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桃始华半夏生

006求求您,别罚哥哥

桃始华半夏生 月小古古小月 2108 2021-01-25 12:04:45

  “人都到齐了?”

  “是的老爷,人都到齐了!”

  回答顾老爷话的人,是顾府的总管家,孙管家。他也是顾府唯一一位被顾老爷允许保留原本姓氏的佣人。他能保留原姓的原因是,他曾经救过顾老爷的命。

  看见所有人都安安静静地在餐桌上等着开饭,顾老爷提起了自己的长衫,十分优雅地坐在了椅子上。

  “好了,开饭!”

  虽然顾老爷已经说了开饭,但是只要顾老爷还没有动筷子,饭桌上的其他人没有一个敢先动筷子。

  “嗯,今天这条清蒸鲈鱼不错!来,大家都动筷子尝一尝。”

  话音一落,餐桌上的人便纷纷举起了筷子,轻手轻脚地在那条清蒸鲈鱼上象征性地夹了一筷子。把鱼肉放进嘴里,细细品尝以后,他们纷纷点头夸奖这道菜,但是却再也不会夹第二次了。

  这个流程结束以后,顾府的晚饭才算真正开始了。顾府一向严格遵循食不言寝不语的家规,除了咀嚼米饭和蔬菜的声音,餐桌上从来不会出现第三种多余的声音。

  顾府晚餐的另外一个规矩便是吃完饭以后,所有家人不能立马离开,全家人要一起喝完一壶消食普洱茶之后,才能各自回到各自的房间。

  今天是梨雨最先吃完晚饭,她放下碗筷以后,丫鬟立马在她的面前摆放了一个小茶杯,因为普洱茶都是按照顾老爷吃完晚饭的时间沏泡的,所以,现在先吃完的梨雨只能在餐桌上耐心等待。

  等到餐桌上的每一个人都陆陆续续放下筷子,喝起普洱茶之后。顾老爷才问出了今天晚上的第一个问题:“我听说,今天你打半夏了,原因是他跟着梨雨去了英文学堂?”

  “是的父亲!”

  “为什么打他?”

  “因为他这样做,会让外面的人看我们顾府的笑话!”

  “看什么笑话?”

  “父亲,我认为,半夏一位堂堂顾家小少爷,竟然偷跑去英文学堂。外面的人听到了,一定会说我们顾府的孩子,崇洋媚外!”

  “嗯……”顾老爷陷入沉思,光从他的表情上来看,冯婉言并不清楚顾老爷是赞同还是不赞同她的做法。

  “孙管家,等下把半夏叫到我的书房去。”

  “是的老爷,我这就去办!”

  孙管家立马离开了饭厅,他做事总是雷厉风行,但是,也只有顾老爷交代的事,他才会做到如此雷厉风行。

  冯婉言并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符合还是不符合顾老爷的心意,于是,她在顾老爷并没有向她提问的前提下,大着胆子向顾老爷问道:“父亲,我……是不是做错了?”

  “不,你没有做错!你有你管教子女的方式,我尊重你。对了,听说今天婉言用玫瑰花给我们的走廊好好装饰了一番,夫人,你可喜欢?”

  “当然,我当然十分喜欢!红色的玫瑰,不正是象征着我们顾家以后逢仗必胜,日子红红火火吗?我想不只是我,遇儿回来以后,也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嗯,婉言这件事做得不错!”

  “梨雨,今天你在英文课上,学到了什么新的单词吗?能不能说给爷爷听听?”

  听到爷爷突如其来的提问,梨雨赶紧吓地放下了茶杯,她努力把嘴里的一口热茶吞了进去,然后,笑嘻嘻地对爷爷说道:“爷爷,我今天学了一个词,叫‘forgive’就是原谅的意思。爷爷我给你说,这个词语真的是非常有趣得!”

  “哦?你给爷爷说一下,怎么个有趣法?”顾老爷期待地看着梨雨,喝了一口普洱茶。顾夫人也满眼慈爱地看着梨雨,等着她的回答。

  不过现在在这个饭桌上最紧张的人,并不是顾梨雨,而是冯婉言。她用自己的双手狠狠地拽住了自己的旗袍,她死死地盯着顾梨雨,心里想着:乖女儿,一定给妈妈争口气!

  其实,冯婉言的紧张是多余的。顾梨雨的聪明伶俐在整个春霖城都是出了名的,并不是其他人的恭维,梨雨总是能在教书先生说完一遍以后,就能把知识牢牢地记在脑子里面。

  梨雨古灵精怪地假装忘记的样子,然后又突然一下装做想起来了,她笑着回答爷爷:“爷爷你看,forgive的拼写是f-o-r-g-i-v-e,我们还可以把它分成两个词语那就是for和give,它们分别是为了和给予的意思。这个词语,分开是不同的意思,合起来又有一个新的意思。爷爷您说,这个英语单词是不是非常有趣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的,这个单词真的是十分有趣。”顾老爷十分开心,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孙女还不到10岁的年纪就能如此清楚地发现和说出英语单词的特有规律。说不定,顾家真能出一个天才少女。

  听见顾老爷开心地笑了,冯婉言才稍微松了一口气。谁说女子不如男,她冯婉言的女儿就是比任何的男子都优秀。

  “爷爷,既然我逗您笑了,作为回报,您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吗?”

  顾老爷的心情很好,所以他笑着回答到:“好呀,梨雨想让爷爷答应你一件什么事呀?”

  “梨雨求求您,您等下别再惩罚哥哥了好吗?今天母亲已经把他修理得够惨的了!”

  “梨雨,别乱说话!父亲,您别听梨雨乱说!”

  顾老爷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了。他冷冰冰地回头看了冯婉言一眼,声音低沉地说:“我还没有老糊涂,是不是乱说,我自己能分辨,不需要你来告诉我。”

  看见冯婉言埋下头害怕到不敢说话以后,顾老爷才用稍微缓和一点儿的声音说道:“行了!今天的晚饭就吃到这儿。我要先去一趟厕所,半夏现在应该已经在我的书房等我了。你们也都该干嘛就干嘛去吧!”

  顾老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认真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长袍。对着身边的小男孩说:“乃小,送我去厕所。”

  “是的,老爷!”

  餐桌上剩下的,便是顾府全部的女眷。她们目送顾老爷离开以后,才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梨雨是最后离开的,等奶奶和母亲都离开以后,她才带着自己的贴身丫鬟顾云儿跑去了爷爷的书房那边。她害怕爷爷再次惩罚自己的哥哥,所以她不得不这样,偷偷地跑去爷爷的书房。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