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无相剑诀

第七章 我怕怪人

无相剑诀 风逐海 2387 2020-12-14 13:06:30

  星药老人一说完,戈剑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劈柴、砍树、洗衣服都是他帮星药老人做的,怕是他这老骨头劈柴刀也拿不起来。

  何况这不过是家常务事,在星药老人嘴里倒成了本事。

  戈剑一阵好笑,说道:“师父!你老就别耍我?你说的本事屁大的娃都会!但吹牛的本事确是比我还厉害。”

  星药老人也不生气,淡淡地说道:“山间小儿,没见过世面。砍一天柴火痛两天的,还敢笑别人。瞧好了!”

  说罢,星药老人龙头太极拐狠狠在地上一置,面前的木头腾空而起,他又是袖袍一挥,使的是“星云剑法”里的化星剑。

  几道剑光凭空而出,迎向腾起的木头,只听“乒乒乓乓”一阵响,一块块被劈成两半的木头掉到了一起。

  接着星药老人右手衣袖一卷,手捏剑诀,又是一挥,这次使了一招“月落星沉”,戈剑只觉得脸颊掠过一阵风,一道亮光飞过,不远处一颗腰粗的大树片刻就倒下了。

  戈剑瞪大了眼,被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震慑,然后伸手掐了自己一下,是痛的,证明自己方才所见并非幻觉。

  星药老人很是满意戈剑此刻的表情,捋捋长胡须,说道:“怎么样?为师这本事可还行?”

  自然是行得不得了了。

  戈剑见过的最厉害的人,便是村里能够狩猎大野猪的大叔,但与星药老人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他先是摇摇头,后又是点点头,最后直接扑通跪倒地上,磕了个头,说道:“师父,我就先学这个了!”

  星药老人对戈剑的表现感到极为满意,笑道:“好!好!”

  “那么,师父,您什么时候打算教我?”

  “呵呵!不急,我自然会教,功夫要学,可是我这些年教你医药之术也不能落下。过段时间我会离开这里一些时日,你与这无相剑诀有缘,明日起我开始教你无相剑诀的运功心法,至于剑招,等你领悟了剑诀法门,再交给你也无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就好好琢磨剑诀与医术,日后若是去得了江湖,可不能丢了为师的脸面。我回来时,自会考量你一番,若有所落下,我自然会按照门规处置。”

  “师父,您这一趟是要去做什么?得离开多久?”

  “多久还未可知,至于要做什么,现在告诉你也没用!日后你自会知晓!”

  “我能否随您去?也去见识见识您口中的江湖。”

  “不行!你如今尚无自保之力。此行又凶险不知,等日后你学有所成,自会有你历练的时候。”

  请求随行遭拒绝,戈剑悻悻说道:“师父,那您说的门规是什么?”

  “嘿嘿!门规嘛,还没想好!等你偷懒了,为师再想也来得及。”

  “这......会不会太随意了些?”戈剑总觉得有一丝不靠谱的痕迹,不过他了解星药老人为人随性,言笑不羁,如今收他为徒,多半是言笑之意,遂答道:“是!徒儿努力便是!”

  星药老人满意点点头,望向远处天边,夕阳只剩下半边红脸:“今天天色已晚,你下山回家吧!明日来不用去采药了,我先教了你剑诀心法!”

  戈剑随手收拾一些药材,拜别了星药老人,下山去了。

  次日清晨,戈剑一心念着习剑诀之事,匆匆告别了母亲,奔也似地往药轩跑去,来到半路上,想起昨日突然遇上的怪人,心下透过一丝凉意,心道:“万一再碰上那个怪人,指不定又胡乱塞给我什么东西。今日我就不走这条路,绕远了去,安全一些!”

  想到此间,戈剑立刻调头从另一面环绕而去。

  走在高林小径上,戈剑为自己的聪明机灵暗暗称赞,欣喜之余,随手从地上拾起一块小石头,瞄准了一节枯树枝,挥手掷去,小石头偏离树枝几寸落空而飞。

  戈剑摇摇头,为自己这一掷着实不满意,正要再拾起一块小石头时,忽听到“叮叮”的声音,似乎刚才的小石头砸中了什么!

  戈剑心中又奇又喜,随即提步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寻去。

  在低矮的灌木间翻看了半晌,戈剑终于见到了一柄亮堂堂的长剑,一只玉手紧紧抓住剑柄,戈剑顺着玉手看去,玉手主人竟是位年轻女子。此时她头发凌乱,脸色十分苍白,嘴角一抹血迹,却也不曾掩盖她的雪白肌肤和精致面容,戈剑看得呆了,心中直叹:“真美!”

  呆立一会儿,才想起要叫醒她。戈剑摇晃着叫了几声“姑娘”,不见女子答应,伸手探探她的气息,有些微弱呼吸,才松了口气。

  又见女子黑色衣服被划破了几道口子,隐隐粘着些血迹,戈剑不由得心中暗道:“大概是受伤太严重,晕了过去。可一个姑娘怎么会倒在这里?莫不是这条路上也有贼?”

  想到贼,戈剑心中又泛起了一丝害怕,目光警觉地向四周扫一眼,察觉没有异常,旋即背起年轻女子,往回家跑去。

  戈剑母亲刚刷洗好了碗筷,走出灶房,看见儿子背着一人,满身血迹,仔细一瞧,竟然是位漂亮姑娘,心下不由自主担心起来,向外张眼瞧瞧,想着莫不是自己儿子伤害了人?

  戈剑前脚背着年轻女子进了屋里,母亲后脚跟进去,待戈剑将人躺放在床上,才又急又慌拉住他问道:“你怎么刚出了门就背了个姑娘回来?一身血淋淋的,你可不能做这些造孽之事啊!”

  “娘!您想什么呢?我只是在路上遇着,见她受了重伤,便背回来啦!性命忧关,您快些给她换了衣服,待会儿我捣些药材,您给她在伤口敷上。”戈剑母亲听戈剑所说,这才心头稍微松下,知道救人要紧,也不多问,帮那女子清洗伤口,敷上药草,又换了衣服。

  而戈剑在灶房内熬汤药,那是他以前从星药老人医术中窥来的,对伤口有所帮助。

  戈剑倒了满满一碗,端进屋里,对母亲说:“娘,这汤药太烫了。一会儿您给这姑娘喝了会好些,昨天星药老人收我为徒,今日必须上山一趟,学习本事。”

  “太好了!做他老人家徒弟也算你福气了,可要好好听他教导。”

  “知道了!娘,我可不敢不听,也不知道他弄些什么门规惩罚我嘞。”

  “呵呵!那就好,路上小心些。”

  “是!您好好照看这姑娘,我走了!”

  戈剑先屋里瞥了一眼年轻姑娘,便离开了。

  这次他又犯难了。

  心中甚是不安:“这路上纵然有怪人,但那人未曾伤害我,那姑娘在另一边路上遇到了贼,倒伤得十分严重,若是我遇到了,指不定不幸一刀便送了性命,还是性命要紧,怪人遇上便遇上罢。”

  所以不敢绕道而行,蹑手蹑脚上路,接近那方遇上怪人的地方,拔腿便疾奔,一路上未遇怪事,到了药轩方才席地而坐大口喘气,暗自庆幸。

  星药老人撞见他狼狈样子,不由得问道:“怎么回事?何故坐在地上?”

  戈剑抬头见是师父,上气不接下气说道:“怕...怕怕遇见了怪人!”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