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摄政夫人娇宠日常

第一百零四章   吃醋

摄政夫人娇宠日常 爱思不是笔 2056 2021-01-14 11:52:00

    顾辞渊虽然没有回答沈洛音,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沈洛音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种类似于不屑的表情。

  就好像道理这个东西,他顾辞渊心情好的时候愿意和那些人讲讲,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一律不听。

  谁又能拿他怎么样呢?

  “与其操心那么多,不如管好你自己。”说着,顾辞渊伸手就要扒拉沈洛音身上的衣服,其实他只是想看看沈洛音身上的伤口,沈洛音却紧张的抓紧了自己的衣领,外加防备的看着顾辞渊。

  顾辞渊:“……”

  总感觉沈洛音排斥和他人接触,尤其是自己。

  看到顾辞渊默默看过来且略微不满的眼神,沈洛音小声的解释着,“这不是男女授受不亲吗……受伤是我自己的事情,不劳王爷费心了。”

  又是这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顾辞渊托着下巴,狭长的眼睛轻轻眯着,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的沈洛音。

  沈洛音不想和这个人有过多的接触,奈何这马车就这么大,她现在有伤不说,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总不能逼着她从这跳出去吧。

  所以沈洛音咬咬牙忍下了心里的那份不适感,安慰自己且踏踏实实的坐着,撑到回府就好。

  “沈小姐既然把话说的这么绝情,那么不如趁着这次机会,把咱们之间的帐好好清算清楚。”

  沈洛音“……”

  对方那么认真,沈洛音不好打断。

  顾辞渊继续道,“那就先算本王救过你几次好了,就算本王大方,刚刚这次就算送的,之前的加起来,你要怎么还本王呢?”

  不久前在沈府,沈洛音被指认杀人凶手,救下沈洛音的是顾辞渊。

  再不久前在孙府,从孙宇手里救下沈洛音的,还是顾辞渊。

  再往前推是公主府……

  还没有细算清楚,沈洛音就已经觉得头皮发麻了。

  虽然她本意是不想和顾辞渊扯上什么关系,可是不得不承认的是,没有顾辞渊,她现在早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孤魂野鬼了。

  顾辞渊好整以暇的看着沈洛音,仿佛沈洛音脸上的那种为难和纠结,在他的眼中是件值得欣赏的事情。

  “不知道……王爷您想让我还什么呢?”

  还什么?

  顾辞渊慢悠悠开口回答,“当然是和你生命有一样价值的东西,沈洛音,你觉得你自己的命值钱吗?”

  沈洛音没想到顾辞渊会这么问,她一时间愣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顾辞渊盯着她看了一会,心里默默的叹口气,这姑娘死心眼,他见好就收不准备再逗下去,生怕沈洛音这会正在心里盘算着把名赔给他。

  “其实本王想说的是,你完全没必要对本王如此设防。”这才是顾辞渊真正介意的事,他看向沈洛音,诚心发问道,“难道在你心里,本王有必要害你吗?”

  在这狭小的马车内,浑身是伤的沈洛音,第一次对顾辞渊坦诚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王爷当然不会害我,在我的认知里,王爷不仅没有害我,还数次站在我这边为我主持公道。”

  顾辞渊轻“哦?”了一声,带着某种疑惑。

  沈洛音知道他在疑惑什么,沉吟了一下,“只是您身份高贵,一举一动都让人捉摸不透……所以我对王爷,只有感激,也只敢是感激。”

  顾辞渊倒不觉得她在撒谎,沉思了一会,忽然出声道,“其实本王不介意做你的朋友,就像南宫流叙那样。”

  这句话把沈洛音吓得不轻,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摄政王……要做她的朋友?

  何德何能四个字蹦到沈洛音的脑子里,她甚至抬头迟疑的观察了一下对方的面色,可看到的也只有认真,没有戏弄。

  “你怎么不说话?难不成你还不愿意?”

  沈洛音连忙道,“怎么会?这是我的荣幸,其实从王爷您第一次救我的时候,洛音的心里就把您当作朋友了。”

  或许,沈洛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假话还是真话,她只知道现在自己必须把顾辞渊这尊大佛给哄开心了。

  自己才能平平安安的回去。

  “你撒谎。”顾辞渊毫不客气的拆穿了沈洛音,“不论你要做什么,都会主动想到南宫流叙,从未有过向本王求助的意思。”

  可是南宫流叙那个废物,根本护不住她。

  这么想着,顾辞渊脸上又露出了一丝丝得意的笑,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孩子气到极致,就和平日里阴晴不定让人捉摸不透的形象相差万里不止。

  “王爷的意思是……”

  沈洛音有些不明白,顾辞渊这是生的哪门子气,难道自己不去叨扰他,他还不高兴了?

  顾辞渊前倾了身子,上半身无形中逼近了沈洛音,“本王的意思是,本王明明已经把杜姑姑送到你身边了,可你遇事想到的还是南宫流叙,怎么,本王就这么让你不放心?”

  沈洛音想不明白,是朝堂上的事情太少了,所以导致这位摄政王太闲了吗?还是说他在朝堂上已经没什么对手了,为什么非揪着自己这点破事不放?!

  “殿下,沈府到了。”

  沈洛音仿佛是听到了特赦一样,弯腰就要从马车上跳下去,结果刚动了动身子,人就被揪回来,顾辞渊大力的将她按到车壁上,“话还没说完,沈小姐这是要急着去哪?”

  “顾辞渊,你非要我说是吧。”

  方才看在这个臭男人救了自己一命的份上,沈洛音一直一再忍让,如今像是豁出去了一般,竟然直呼对方的大名。

  顾辞渊并没有因她的失礼感到生气,反倒是心情不错的点点头。

  他就是想知道自己和南宫流叙差在什么地方了。

  “我不是信不过你,而是不敢信你,一个第一次见面就要杀了我的人,我如何敢信。”

  顾辞渊微怔,这才想起自己第一次和沈洛音见面的时候,在沈府的停尸房,他错将沈洛音当做了凶手。

  “那只不过是个误会。”

  “好,就算开始只是个误会,那后来呢,我说瑶枝长公主有问题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那本来就是你说错了,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