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你少盐多糖

第八十七章 他爱

你少盐多糖 断纸赊墨 2053 2021-01-16 10:19:18

    很快,赵长音便侧身听见秦柏冷一声娇喘,伴着打趣。

  “江北,讨厌。”

  这副场景她何曾接触过?整张脸瞬间通红,耳根发烫。

  她右手提着鞋子,深吸一口气,弯腰穿起鞋子。

  她故意弄出些动静,鞋跟踢在木质地板上发出清脆声响。

  沙发上纠缠的二人止住动作,纷纷侧目向里面望去。

  秦柏冷望见那熟悉的侧脸,咬紧后槽牙,紧皱眉头一把推开江北,艰涩声音响起。

  “赵长音,你怎么会在这?”

  赵长音抬眼望向他们。

  江北这才发觉他们之间还存在一个第三人,顿感不适,伸手理理自己的西装。

  像个富家子弟般端坐在沙发边。

  赵长音仍是红着脸,她一手捏着手机,默然道:“这句话应该换我问你。”

  “你这话倒是有意思,这是我大哥的休息室,你穿成这样?”

  秦柏冷冷冽的视线直直扫去,望见她这副动人打扮,嗤笑出声。

  “怕不是想要来勾引我大哥吧?”

  她理了理自己的衣领,迈开长腿向赵长音走去。

  她的手抚在赵长音那娇嫩欲滴唇上,慢慢加深力度。

  “不是说要和我们撇清关系么?你现在这个样子可一点都不像!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贱女人!”

  赵长音一双美眸霎那间瞪大,流露出厌恶,她扬手挥开秦柏冷的手。

  声音又冷又沉。

  “秦柏冷,你以为我与你一样?我要出去了,没空在这里和你纠缠。”

  她视线缓缓从秦柏冷愤恨脸上转移,短暂停留在江北脸上,漠然道。

  “打扰你们好事了,真是抱歉。”

  说完这句话,她便抬脚向外面走去,谁料秦柏冷不依不饶,追了上来。

  她从后面伸手就要薅住她的头发。

  不曾想休息室的门突然打开。

  秦柏远站在门外,视线如刀,直直扫射过来。

  秦柏冷的手堪堪止住,难堪的不行。

  “你在做什么?”

  秦柏远皱眉,在注意到沙发上的江北后脸色更差。

  “大哥,我就先回去了,室友还在等我。”

  赵长音敛眸,用力捏紧手机,他们兄妹间的家事,她不想掺和。

  这些都与她无关。

  “我让司机送你。”秦柏远伸手想要拉住赵长音。

  谁知她跨步离去,忽视了他伸出的右手,心上一股酸涩意腾地涌上来。

  秦柏远给了助手一记眼神,示意他跟上去,好好送赵长音回学校。

  赵长音走后,秦柏远那脸上唯一剩下的生气便登时没了。

  一张脸垮下来,皱眉望着屋子里的两个人。

  “秦柏冷,我和你说的话,你现在怕是都忘的一干二净了!”

  “既然你这么喜欢在外面待着,那秦家这个家你就别回了。”

  秦柏远开口就是无情的教训。

  秦柏冷垂着脸,紧要着牙关,她一颗心愤怒到了极致,偏又生出了几分委屈来。

  隐忍着开口道:“大哥,你听我说,我只是……”

  话还没说话,就被秦柏远开口虚虚打断。

  “江少,这是我和家妹的家事,你一个外人待在这里怕是有些不合适吧?”

  他向江北发难,抬脚向这边沙发走来。

  江北年纪轻,在南城又花名在外,靠着家里也算是混的风生水起,试问南城里,谁人不敬他一句“江少。”

  可是这一切在这个名为“秦柏远”的男人面前,狗屁都算不上。

  他撒谎了,他畏惧这个比他大了五六岁的男人。

  “那秦哥我这就走。”他尴尬的看了一眼离他不足一米的秦柏冷,灰溜溜拔腿跑开了。

  待江北快步走到门口,秦柏远捏着掌心,冷声道:“谁是你哥?”

  江北身影一顿,一时不知这是说于他听,还是别的什么。

  “大哥,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你非要阻止我和江北在一起?”

  江北一走,秦柏冷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整个人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我看人的眼光不会差。”

  他半靠在沙发里,半天吐出这句话来。

  “是是是,你看人的眼光不会差,可是你不是喜欢赵长音么吗?她又哪里好,值得你喜欢?”

  秦柏冷讥讽冷笑一声,她真的觉得可笑。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懂,却又都不懂。

  “秦柏冷!你要我说多少遍,江北不适合你。”

  “他哪里不适合?”

  “从头到脚都配不上你!你看刚才他那副德行!”怎么能让我安心把你交给这样一个没有胆识没有心胸的人。

  秦柏冷知道自己就算说千遍万遍,在他的心里那都是永不合格。

  她不想费口舌,抓起沙发上的包就要走。

  秦柏远登时起身,皱眉冷声道:“你要去哪?”

  “我大名鼎鼎慧眼识珠的秦总,你既然那么讨厌我,我走还不行吗?”

  “阿冷,我的耐心快要被你耗尽了,下周给我乖乖回学校读书去,不然,你将要失去家族的庇佑。”

  秦柏远是绝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妹妹跳进江家的那个火坑的。

  他江家还不配。

  秦柏冷浑身一震,家族的庇佑?

  是啊,她现在衣食无忧、纸醉金迷的生活都是因为她活在秦氏的屋檐下,如果她不姓秦,一切是不是都变了?

  她敛眸,心酸一片,轻声念了句。

  “我知道了,大哥。”

  说完这句话她突然扭过头来,一双眸子红通一片,带着祈求又带有几分酸涩。

  干涩的唇上下动着。

  “大哥,那你能不能答应我,不要是她,只要不是她,是谁都可以。母亲的那一关我过不了,我怎么也接受不了以后和她同处一个屋檐下。”

  话语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低,那双美眸不可抑制地流下泪水来。

  这个样子实在懦弱,无能。

  秦柏冷伸手捂住自己的脸,低声啜泣。

  秦柏远望着这样倔强的妹妹,长长舒出一口气来。

  “阿冷,大哥只能说。”

  “只会是她,不管你接不接受。”

  秦柏冷松开双手,那一双浸满泪水的眸子直勾勾望着她,然后大步跑出去。

  “大哥,我是真的恨你!”

  秦柏远向后半退一步,这样的生活以为他就活该喜欢这么过么?

  顶着家族的荣誉他过活已是很累。

  赵长音是他唯一的私心。

  他绝不允许有任何例外。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