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桃始华半夏生

005虎娃来了

桃始华半夏生 月小古古小月 2468 2021-01-25 12:04:16

  半夏刚给左手手臂上的伤口上完药,嘭嘭嘭,半夏房间的房门又被人敲响了。半夏有一些不耐烦,他把自己的衣服穿好,走过去给门外敲门的人开了门。

  “小少爷,你可算开门了!我是偷偷从柴房跑出来的,我师傅不知道。快,你快过来看,我给你带了一个好大的鸡腿来!我从厨房里偷来的,应该是用蜂蜜烤的!”

  给半夏送鸡腿来的人,是半夏在顾府里唯一的好朋友顾虎娃。虎娃是在他5岁的时候被自己的大哥大嫂卖给顾府的,他比半夏早大2岁。那个时候,正是春霖大饥荒,顾府只给了虎娃大哥大嫂一石大米和十斤面粉就买来了虎娃。那真是一个人命不值钱反而是累赘的年代。

  说来虎娃可能天生就是被卖到顾府的命,他进顾府以后,一直是跟着柴房的顾三吃着顾府最差的伙食,住着顾府最烂的房子,做着顾府最苦的工作。

  可即便是这样一种生活状态,小虎娃自从进了顾府跟了师傅顾三,那是一句苦也没喊过,一声都没哭过。小小年纪的他,拿起斧头劈柴劈地比谁都卖力,而且他脸上总是笑呵呵的,哪怕是他大哥大嫂被饿死在街头的消息传到他耳里,他也没有觉得难过。

  虎娃和半夏之所以能够认识对方,还是要感谢冯婉言对半夏的一次惩罚。

  那一次,是半夏7岁的时候,妹妹当时5岁。那天,因为是妹妹的生日,所以母亲把给妹妹安排的课程全部取消了。5岁的梨雨在知道自己今天不用上课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去找自己的哥哥玩。

  半夏和梨雨那天玩了好多好多游戏。他们用石头在小花园的水泥地上画画,又在小花园的小池塘边扔小石头玩。最后,他们俩一致决定要以躲猫猫这个游戏,来结束今天愉快的一天。可是就在半夏和梨雨相互追逐的过程中,梨雨不小心打碎了父亲放在客厅里的古董花瓶。

  古董花瓶被打碎,一屋子的小丫鬟都被吓得不轻。因为当时,妹妹被碎花瓶吓到后立马就跑了,只留下半夏在碎花瓶边傻傻站着。所以,小丫鬟们为了撇清自己与碎花瓶的关系,她们立马就派了一个代表去顾少奶奶,冯婉言那里去告状。

  冯婉言听闻,立马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客厅里。她看到地上粉碎的花瓶和站在一旁被吓傻的半夏,当下立马就出手把半夏拽出了客厅,把他扔到了门外的石头路上,让他跪下。然后,冯婉言让静丫鬟拿来了鸡毛掸子,狠狠地教训了顾半夏一顿。

  其实,半夏在挨打时候,有告诉母亲那个花瓶并不是自己打碎的,是妹妹打碎的。可是,母亲不仅根本不相信他,反而打他打得更厉害了。半夏委屈极了,可是,那时候年纪太小,根本毫无抵抗之力。

  最后,半夏被母亲关进了柴房里,并命令下面的人2天都不能给他东西吃。虎娃就是在那个时候,见到了平日永远不可能见到的小少爷顾半夏。

  顾三和虎娃,虽然生活在顾府的底层,但是却是顾府里难得的好心肠。顾三给半夏擦拭了伤口,上了一些药。虎娃就照顾半夜发烧的半夏,他给半夏的额头敷冷帕子,又给半夏拿白酒擦身子。很快,半夏的烧就退了。对了,虎娃还给半夏做了叫花鸡吃,这让半夏十分感恩!半夏虽然是顾府小少爷,可是平时的伙食里也难得有肉,这只叫花鸡,可算是解了半夏这好几年的馋。

  就这样,两个小男孩之间有了一只叫花鸡的友谊。在离开柴房之前,半夏问虎娃,他应该怎样感谢他们师徒的救命之恩。虎娃那个时候什么也不要,就只要半夏教他认字,给他讲水浒传的故事。

  所以,后来,每个礼拜的礼拜二的晚上,半夏都会跑去柴房给虎娃讲水浒传的故事,教虎娃自己从妹妹那里学到的字。就这样,半夏坚持了5年的时间,每个礼拜的礼拜二都会去柴房找虎娃。也是在这5年的时间里,虎娃和半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哥们。

  虽然在身份上,顾半夏是顾府的少爷,顾虎娃是顾府的砍柴下人,可是,两人的成长经历并不是天壤之别。有些时候,半夏还不见得有虎娃自由,比如,现在。

  “哟!今天我可真幸福,刚刚我妹妹才给我送了东西过来。还没走多久,我的好哥哥又来了。你自己老实交代,你去哪儿偷得鸡腿?”

  “还能去哪儿偷?整个顾府,也就是小小姐的私人厨房可以偷到东西。我给你说,要不是小小姐下面的人知道我是偷来给你吃的,我能那么轻易地就把鸡腿偷出来吗?”

  虎娃把杵在门口的半夏拉到了桌子边,把他压到凳子上坐了下来。然后一边脱他的衣服一边说道:“除了给你偷鸡腿过来,还是过来给你上药的。你自己一个人,怎么上得了背上的药。我说,你亲妈也真够狠地,不就是偷偷跑去英文学堂了吗?至于又是毒打,又是不给吃饭的吗?”

  半夏想转过身对虎娃说什么,这身子刚要转,虎娃立马呵斥道:“别动,有话不用看着我说!你要是乱动,我可就不敢保证你这些个宝贝药粉我会撒到哪里去!”

  “这不是有你和梨雨吗?我痛不死也饿不死!喂,虎哥你轻点儿,还有,少上点儿药粉,你上多了也没用!”

  每次虎娃给半夏上药,都会用去半夏半罐以上的药粉。要知道,半夏要去药房偷多少次三七片才能磨出那么多三七止血散。

  啪!啪!啪!

  虎娃在半夏的背上狠狠地拍了三下,这三下直接让半夏背上的伤口轻微裂开,刚刚撒在伤口上的三七止血散顺着裂开的伤口滑进伤口里,让半夏痛不欲生。

  “虎哥,我错了,错了!你使劲撒,想怎么撒就怎么撒,好不好?别再拍了,伤口又都裂开了,疼!”

  听到半夏开始求饶了,虎娃也放轻了自己手上的动作。

  “这人都受伤了,还心疼什么药呀!没有了,我再陪你去偷不就完事儿了!好了,你背上的伤口我都把药给你上好了,等下,你自己把右手的伤上了。师傅还在柴房等我吃饭,我先走了,你记得把鸡腿吃了!”

  虎娃把药重新放到了桌子上,走之前他还不忘记帮半夏重新穿好衣服。

  送走虎娃不久,门外又有了新动静。“小少爷,您的晚餐我给您放在门外了,敏儿是个姑娘家就不送进您房间了。”就听见嘭一声,半夏的晚餐就被放在了半夏房间门外的地上。

  反正一般丫鬟们每天送来的饭菜不论春夏秋冬都是凉的,半夏也就没有着急开门去拿。他把自己右手的伤口全都上好药以后,才开门去拿自己的晚餐。

  一碗白米饭,一盘清炒凤尾,一碗紫菜蛋花汤就是晚饭的全部了,不过,配上刚刚虎娃送来的鸡腿,荤素搭配得恰到适宜。半夏享用完今天的晚餐以后,就把空碗和空盘子放回了门口,等下那位叫敏儿的丫鬟会来收的。

  半夏这边吃完晚饭的时间正好是顾府正餐开饭的时间。这个时候,少奶奶冯婉言,小小姐顾梨雨,夫人姜思瑶都在饭厅里安静地等着顾老爷,顾业成的到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