得的相近距离,她都没有好好把握,似乎每一次都稍慢一步,然后他就走的很快,徒留一个背影给她望着。

  赵长音没法形容现在心里有一个什么样的感受,怅然若失还是心有不甘?

  人往往一颓废,那时间就过得飞快,九点多时,赵长音接到了自己“雇主”的电话。

  大致意思是希望她能中午就赶过去辅导孩子的功课,顺道能给孩子解决中午的午饭问题。

  这家人也是奇怪,第一次见面时,赵长音便觉察到那孩子超于常人的沉默,似乎是因为父母长时间的忙碌,他已经习惯甚至麻木。

  那对父母年纪不大,也就四十岁上下模样,可是常常因为忙碌出差,这次出差看来也是事发突然,连午饭都没法在家里准备了。

  赵长音觉得奇怪,也不知道既然这么忙了,不请一个阿姨来煮饭呢?

  这也不是她该操心的,只需要好好给他辅导功课,反正“雇主”也说了,钱都不是问题。

  赵长音这般想着便很快收拾好自己所要的东西,很快出门。

  程少言刚拖鞋入门,便见自家妹妹手里捏着遥控器,正在回看“夺萃之心”的秋季赛。

  程少言直觉背后发凉。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