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桃始华半夏生

009请年场长来

桃始华半夏生 月小古古小月 2231 2021-01-25 12:06:18

  顾老爷书房的蜡烛已经烧了一半了。顾老爷也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酸痛了。于是,他把手上的书合了起来,整齐的放回到书桌的右边,再起身,把自己的烟杆从书桌上拿了起来,别在了自己身上。

  顾老爷用烛台上蜡烛的火焰点燃了一根白色的细蜡烛,然后又把这支正在燃烧的细蜡烛放进了一个别致的夜灯笼里。等夜灯笼彻底亮起来以后,他便吹灭了烛台上的蜡烛,一个人提着夜灯笼走出了房间,关上了书房的大门,还用黄铜锻造的如意锁,锁住了书房大门。

  孙管家提着夜灯笼,在书房外很远的地方等候着,他看见书房的蜡烛被吹灭,整个书房都陷入黑暗以后,他便立马朝书房的方向跑去。

  “老爷,您这是要回去休息了吗?”

  孙管家跑到顾老爷书房附近的时候,顾老爷已经提着夜灯笼走出书房好几十米的距离了。

  “嗯,看书看得眼睛有一些酸痛了,所以就想回房间休息了。”

  孙管家跑到顾老爷的身边以后,因为有两个夜灯笼照着,所以他们前方的路比刚才清晰明亮了不少。

  “老爷,今天需要我给您准备桂花水洗脸泡脚吗?”

  “今天……行,你准备吧!我好像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用桂花水洗脸泡脚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提起桂花水,顾老爷的语气里多了一丝寂寞与凄凉。他想抬头看看月色,却不料今天的月亮不给面子,它躲在乌云里不见踪影。

  “好的,等下送您回房间后,我立马给您准备桂花水。”

  “对了,明天去帮我办一件事!这件事,不能交给其他人,只能你亲自去办!”

  “是的,老爷!不知道是什么事,让老爷您如此重视?”

  “明天,你去请年场长到家里来,我有一些事情要跟他说。”

  “是的老爷,我明天一定会亲自去马场请年场长过来。您放心交给我就好!”

  “你办事,我放心!对了,你知道知遇什么时候回府吗?”

  “报告老爷,大少爷刚在前线打了胜仗,据前线传报回来说,他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照两地的距离和轿车的车速来推算,大少爷应该还要5天才能回到顾府。”

  “行,我知道了。”

  顾老爷回到房间的时候,顾夫人已经洗漱好在房间里等着顾老爷回来了。顾夫人有一个习惯,只要顾老爷在家,不论再晚她都一定会等顾老爷回到房间后才愿意上床睡觉,多晚都会等。

  孙管家把顾老爷送回房间以后,就赶紧让厨房烧水准备了桂花水给顾老爷洗脸洗脚。今天还是顾夫人亲自伺候顾老爷洗漱的。直到顾老爷和顾夫人吹熄了蜡烛,真正地睡下以后,孙管家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洗漱睡觉。

  第二天早晨,半夏起得特别早。不是他不爱睡觉,也不是他失眠压根没睡着,今儿半夏起得那么早,完全是因为今天给半夏送洗脸水和漱口水的敏儿不仅来得特别早,还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天还没大亮,就把门敲的“乓乓乓”的。而半夏呢,就是在这种近乎暴躁的敲门声的折磨下,不得不早起的。

  “好了,好了,敏儿你别敲了!我已经起来了!”

  起床后的半夏立马就下床跑到门口把门大打开了。还没等半夏反应过来,敏儿就板着脸,把手里的铜盆塞到了半夏的手上。

  “小少爷,这是洗脸水!早饭等下我就给你拿过来,你别关门!”说完,敏儿就向厨房跑去。

  平时,敏儿都是把洗脸水和早饭直接放在半夏的房间门口后,再象征性地敲几下门示意半夏已经把东西送来了。她从来不会像今天这样把东西直接交到半夏手里。

  半夏把手里的铜盆放到了脸盆架上,估计是因为今天少了洗脸水在门外放凉的过程吧,半夏今天洗完脸以后,整个脸上的皮肤和手上的皮肤都已经红了。不过,半夏也不介意,他对自己说,洗得烫不生疮。

  半夏洗完脸没一会儿,敏儿就把早饭给半夏拿了过来。今天的早饭果然没有一点儿荤腥,就是两个大白馒头,一碗白稀饭和一碟泡菜。敏儿把早饭放到半夏房间里的桌子上以后,端走已经用过的洗脸水后,早上就再也没有来过半夏的房间。敏儿离开以后,半夏也从盒子拿出了昨天妹妹给自己的武大郎烧饼啃了起来,果然,早上还是要吃肉!

  因为实在起得很早,又不想太早去马场做事,所以半夏就去了柴房找虎娃聊天。可是,就那么刚好,虎娃一大早被顾三派去山坡上拾柴去了。

  离开柴房后,半夏就在顾府里瞎转悠。顾府里有大花园,小花园两个花园,够半夏逛半个时辰了。

  就在半夏正准备回房间把自己的东西带上去马场做事的时候,他看到孙管家带着一个人急匆匆地往爷爷书房的方向走。等半夏悄悄靠近他们看清楚以后,他才发现,原来孙管家带着的人,正是他们顾家马场的场主,年少毅。

  “该不会,爷爷是想让年场主来修理我吧!”半夏自言自语道。可是,他又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年场长根本就没心思管他在马场里干什么!年场长在马场处理的事情,属于春霖军是否能打胜仗的问题。

  “孙先生,不知道顾老爷今天特意请您亲自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孙管家的脚下突然停顿了一下,可也没真正的停下来。他一边带着年场长飞快地向顾老爷的书房走着,一边背对着年场长说:“年场长,您叫我孙管家就好了。孙先生,我听不惯。老爷只吩咐我要亲自请您到府上来,说有事要给您说。但是具体是什么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等下您见到老爷以后,老爷一定会告诉您的。”

  “好的,孙管家,麻烦您了!”

  年场长虽然现在是顾家马场的管理人,但在早些年间,春霖城的提督还是顾老爷,顾业成的时候,年场长就是顾老爷身边的副官。他和孙管家彼此了解,也常打交道,可在他们相处得那么多年里,年场长从来都没能从孙管家的嘴里套出任何一句话。就连今天,也不例外。

  咚咚咚!

  “老爷,年场长已经到了!”

  “请他进来!”

  孙管家回过头,看着年场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年场长走进了顾老爷的书房,给顾老爷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顾提督,年少毅向您报道!”

  “行了,早就不是顾提督了,来,快坐!”

  年少毅刚坐下,孙管家就送上了一杯现泡的茉莉花茶。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