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你少盐多糖

第四十九章 嚣张

你少盐多糖 断纸赊墨 2047 2020-12-09 12:27:58

  在一边停好车,高风寅嫌弃程少言磨磨蹭蹭,在后车位子上不知道在摸索什么。

  “快点啊,老程,你在干嘛?怎么还不下车!”高风寅双手揣兜,百无聊赖。

  “哦,来了来了。”程少言左右在找他的红绳,日子太久,那红绳泛着旧红。

  刚才准备下车,伸手在腕上没有摸到,一时有些慌。

  也许是日子太久,暗扣有些松,没注意时直接脱落了。

  程少言显得不适,到现在都还没找到,干脆坐在后座,长舒一口气来。

  “老程,你在里面找什么?大家都先往里面走了。”外面秋风呼呼,高风寅守着车窗缩了缩。

  程少言微微闭上双眼,怅然若失道:“你先去吧,东西掉了,我找一下。”

  声音很轻,只是彼此实在太过相熟,高风寅马上便意识到有些不对,弯下腰向车子里面探去。

  他摆了摆手,示意程少言往里面稍稍,一屁股坐下来,他搓搓手暖和暖和。

  偏头看向假寐的他,一本正经道:“什么东西掉了?”

  “红绳。”黑暗中程少言的唇上下启合着,透露出一股无能为力。

  高风寅先是一顿,然后很快恢复出与一开始无二的表情,他伸手拍了拍程少言的肩膀。

  “老程,它陪你走过低谷,这么一路也是够了,现在它可能要去护佑别人了。”

  高风寅跟哄小孩一样轻轻柔柔的说着,想以此来给他一些宽慰。

  这串红绳于程少言意义非凡,自从他因一次偶然机会得到它,他每次都会戴着。

  夸张到洗澡时候都没有卸下来过。

  他于最低谷时得它护佑,也从未在巅峰时候弃置不顾。

  这种执念高风寅看不透但他选择理解。

  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色,他也不说话,高风寅叹息出声。

  “老程,不然改日我陪你一块儿去佛寺求一个?”

  “那只有烧香和求签,你搞错了。”

  “……”

  心情不好也没忘记要怼他。

  “走吧。”昏暗下他垂头悄然叹息一声,轻若尘埃,甚是无奈。

  高风寅一句“不找了?”差点脱口而出,话到嘴边还是急转而下,生生止住。

  既然老程都看开了,他又何必给他添堵再强调一遍。

  他一下子钻出车子,双手插兜:“走吧。”

  两个人并排走着,身量高峻,迎面有三两女孩走来,看那打扮穿着该是学生模样。

  只见其中一个女孩脱离了她们的并排而行,摇摇晃晃欲要向程少言他们这边撞来。

  像是醉酒了。

  程少言老远便闻到一股浓重刺鼻的酒精味,其中还混杂着不知名的厚重香水味,杂和在一起,格外难闻。

  他皱眉,和高风寅多年默契同时向后撤开一步,躲开醉酒女孩。

  只见她半扑在地上,“哎呦”一声,夹杂着风声在半夜里显得格外凄惨。

  刚才的撤步是下意识动作,高风寅看向程少言,给他一记眼神示意他去扶一下。

  程少言微微摇头,并不肯,他不喜欢陌生接触,尤其是在这样的夜晚。

  高风寅还在犹疑要不要上去帮忙时,只见那个女孩一下子起身扑到程少言身上。

  她醉眼朦胧,用一种无辜的眼神望着程少言,双手环着他的后颈,媚眼如丝。

  程少言大惊失色,连忙将八爪鱼似的她扯下来,后退不舍。

  “你这是做什么?”言语很冷,有被冒犯到。

  醉酒女孩跌坐在一边,伸手抓了抓头发,好像稍加有些清醒了,抬起通红的脸庞望着程少言,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她的两个朋友很快走过来拉起来不停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真不好意思,她喝多了。”

  高风寅也没想到闹得这一出,有些无语,转头看向程少言。

  “没事吧?”

  “走吧。”程少言不做他想,只想着赶紧离开,伸手理了理衣服,目色冷清。

  待他们走后,那个醉酒女孩直起身子,混沌双眼变得清明还泛出一丝狡猾神色。

  她抬手撩撩自己的秀发,沉声道:“照片可是都拍到了?”

  “那你说,我们远远的一直在抓拍,包你满意。”

  “那就好,照片发我,微信转账。”她扬唇一笑,目送程少言他们进入“魅色”。

  未入包厢,里面就已经传来了哭天抢地的“歌声”,程少言眼皮一跳,后悔来了。

  他们推门而入,大家纷纷起哄质问怎么来的这么迟,要他们两个一人罚唱一首歌。

  程少言找个沙发角落坐下来,摆摆手,不乐意。

  “我给你们当个听众就好了,我唱歌不行,有自知之明。”

  “实在不行要风寅给你们来一首,他唱歌还是可以的,去。”说着便拍了拍高风寅的肩膀。

  “可以个鬼。”高风寅翻白眼以示抗争。

  联盟里都叫他“灵魂歌手”,他一开喉,花容失色,木脱叶落。

  “还是算了吧,风寅还是别唱了,大家都是自己人。”

  “是啊,别对自己人下手!”

  包厢里一群人开起玩笑来,其乐融融,只有汪醒捏着个手机,面容惨淡。

  “要不要来点酒?”王灿深情唱完一首歌,好像将他带到一股悲伤情绪里去,他提议着。

  “搞点,搞点,大家不要不解风情。”有人附和。

  俱乐部并没有明文规定说他们不能饮酒,只不过他们有着作为职业选手的自知,很少会放纵自己。

  很快便有服务生搬来一筐啤酒,这时候汪醒扔开手机,扬声道:“去他妈的爱情,兄弟们,今晚不醉不归!都给我喝。”

  程少言望着他那张失意略带报复性的脸,有点怅然。

  “来一瓶,老程。”高风寅递过去一瓶酒。

  “不喝了,最近睡眠质量差的很,别给我来刺激了。”

  程少言摆摆手,严词拒绝。

  “我靠,你真的扫兴,这不是兄弟失恋了嘛,你看看大家都在兴头上,只有你搁这冷冷坐着,像个局外人一样,是不是欠捶。”

  高风寅说着便大口灌了口酒,喝的有点急,呛到了,赶紧弯腰咳咳。

  “就这?”程少言帮他拍拍后背,语调上扬,微带挑衅。

  “今晚消费全由汪公子买单!”

  人群里不知谁又贱笑喊了一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