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桃始华半夏生

002回房路慢慢

桃始华半夏生 月小古古小月 2418 2021-01-25 11:02:59

  半夏慢慢走回房间的一路上有不少的佣人在走廊上来来回回穿梭着,他们有的手上抱着火红色的红玫瑰花篮按照最严格的等宽距离装饰着家里的走廊。

  说是少奶奶,也就是刚刚痛打半夏的母亲为了庆祝自己的丈夫,也就是顾半夏的父亲,春霖军顾提督的顾知遇在前线打了胜仗归来所以才用美丽的红色玫瑰花重新装饰家里的走廊。

  但其实,就算顾提督马不停蹄,不眠不休地跑上三天三夜,他也没有办法在花谢以前赶回家里。所以,家里被分配来摆放红玫瑰花盆的佣人纯属是瞎忙活。因为他们敬爱的顾大少爷,最后根本没有办法欣赏他们的劳动成果。之所以冯婉言会兴师动众地做这件事,全是为了讨家里的顾夫人,也就是顾知遇的母亲,有着“春霖第一夫人”称号的姜思瑶的欢心。

  顾夫人爱花,人尽皆知,在家里的走廊里摆上红红火火的红玫瑰,不仅可以让家里的走廊生机勃勃,芳香怡人,还可以满足顾夫人生活里不离开花的爱好,更可以迎合顾夫人认为家里红色越多,红色越鲜艳,自己的儿子就一定能打胜仗的封建迷信。一箭三雕,何乐而不为。

  他们有的人正在修剪家里的草坪和灌木。除了走廊上摆上玫瑰花篮,草坪和小灌木必须保持高度一致的整齐。

  他们有的人,正端着一盘盘的点心往小小姐的书房里送。顾家的小小姐,就是半夏的妹妹,顾梨雨。刚刚,妹妹是和他同一时间回到家里的。每天,妹妹从英文学堂回到家以后,就有专门的书法老师在妹妹的书房里等着妹妹,教授她楷书,行书的写法。而且书法老师每天都会守着妹妹把今天学习的字练地像模像样以后才会离开妹妹的书房。

  按照时间来看的话,现在正好是他们师徒中途休息的点心时间。今天送进妹妹书房的点心,不多不少,还是六样。

  第一样,就是每次都必不可少的绿豆汤,家里的医生说,妹妹是火体质,所以每天母亲都让家里的甜点师傅给妹妹做绿豆汤。

  第二样,就是老少皆宜,松软香甜的沙琪玛。这是书法老师最喜欢的糕点,每次他自己一个人都要吃整整一份。不过,还好妹妹并不喜欢这号糕点,她嫌弃沙琪玛太占肚子,不然,书法老师在丫鬟们的监督下,最多只能吃一小块沙琪玛。

  第三样,就是今天的特别供应,玫瑰鲜花饼。当然,这里用到的玫瑰并不是从走廊的玫瑰花篮里摘下来的。玫瑰鲜花饼里的玫瑰花,是顾少奶奶派人亲自从敌方领地,夏炎军的领地上摘取来的食用玫瑰花。所以,这些玫瑰鲜花饼是十分难得的玫瑰鲜花饼。

  第四样,是黄油曲奇饼干。家里的糕点师傅才从最近城里开的西餐厅里学成归来。为了让西餐厅里黄头发,蓝眼珠,白皮肤的洋鬼子收家里的糕点师傅做徒弟,顾少奶奶还特意亲自到西餐厅里拜访他,给了他一对玉佩做学费。其实,这对玉佩的市场价格都够这位洋糕点师傅盘下一家像样的西餐厅了。

  第五样,是冰镇醪糟汤圆。现在正值盛夏,每天就算坐在那里不动都会汗流浃背的季节。理所当然,冰冰凉凉的东西最受欢迎。不过,做这道甜品,最难的就是冰块。不过只要自己的女儿喜欢,再难的东西,冯婉言都能搞到。

  第六样,是今天妹妹特意要求糕点师傅做的武大郎烧饼。冯婉言问过女儿为什么今天会点这个来吃。女儿就说了三个字,就是想,就能轻松得到两大块武大郎烧饼。不过,武大郎烧饼是妹妹特意为自己的哥哥顾半夏准备的。因为她知道,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哥哥的伙食里将看不到任何一点儿油荤。

  他们还有的人正在往顾夫人的房间里赶。应该是忙着过去伺候的人,顾夫人应该才午睡好了醒过来。顾夫人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必须喝一口才沏好的龙井茶,早泡一秒钟都不行,一定要现沏的才喝。

  他们还有的人正在洗衣服,有的人正在张家长李家短地聊着闲话,那些等级职位比较高的丫鬟们甚至正坐在树荫下的石桌石凳上嗑瓜子。

  但是就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去扶浑身是伤,衣服上渗着血,走路踉踉跄跄的顾小少爷,顾半夏。有些丫鬟不仅不扶他,还在他路过他们的时候,拉着身旁的小厮悄悄地不知道在怎么八卦顾半夏。

  因为浑身上下的伤都比较严重,又在没有任何垫子的地上硬跪了半个小时以上,所以原本从厅堂到自己房间耗时5分钟的路,半夏硬是用了20分钟才走了一半。

  “前面那个走路慢吞吞的人是谁?你挡着我们给走廊布置红玫瑰花篮了!给你10秒钟走快一点儿啊!我要抱着少奶奶的红玫瑰花篮过来了,等下如果是因为你我没有按时完成花篮布置的话,我可饶不了你!”

  见前方的人并没有加快脚步,反而还走得更慢了,负责布置花篮的小厮十分不耐烦地说道:“我开始倒计时了啊,要是10秒以后你还不走快一些,我可就直接把你撞开了啊!十,九,八,七……”

  还没有数到一,小厮直接撞了上去,没错他撞的就是刚刚受伤的顾半夏。因为长期从事体力劳动,这名小厮的力气十分大,再加上顾半夏本来就受伤了,所以这名小厮猛地一撞,顾半夏直接摔到了地面上并且是摔趴了。身体的防御机制起作用的时候,双手撑地没有撑稳,所以他的手掌也擦破皮了。

  被推到后,顾半夏努力地撑了起来,转过了身,然后恶狠狠地看着那个把他推到的小厮。可这名小厮看清楚自己撞的人是顾小少爷的时候,不仅没有一丝歉意,反而态度额外嚣张地对顾半夏说:“小少爷,您没事干嘛在走廊上磨蹭呀!先说好呀,您摔倒可不赖我,我是不是提醒过您,您再不快点走开我就撞了!是您自己没有听我的警告的。行了,您快起来回房间吧!别碍着我完成少奶奶交代的工作任务。”

  没等顾半夏站起身,这名小厮就直接抱着花篮从他的身上跨了过去。用了5分钟,承受着全身皮肤被撕裂的疼痛顾半夏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刚刚的那一幕被一些蹲在一旁洗衣服的小丫鬟们给看见了。所以当顾半夏一瘸一拐地从她们身边走过的时候,她们都捂着嘴在笑。半夏毕竟是名字上的主子,所以当着半夏的面,她们还是有所收敛的。可是等到半夏拐进了走廊的尽头,她们就开始毫不客气地放声大笑。大概是受人奴役的日子实在太憋屈了,所以她们笑得特别特别大声。

  这样的嘲笑声,直到半夏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以后才从他的耳朵里消失。这条回房间的路,最终花费了40多分钟才走完。突然想到一句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没想到,在自己家里,顾半夏回自己房间的路对他来说,也竟然能走得如此艰难。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