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你少盐多糖

第三十九章 失意

你少盐多糖 断纸赊墨 2013 2020-11-29 13:35:49

    程少言吃了口菜,微抬眼皮看向满脸失意神情的赵长音。

  赵长音耸肩无奈:“都是因为穷啊,还是一个穷苦大学生。”虽然说着穷但是眼底缺没有丝毫的自卑。

  她相信总有那么一天她可以凭着自己的努力做到自由观赛的。

  程少言没有读过大学,很早就进了电竞圈,凭着自己的努力拥有了一片小天地,钱虽然挣得不那么多,但是也不是什么大的问题,所以在她说出这个问题时,他一时没有想到。

  “嗯。”仍旧是平淡的给了一个回应,他记得她是很喜欢沈立辄。

  程心妍和苏岑秦面对面坐着,没什么话,只是偶尔眼神相撞,彼此都眼神躲闪着,好像怕对方瞬间就看透自己的内心。

  “我吃好了。”程心妍半天憋出这句话来,然后腾地一下站起身,慌忙说了句:“我去上厕所,你们慢慢吃。”说完这句话便风一般速度向卫生间小跑去。

  赵长音本没在意,只是紧接着,苏岑秦也跟起身说要去卫生间。

  有这么巧的事?赵长音和程少言对视一眼,目送两个孩子一前一后往卫生间方向去。

  她讷讷开口:“你就没觉得奇怪吗?他俩之间的氛围很怪。”

  程少言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只不过他的妹妹一直都是很有想法的那一个,而且他也多多少少试探过她,妍妍说过,学生时代就应当以学习为主的。

  他其实并没有那么担心,只不过自家白菜还是要好好守着的,万一被猪拱了可怎么办。

  “你就一点不好奇?”赵长音不敢相信。

  “我知道他们都是聪明的小孩,都有分寸的。”一句话将赵长音堵住,他开始找别的话题:“你是他的家教是吗?”

  “嗯,也就负责帮他解答一些不会的难题,引导一下,不过他有些聪明,我搁这好像也没有什么用武之地,大多时候都是在他家中帮他处理一些杂事,例如今天的午饭。”说起来赵长音还有点惭愧,说她是家教呢,还不如说她是一个保姆?苏岑秦的父母实在太忙了。

  程少言还是有些惊讶的,虽然在妹妹口中确实得到过他很优秀的相关言论,但是在别人口中反复证实,他不得不稍加认真审视了,“看来这小子确实很优秀。”

  “不过他跟我说过,他是你的粉丝,对你可是崇拜的不行,这也是今天为什么我们要死皮赖脸跟你们凑在一块儿吃饭的原因。”赵长音望着他低垂的眉眼,睫毛微颤,突然就想起那一夜的同行,好像那时候她意外听到了他和女朋友分手争吵的过程。

  具体的细节已经记不清了,只是仍然记得那灿若星辰的黑眸,记忆深刻。

  “他也和我说了,我答应给他签名。”

  可能这就是电竞的魅力吧,当你收获粉丝时,你便知道总有人在背后支持你,那种力量能在低谷时汇聚一股强大力量支撑你继续走下去。

  所以程少言格外珍惜他的每一片羽毛。

  提及签名,赵长音突然想起她宿舍里还有好几张程少言的签名海报,眼神一顿,计上心来,开始从程少言身上打起主意。

  “Re神,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就不知道您能不能帮帮忙了。”赵长音腆着一张脸,温声细语道。

  程少言眼皮一跳,顿觉哪里不对,也不知道是不是又要被安排了,抚额道:“有什么话就说,别学某人狗腿子。”他甚至一度觉得赵长音现在莫不是“高风寅”上身了。

  她直觉Re神今日非常好说话,当机立断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也没有别的什么事,而且这事对Re神你来说是非常简单的。我想要几张沈队的签名海报,不知道能不能给我搞到呢?”她激动地搓了搓手,双眼充满期待。

  程少言对上她激动的眸子,这样直直看着,心跳仿佛漏了一拍,然后心虚般直直撇过头,淡淡道:“这事我没法帮你。”

  不知道什么理由,程少言就是不想帮她这个忙,虽然这件事对他来说却是很简单。

  赵长音这下子急了,激动道:“为什么啊?你们都在联盟里,平时打比赛都能见到,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怎么不能帮忙啊。”她心有不甘。

  她的眼神太炙热,程少言眼神躲闪,闷声回了句:“我们不熟。”

  “怎么可能,你们以前明明都是“Master”的队员,怎么......”

  剩下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两小孩便迎面走过来,程心妍垂头走过不敢睁眼看向端坐在一边的程少言,氛围一下子又变得奇怪起来。

  赵长音陡然站起身,扬了扬下颌道:“苏岑秦,我们回去了。”

  她以为作为一个家教能做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仁义至尽,别的都没有什么好说了,更何况她觉得自己要是再在这里待下去怕是会被程少言给气死。

  话音刚落便抬脚快步向外走去。

  苏岑秦措手不及,一片茫然只得狼狈说了句:“再见。”然后便大步跟着赵长音,一边走一边沉声问道:“长音姐,到底怎么了,原本不是好好的吗?”

  “好什么好!回去了。”赵长音咬咬下唇,面露凶狠,一股脑便将所有的话都说出来:“我都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对程少言那个怪脾气的人产生这么大好感?沈队他不值得你粉吗?程少言你这混蛋。”赵长音自顾自地骂着,好像程少言跟她有深仇大恨一般。

  这下苏岑秦便更是迷惑了,有一下没一下地盯着赵长音看,想从表情里找出一点点名堂。

  刚推开店门,站在屋檐边,屋外淅淅沥沥的雨,而出门时因为匆忙,她和苏岑秦都没有带伞。

  只能立在屋檐下左顾右盼,干脆想着打车回去。

  赵长音现在的心情可以用忽高忽低来言明。

  “不然我们还是进去坐坐?”苏岑秦提议,望着屋外不间断的雨,小心翼翼开口。

  “不去。”赵长音一口回绝。

  她实在不想看见程少言那张面无表情的臭脸。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