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你少盐多糖

第五十四章 交锋

你少盐多糖 断纸赊墨 2035 2020-12-14 15:46:32

  在大雪飘飞的那个圣诞夜晚,程少言得了很严重的感冒,咳嗽流鼻涕持续了一周,除了此还得到了一只毛绒兔子,一条围巾。

  那个兔子的耳朵上还绑着一串红绳,红绳也是很简单,拧成麻花的样子,打结的地方钉了一个小小的银子做的“Z”。

  这件事事后,高风寅也问过他记不记得那姑娘的脸,程少言说他什么都记不得了。

  只是以后,他非常喜欢兔子玩偶,而那串红绳戴在了他的左手手腕间。

  也许冥冥之中一切都有了定数,自之后,他成功转会去了“Master”俱乐部,和队友一同努力下,拿下了几个赛季的冠军,捧上了最高荣誉的金凤凰杯。

  程少言觉得,这一切需要缘分。

  这是他的经历,所以在红绳找不到的那个瞬间,他心慌不已。

  他钻进车子里找了很久,开着后车灯,打着手机的手电筒向里面里里外外找着,终于在右坐拐角的座位缝隙间找到。

  他长长舒出一口气,将红绳再次绑到手腕上,一颗心定了下来。

  他想不出别的什么,只是很快心静了下来,哪怕现在几个赛季没有成绩打出来,但他相信他还能打。

  第二日,宿醉后的高风寅起了个大早,拖着拖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联盟里常说,他们职业选手的生活里是没有早上的,多是中午开始起床活动。

  可想而知,今早也是三四个闹钟才把高风寅给叫醒的。

  程少言眉头紧锁,扬手拉高被子侧身盖上耳朵,企图能获得片刻安稳。

  其实在高风寅第二个闹钟响的时候,他就先被吵醒了。

  而高风寅还在一边呼呼睡着,他心里那个气啊。

  不多时,屋子里响起吹风机的“呼呼声”,清晰又嘈杂。

  忍无可忍,程少言登时扬开被子,半坐着,睡意朦胧质问着:“大周末的,你搞什么啊!”

  正在摆弄头发的高风寅温吞吞转过身来,应道:“啊?老程,你醒了,说什么呢?我听不清!”

  吹风机的声音太响,吃掉了程少言的愤怒抱怨声。

  他捏了捏眉心,躁的不行,起身套上拖鞋走近高风寅一语不发拔了他的吹风机插线头。

  世界突然安静下来。

  高风寅暴跳如雷,不满道:“搞什么呀,老程!拔我插头干什么!我待会要出去,我吹个发型,这很重要好吧!”

  扰人清净还义正言辞。

  “出去干嘛?”程少言走到床边一下子倒在床上,又是拉了拉被子。

  他困的不行,只想睡觉。

  “兄弟我待会要去约会。”高风寅挑挑眉,美滋滋说着。

  话音刚落,一个枕头便毫不客气砸了过来,随着一声极其不满的“滚”。

  被这么一闹,程少言自是没有什么瞌睡了,只是仍旧不想起床。

  他静悄悄听着高风寅闹出的动静,一下又一下,最后终于在几十分钟后归于安静。

  “老程,我走了啊,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回来给你带啊?”

  高风寅言语间一副骄傲得意样子,甚是让人不悦。

  程少言扯着被子,翻着手机,恶狠狠回了句:“吃个屁。”

  “年轻人戾气不要太重嘛,不吃就不吃,吃屁干嘛。”高风寅耸耸肩,伸手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准备出发。

  忍无可忍了,程少言喊道:“滚滚滚,要滚就赶紧滚!”

  这在他面前直白的秀恩爱,属实是他没有想到的,这事不是还没成吗?

  “小爷这就走嘞。”高风寅说着便背上包向外面大步走去。

  他走后这屋子里又恢复了短暂的安宁,程少言翻个身,真就睡不着了。

  这个周末还比较清闲,估计自下周开始便没什么自由活动时间了。

  他盯着手中的红绳不期然又想起赵长音那一张天不怕地不怕的脸。

  她很会耍脾气,至少在相遇的这几次相处里,他被甩了好几次脸,每次都是那么直截了当。

  想到这张生动的脸,他的嘴角居然微微上扬。

  既然高风寅都出门了,他又何必守在原地。

  收拾妥当刚下车到嘉湖小区,未入小区便看见门口站着一堆人,声势浩大。

  本该绕道走开的,却听人群里谁大喊了一句:“这件事明明就是你的错,你还在这里大放阙词!”

  愤怒并带着不满的尖锐女声,喊到后来声音都有些哑然了。

  没听错的话是赵长音的声音,程少言下意识向那边走去,扒开人群,四面扫视着她的身影。

  人群中间围着一个倒下的妇女,约莫三十好几,她面前站着的是趾高气昂打扮花枝招展的女子,很年轻,大约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

  赵长音正半蹲着,细细打量倒下妇女的伤口,神色不明。

  她的身侧散落着蔬菜水果,有些狼狈。

  那时髦女子拨了个电话,声音软中带媚。

  “阿昭,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呀,我今天只是来收房子的,谁知道有个黄脸婆在这赖着不走,我也很无奈啊。”

  这话惹得赵长音气不打一出来,登时站起身一个箭步冲上去夺了她的手机,怒道:“你个小三在这里耀武扬威真的特别难看!”

  “你这个样子我觉得还是报警来的比较好,这样问题容易解决。”

  她说着便真的要拨通电话报警。

  时髦女子一时愤懑不已,觉得受到了挑衅,反手就要没形象的揪住赵长音的头发。

  “阿姨,你这是做什么?”程少言大步上前用力拍开她的手,凝眉质问着。

  时髦女子吃痛惊呼,神色异样,阴阳怪气道:“我说呢,你多管闲事,吃饱了撑着的劲,原来这背后小男友攒着呢?”

  她挖苦着,赵长音抬头看着不速之客,心里稍加安定。

  如果他不出现她确实没有什么底气去刚下去。

  “报警。”

  程少言深深看了她一眼,唇齿间吐出两个字。

  既坚定又温暖。

  “好。”

  她回应着,心里有千万个想法在这一刻都化为了沉寂。

  如果说这是巧合,那他们的故事在很早就开始了。

  程少言带着她走着,一步一步既坚定又深刻。

  做你觉得对的事,纵使歧路多棘,也愿意同行同归。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