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你少盐多糖

第六十七章 平和

你少盐多糖 断纸赊墨 2060 2020-12-27 12:10:29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突然就觉得心里舒服了不少,转身去了零食区不加挑拣的买了些零食。

  全程赵长音都跟在他的身后,像个做错了事的人,乖巧的不行。

  不见她张牙舞爪的模样,实属难得。

  到了收银台,程少言拿出手机准备付钱,赵长音一下子挤过来,满脸堆着笑,拿出自己的手机对着收银员道:“刷我的,我来付钱。”

  上次的争吵让她于心有愧,所以便是自主的弥补。

  “不需要,还是刷我的码。”程少言伸手撇开,主动将手机递了过去。

  收银员原本对上程少言的脸,双眼已经冒泡了,只是看见赵长音突然挤上来,一时又觉得没了兴致,现在他们又在付钱上起了争执,顿时便有些不耐烦。

  “这钱到底是谁来付?”她抬头扫视着赵长音,有些讥讽,言语极不耐烦。

  “我来付。”程少言抬眼扫了她一眼,眼神凌厉,极不留情。

  很明显,他对她的服务态度很不满意。

  更不满意的是她对赵长音的态度。

  收银员感受到很大的压迫感,下意识后退一步,登时脾气便软下来,温声道:“好的。”

  如何去形容这一记凌厉的眼神,压迫又轻蔑。

  “这儿超市的服务态度确实不行哈,那脸上都写着不耐烦了。”

  赵长音拎着袋子,左摇右晃的随着程少言走着。

  程少言抬脚走了几步随后便突转过身子,伸手接过袋子:“好了,谢谢你,没什么事,你可以回去了。”

  声音清淡,就像是在对一个陌生人说话一般,没什么起伏感情。

  赵长音没想到自己都这样腆着脸道歉了,程少言还在给她甩脸色,一时有些无语。

  她暗自抠抠手指,轻声道:“大神,你这可还是在生我的气,那次事确实是我不对。”

  程少言挺直身子,面对着赵长音,他向前踩出一步,给了她居多的压迫感,他居高临下沉声道:“我问你,你和我之间是朋友吗?”

  赵长音呆滞地被迫望着他一双黑眸,定着。

  突然被这么一问,她也很是迷惑,只是瞪大眸子看着他,她觉得他那双黑眸快要把她吸进去了。

  “阿音,我在问你。”

  蛊惑人心般,程少言微微倾身低垂着脸,他的唇落在她的鼻尖上方。

  阿音么?赵长音不敢回应,身子开始微微短促颤抖,那脸颊如火烧云般娇红。

  她微张着唇想要说话。

  这时,程少言却突然撤开了身子,与她保持一个安全距离,他拎着东西,轻声道:“你既然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认了,下个月十五号的比赛你记得来看。”

  “啊?”赵长音微愣,怎么绕了大半个圈子还是回到了原点,还是纠结在那场比赛上。

  她伸手理了理额前的碎发,垂头低声应了句:“嗯。”

  “Re神,你怎么会在这边集训,我记得联盟从来没有俱乐部在这边集训的前例啊。”

  赵长音跟在程少言身后,望着他宽厚的肩膀轻声问道。

  “是在这边和一个国外的队伍集训,为期两周。”程少言说着便悄然从袋子里拿出一根棒棒糖递了过去。

  “给。”

  “嗯,好。”赵长音红着脸接过来,垂脸撕开包装往嘴里递去。

  是青苹果味的,很甜。

  “谢谢,Re神。”

  “你家也在这边?”

  程少言脑海里闪过秦柏远的身影,轻声问道。

  他突然一问,赵长音停下舔糖果的动作,神情一滞。

  “嗯,不常回来,我多是住校。”

  说完这句话,她便垂下眸子,闷不做声继续吃着棒棒糖。

  程少言垂头看她,她这个样子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委屈又不愿意多说。

  “好,我要回去训练了,有事联系。”

  程少言看了眼时间,轻声道。

  待会还有训练,不能耽搁。

  “好。”

  赵长音目送着他离去,手里捏着手机突然想到,他们俩个到现在连个联系方式都没有,又说什么又是联系?

  她扯了扯嘴角,稍显无奈。

  其实刚才也很想问一个问题,只是怕程少言又不高兴,她才忍住的。

  她既想知道又害怕知道有关沈立辄的一切。

  她怕真相就这样直白扑在她的脸上,有点受不住。

  她心里不舒坦在四周转悠很久,大抵八九点才原路返回。

  赵长音转身走到自家的别墅屋口,刚要按响门铃,突然意识到自己两手空空。

  答应要买的蔬菜刚才在见了程少言之后全部忘了个干净。

  不知道哥哥待会又会怎么说了。

  刚按响门铃,身后便听见轰鸣的车声,紧接着走进来两人。

  秦柏冷被一个西装革履长相英俊的男人搂着,似乎因为醉酒,踩着高跟鞋走起路来非常摇晃。

  她刚一拐弯走进来,看见赵长音呆滞立在一边,启着红唇轻笑道:“呦,这不是赵长音么,你今天怎么来这了,怎么是没钱用了吗?跑过来找我哥?”

  她说着便伸手拂过自己的秀发,歪歪扭扭走过来摁响门铃。

  “我当我哥有多宠你呢?原来连这的一把钥匙都没有。”

  “那我可跟你有些不同,我今天那是钥匙忘带了。”

  说完这句话又是一连串的嘲笑声,抬眼对着身侧的帅哥抛了个媚眼笑着道:“帅哥,我到家了,你就先回去吧,下次在约啊!”

  她摆摆手,兀自弯下腰脱下自己的黑色高跟鞋,拎在手里,背靠着墙上下打量着赵长音。

  “你看你浑身上下的这副穷酸样子,真是跟你的那个妈妈没什么两样,真是可笑。”

  她说着便扬手将高跟鞋隔着高墙抛了进去,脸上扬着嘲讽的笑。

  赵长音暗自捏紧拳头,转身就要离去,她不是傻子,不想在这里受秦柏冷的冷言冷语。

  “哎哎哎,你跑什么啊?我说的这话不中听,还是你心虚了?”

  秦柏冷环胸背靠在墙面上,脸上扬着讥讽笑意,出口正要说出更难听的话。

  身后传来脚步声,秦柏远高声道:“阿音,这么晚了,要去哪儿?”

  “哥。”

  秦柏冷和赵长音异口同声喊道。

  秦柏远大步走出来拉着赵长音就往屋子里面去,经过秦柏冷时,他沉声道:“你也给我进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