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你少盐多糖

第六十八章 偏爱

你少盐多糖 断纸赊墨 2038 2020-12-28 15:11:45

  秦柏冷伸手抓了抓头发,撇着嘴往里面走去。

  她刚一走进去,秦柏远远远就丢过来一盒湿纸巾,伴着冷淡的声音道:“把你那浓妆给我擦擦,你看看你自己的那张脸,像个什么样子!”

  秦柏冷扯过纸巾,狠狠瞪了一眼立在一边不说话的赵长音,不爽地回了句“知道了。”

  慢慢将自己的妆容擦干净,不耐烦道:“我亲爱的、偏心的哥哥,你还有什么事么?没事我就上去了。”

  “晚上吃过没有?桌子上还有热牛奶,你去洗个澡喝完再上去!”

  秦柏远说着便端着杯子走向赵长音,递了过去:“阿音,这是你平时最喜欢喝的果汁,尝尝吧。”

  赵长音接过,顺手放在桌子上,她没什么胃口,被秦柏冷这么一闹,什么好心情都没了。

  “哥,我待会要回学校了,学校还有时间限制的。”她垂着脸,心不在焉说着。

  脑海里完全回荡着方才秦柏冷骂她母亲的那句话。

  骂的艰涩又难听,刺耳非常,时至今日,秦柏冷还是耿耿于怀。

  “都这么晚了,还要回去?今晚就在这住下吧,你这屋子一直有叫人打扫的,你不用顾虑太多。”

  这么晚回学校,秦柏远一听到这个登时有些垮下了脸,很不满意。

  “不了,大哥,我还有作业没有做完。”

  赵长音敛眸,随便撒了一个俗套的谎言。

  她不敢看向秦柏远,大哥一直都是很懂她的心思的,哪怕是一点点的小心思都能被看透。

  秦柏远端起茶水,递到嘴边轻轻吹着氤氲的热气,未曾抬头看向赵长音,喝了一口清茶,缓缓吐出两个字:“借口。”

  被直白的撕开真相,脸上有些挂不住,她伸手扯扯衣带上的蝴蝶结,不知道下一句该说些什么,只得垂着脸,闷声道:“大哥,你知道的,我在这里很尴尬。”

  话音刚落,秦柏远砰的一下扬手垫下杯子,拔高声音道:“谁敢说你在这里尴尬?阿冷吗?你不要和她一般见识,她被我宠坏了。”

  赵长音听罢便有些坐立难安,用力摇了摇头:“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她深深叹出一口气来。

  “我只是不想给你们带来麻烦,我以为柏冷应该不太想在这里看见我吧。”

  赵长音尴尬地笑了笑,随后抬眼望向秦柏远的双眸,小声嘀咕道:“当然了,我也不想看见她。”

  她摊摊手很是无奈。

  要说她们之间的恩怨,那开始于六年前了,她的父亲因病离世的早,她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的,后来母亲瞒着她和秦氏企业的董事长恋爱。

  她不是不支持,只是没法理解母亲为什么要瞒着她。

  更让她无法理解的是,秦董事长无法给她母亲婚姻,他只是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得到她母亲的陪伴。

  这简直就是一种白嫖,她无法忍受,那时候和母亲大吵一架,闹得很僵,只是后来到底还是心软,她一直和母亲过活,孤苦伶仃啊。

  她不想将刀口对向自己的亲人。

  就是因为这些,她的身份就变得十分尴尬,记得那日秦叔叔生日,亲叔叔让母亲一定要叫她来参加这个家庭聚会,她本是十分抗拒的,只是一想到母亲独身处在一个孤零零环境,寄人篱下,她便再次心软应下了。

  那日她得了很大的屈辱,秦柏冷用冰凉的红酒泼了她一身,骂她是狐狸精的女儿,还有很多难听的言语,她现在都已不大想回忆起来了。

  在那之前她与秦家的人早就见过面了,可以说是很不愉快。

  那次,秦柏远第一次打了她的妹妹,很响亮的一巴掌。

  秦柏冷捂着脸用痛恨的眼神看着她,咬牙切齿道:“赵长音,你他妈就是一个白莲花。”

  她那时候早就知道,秦叔叔从未在心底里接受她的母亲,她比不上他在政商界的名声,而秦家兄妹在那时候也大抵对她厌恶的不行吧。

  现在亲叔叔已经不在了,秦氏集团也已经交到了秦柏远的手里,她和母亲其实什么都不要,但是这些仍是改变不了秦柏冷对她们的看法。

  她以为她们就是为了钱财才赖上的秦家。

  她是真的不屑。

  “阿音,大哥这里永远都有你的位置,你不要有任何的压力。”

  秦柏远说着便伸出手替她理了理耳边的碎发,眉眼温柔。

  “大哥说的我都知道,我懂的。”她侧眼看向秦柏远,他的侧脸坚毅,皮肤很白,比一般保养细致的女孩子还要光滑。

  “你懂就好。”秦柏远弯了弯嘴角伸手揉了揉她的发旋,一下子觉得小姑娘也是乖顺了不少。

  以前她的性子就比较犟,对某些事情是很执拗的。

  秦柏远很想看见她乖顺的模样,会不会像一只很乖很可爱的小猫咪。

  “那大哥我就先回去了啊。”她起身要收拾东西离去。

  秦柏远扬手拉住她的手腕,轻声问道:“今天我们在超市碰见的那个男生,是你的朋友吗?”

  他的问话不着痕迹,就像是在稀疏平常过问天气一般。

  他的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笑容。

  “啊,他呀,是我的一个朋友,是电竞圈的。”

  “他是在追求你吗?”秦柏远盯着赵长音的脸,脸上仍是扬着浅浅笑意,问出声。

  “大哥,你在说什么呢?他怎么会喜欢我呀。”赵长音腾地一下脸红了起来,扬手拍着秦柏远的胳膊,急忙撇清。

  “不是就好。”秦柏远松开手,“阿音是还喜欢着那个叫做沈立辄的男孩子么?”

  “大哥,你为什么总是要说这件事呢,都怪你以前偷看我写的小纸条,真烦,每次都要被你拿出来说一遍。”

  赵长音撇撇嘴,心里很不乐意,倒也是实实在在的不那么高兴。

  毕竟沈立辄都被爆料出来有一位神秘女友了。

  “阿音有点小心思还不许大哥知道了,明明高考前一有事就会给大哥打很久的电话说心里话,怎么一到大学就变了。”

  秦柏远放松下来歪坐在沙发里,抬手撑着下颌,含笑看着她。

  “大哥,我不是小孩子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