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无相剑诀

无相剑诀

风逐海 著

  • 武侠

    类型
  • 2020-12-08上架
  • 32234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天龙渊赏花

无相剑诀 风逐海 2971 2020-12-08 12:15:22

  剑城十里外,有一处涧谷,树繁草茂。涧谷深处,流出一涧溪,滋养了涧谷一片花草,甚是美丽。春暖之际,谷中花香四溢,怡人心脾。各种难得一见的奇异鸟兽也偶有吸引而来,堪称奇景。不过,最为奇异的当属溪流,那溪床是一般无二的石头,石面冲磨得十分润滑,但多数石块都穿了大小不一的孔穴,似是有人胡乱扎出的一般。溪水潺潺,所过之处,皆是天籁之音,如笛似箫,有时又幻似钟磬之声夹杂着琴瑟之乐,有时又似兽音。

  可惜的是,每年这样的奇观仅有七日之数,纵使这涧溪年头至年尾流淌不止,也不再奏起那般悦耳音籁。正是有此奇观,每当花开正盛时,涧谷之中人潮不绝。有心之人,在涧溪旁修建了一个凉亭,亭子旁一块巨石上刻了三个大字“聆溪亭。”

  不过此刻,初春不久,只有三两株早春花绽放,偶有人至,倒极适合安静之人。亭内有一女子身着浅绿裙裳,斜倚亭柱,三千青丝垂至腰间,纤纤玉指曲卷着鬓发,肌肤如凝脂,秋水双目止于面前的溪流,细眉微蹙,看去不过十八九岁,却已生养得凹凸有致,媚态百生,当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若是瞥上一眼,能将人的心魂勾了去。

  突然一只玉手从其后伸至面前,手中一朵粉色花出现在绿衣女子眼眸中,只听那玉手主人圆嗓脆音欢快道:“云师姐,这双飞燕,我寻了半晌,送与你最合适不过了。”

  那绿衣女子回过神,接过双飞燕,只见一十五六岁女子,一身淡淡粉衫,头上发髻也是粉色的,笑靥如花,人虽略显青涩,但一双大眼忽闪忽闪地,右眼角一颗星形蓝痣更添一分可爱,不难看出这女子日后也是个倾国之姿。绿衣女子微微一笑,更添加迷倒众生之魅,她伸手揉抚说话之人脑袋道:“冰师妹这般的贤良淑德,日后谁若有幸娶得,定是修了三生之福。”

  “师姐又取笑我,”粉衣女子光滑玉肤的脸颊微红,嘟囔小嘴道,“他日大师兄回来,我定要告诉他师姐欺我之事。”

  绿衣女子微微低眉,随即目光扫过四周,冷下脸色,拉着粉衣女子道:“本以为今日这天龙渊花美怡人,不想烈日当头,花开未了,花开几分又憔悴,坏了心情。冰师妹,我们也出来一日了,再不回去该让师傅担心了。”

  粉衣女子坏笑道:“花不曾憔悴,是云师姐思念憔悴罢。都怪大师兄,走了两年一封信也不曾送来,以后绝不能轻易饶了他,我要...”

  粉衣女子话未说完,突然听到身后一个惹人厌恶的声音响起:“哈哈,倪冰师妹说得对,云师妹可是剑门第一花,怎么越发憔悴了,既然在此偶遇,本少爷可以与两位师妹把臂同游,遣去心中思念,可好?”

  “陈鹏?把臂同游就免了吧,还不如继续思念的好。相距三丈远,我便可嗅到你身上令人心情糟糕的邪气,反正我们也正好要走,陈大公子,我们先行告辞了。”倪冰(粉衣女子)略带嘲讽道,只见一丈之外站着一男子,被唤作陈鹏的便是他,二十二三年纪,身材高大,也算得几分俊逸,一身白袍,手握纸扇,乍一看颇像儒雅之士,可眼口耳鼻镶于一脸,又透出一丝阴险狡诈。身后跟着四个壮汉,看着倒不像好人,目光聚于绿衣女子身上,眼珠几欲凸出来,心血澎湃之下,满脑爬满了精虫,一个微胖的汉子竟无意识流了一丝细长口水。

  眼看二人将走,陈鹏急急说道:“冰师妹说笑了,你我同处剑城一隅,相互往来,以便日后共御外敌。不过是闲聊赏花,共遣乏味,师妹又何必拒人千里?”

  陈鹏一番话语十分圆滑,说得倪冰一时无言一对,不过绿衣女子早已冷下脸,此刻对陈鹏话语恍如未闻,牵住倪冰便要离开。

  “水碧云,好意相留你不受,那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陈鹏对这水碧云最是难以捉摸,无奈展开双臂,挡住绿衣女子去路道。

  “滚!”水碧云眼露杀意,语气冷冷道,与之前同倪冰笑谈时判若两人。

  “哼,既然如此,那便只有另使他法留下两位美人作陪了。嘿嘿,这荒野人稀之地,发生一些意外也无人可知,”陈鹏往后退一步,冷笑道,“抓住她们,待会儿也有你们享受的。”

  听到此话,倪冰向前跨过一步,伸手将水碧云挡在身后,左手握着长剑横在胸前,不屑地轻笑道:“几个流氓罢了,本姑娘不放在眼中。”

  那四个壮汉相视一笑,各自从腰间取下一个布袋,轻轻一抖,便有四团东西落在倪冰跟前,或青或花,倪冰定睛一瞧,那东西直立起来,吓得她几个踉跄,退于水碧云身后,抓其玉腕惊惧欲哭道:“云师姐,蛇,是蛇!陈鹏,你竟使这等下三滥,我爹若知道,定不会放过你。”

  “听说倪冰师妹喜爱蛇儿,特地在山间寻找了一番,看来师妹对这份礼着实满意!”陈鹏此话一出口,其余四人忍不住仰天大笑,倪冰气得直跺脚,小脸鼓圆,气得不轻。

  水碧云眼中杀意更浓,左手一挥,一柄长剑自其绿袖中飞出,右手握住剑柄,正要抽剑斩去,只见白光一闪,四条毒蛇都已被斩成两截,片刻后一道高大黑影出现在其身前,眼光扫过倪冰,然后落在水碧云身上,停顿片刻后问道:“两位师妹没事吧?”

  水碧云扫一眼来人,二十许年纪,眉清目秀,比那陈鹏更潇洒俊美几分,她脸色稍缓,但语气依然冷冷地道:“没事!”

  “二师兄,你方才哪里去了?陈鹏这无耻之徒趁你不在欺负我和云师姐呢,可不能轻易放过。”倪冰见到来人后如释重负地道。

  “我道是谁,原来是剑门二弟子雷星池。呵呵,你若识趣,自己离开,我便不追究斩蛇之过。”陈鹏道。

  “陈鹏,我们也打过不少,你还是只会这几句吗?此次怕是又得断几根骨头了。”雷星池不屑道。

  “口出狂言,也不怕碎了你一口狗牙!”说着便对身前四人吩咐,“你们去抓她们二女,雷星池交给我!”

  说话之际,陈鹏取出一双拳套戴在手上,拳套精铁所制,套背生出几根尖刺,十分骇人。陈鹏右臂运足真气,大喝一声,

  “碎石拳”

  便对着雷星池挥拳而去,一个拳影颇具碎石之势凝聚而出,雷星池见势冷笑一声,手持宝剑,使的是一招“揽风点云”,右脚踏地,飞身迎向拳影,剑尖与拳影相击,雷星池手臂一抖,拳影即刻震散,身形不停,对着陈鹏直刺,陈鹏变拳为掌,欲以掌背格挡剑身避开一刺,不料雷星池凌空一转,直刺变为一招“风举捣海”,直劈其左肩,陈鹏始料未及,双手变爪,握住剑身,露出破绽,雷星池早有所料,随即反身一脚踢其腹海,正中陈鹏腹部,飞出数丈,一口鲜血喷涌而出,陈鹏在地上挣扎一会儿,方能缓缓狼狈地爬将起来。

  “陈鹏,你真是让我失望,几日不见,你的铁霸拳又退步了。”看着落败的陈鹏,雷星池嘲笑道。

  另一处四人围住二女,水碧云双手藏于袖袍之中,目光随着倪冰而动,倪冰一人迎战四个壮汉,未曾落下风,反让那四人吃了不少亏,如今看到陈鹏落败,四人急退将陈鹏扶起,不过还是免不了一顿“蠢货废物”的惨训。

  陈鹏缓过气,满腔愤怒,涨红了脸面与脖子,心念雷星池功夫又长进了,不是对手,先逃为妙,便扔下一句“此仇我不会就此作罢,定要剑门覆灭以泄恨”,便愤愤逃去。

  “自己都成落水狗,还敢大言不惭,谁灭谁还不知道呢。”倪冰乐滋滋道,“二师兄这次两招降敌,想必近来功夫又精进了不少吧,唉,恐怕只有大师兄能比一二了。”

  “师妹冰雪聪敏,年纪尚小罢了,他日成就恐怕我都要望尘莫及。”

  “油嘴滑舌,难怪娘说过男人话语不可尽信,”倪冰嘟嘴,转向水碧云道,“云师姐,你说可对?”

  “时候不早,该回剑门了,免得再生事端。”水碧云瞥一眼倪冰说道,显然不想理会他们的谈话。

  水碧云自陈鹏出现后一直冷淡着玉脸,并未因退敌而有所变化,两人对话也恍若未闻,径直向涧谷外走去。却因而更显一分冷艳静美,犹如柔动的冰塑美人,令人可望而不可即。

  倪冰耸耸肩,长叹一口气,跟随水碧云脚步走出天龙渊,心中无奈道:“真是个怪异师姐,除了我和大师兄外,对谁都是面若冰霜。”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