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桃始华半夏生

010请帮我管教半夏

桃始华半夏生 月小古古小月 2374 2021-01-25 12:06:42

  “年场长,这是您最爱喝的茉莉花茶,我给您放在茶几上,现泡的,有点儿烫,您喝的时候小心点儿。”

  孙管家端着盖碗茶杯的杯底,轻轻地把茶杯放在了年场长座位面前的顾老爷书桌上。给顾老爷和年场长鞠了一个浅躬以后,孙管家就带着送茶的丫鬟离开了顾老爷的书房。

  “提督,今天您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吩咐吗?”年场长坐在顾老爷面前的时候,一直保持着挺拔的军姿。

  “少毅,今天我把你叫过来,是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烦你。接下来我跟你说的事情,只有你和我知道,所以,不管你答不答应,你都必须答应我,帮我保密,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年场长坐在椅子上给顾老爷行了一个标准军礼。他的眼神坚定,斩钉截铁地说道:“提督请您放心,我年少毅保证完成提督交代的任务!只要您说要保密的事情,哪怕是我死,我也一定不会向第三个人透露半句!”

  顾老爷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端起放在自己面前的茶杯轻轻放在自己的嘴边,浅浅地喝了一口茶。他不慌不慢地把茶杯放回了原处,看着眼前对自己衷心不变的年少毅,心里很是欣慰。

  “半夏这个孩子,你是知道的。”

  “是,我知道。他是那个人的儿子。”

  “那个人”?他是谁,为什么年少毅在提到“那个人”的时候,眼神里透露出一种杀气。

  “但他也是我孙子!”

  顾老爷神色纠结,在他的脸上,既可以看见祖辈对孙辈的心疼,又可以看见面对敌人的凶狠,真不知道,这是一种何等纠结的情感。

  “是,少毅知道,半夏货真价实是您的孙子。所以提督今天要跟我说的事情,是与您这位孙子有关的吗?”

  年场长从来不做无谓的猜测,不过他看看顾老爷不知如何开口的表情,他几乎能确定他的猜测八成是正确的。

  “是呀……没错,你猜想的的确没错。今天,我的确是要跟你聊聊我这位孙子的事。从他六岁开始,我就让他每天去顾家马场帮忙做事,虽然没直接让你把他带在身边,但是他每天都在你的马场生活,或多或少你应该也了解他在顾府的处境吧?”

  年场长没有否认,“是的,顾小少爷在顾府的处境,或多或少我都从他身边人的嘴巴里了解过。”

  年场长在顾老爷身边当了那么多年的副官,他怎么会不知道顾老爷的心思呢?虽说明面上顾老爷和顾府全家上下都十分不待见顾半夏,可是,既然顾老爷把这位特殊的“小少爷”送到了马场,那么至少自己必须要保证顾小少爷的生命安全。所以,自从顾半夏六岁到马场开始,他身边的人都是年少毅静心挑选的自己人。

  “昨天,半夏为了学英文,偷偷跟着梨雨的车偷跑去了英文学堂。回家以后,免不了我儿媳妇的一顿毒打。还好,这个孩子身上还有一些我们顾家人的血性,他既没有反抗,也没有报复,像以前一样给活生生地忍了下来。”

  顾老爷再一次端起了面前的茶杯,同时他又指了指年场长面前的茶杯,示意年场长喝茶。年场长当然是瞬间就明白了顾老爷的意思,他立马恭敬地端起了面前的茶杯,用左手拿茶杯,右手挡住自己的茶杯,这样就不会显得对顾老爷不尊重了。

  喝了一口茶,顾老爷放下了茶杯,见年场长也把茶杯放下以后,他继续说:“昨晚,我把他叫到书房来,问他:为什么你要偷偷跑去英文学堂?可是那孩子却告诉我,他不仅是想去英文学堂,他还想去学校上学。你是知道的,我的儿媳妇是肯定不会允许他去学校的。而且如果我出面干预的话,半夏在顾府,不,甚至在整个春霖城的日子将会更加难过。昨晚,我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找你帮我这个忙!”

  “提督,您不必多说了。您想要我怎么帮您?您就放心告诉我,哪怕是我现在做不到的事,我都会尽全力做到!”年场长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在顾业成面前站得笔直,就像以前顾业成在军营里对他下命令时一样。

  “好!那我就直说了,少毅,我希望你帮我管教半夏,做他的启蒙人,做他生命中的第一位老师!你不仅要传授他知识,教会他琴棋书画,诗书礼仪,还要把你一身的军事绝学和待人处事的秘诀通通传授给他。你要考虑清楚,从你接受我这个要求的那一天开始,你就必须要努力让半夏成为你,不,是成为一个更好的你!怎么样,有信心帮我这个忙吗?”

  说话的时候,顾业成同样也站了起来,而且他站得比年少毅还要直。因为这不仅是一位爷爷对马场场长的托付,更是一位老提督对下属下达的命令。

  “报告首长,年少毅有信心把半夏培养成才,请提督放一百二十个心!”年少毅的声音十分洪亮,他知道老提督的这份托付意味着顾半夏的未来,更意味着顾府的未来。

  “好,好!好呀!不愧是我顾某人的副官,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总能如此衷心地,不顾一切地帮助我!少毅,相信我,我不会让你白帮我这个忙的。从明天起,我们顾家马场有一半都是你的了。我今天就会亲自去钱庄,吩咐他们把顾家马场一半的收益划到你的名下。”

  顾业成绕过书桌,走到了年场长身边。他用双手把年场长的身体转过来,面对着自己,然后向年场长深深地鞠了一躬。

  年场长见到老提督给自己鞠躬以后,连忙用双手去把老提督扶起来,可是顾业成不让年场长扶他,硬是把这一躬鞠了整整1分钟。

  “提督,您快别,别这样!您哪有给我鞠躬的道理呀!快,快起来呀您。您看,您给我鞠这一躬,不是让我折寿好几年嘛!”

  见顾业成不让自己把他扶起来,年少毅的心里是又害怕,又着急。这不,都把折寿这件根本不存在的事,挂在嘴边了。

  “少毅,你怎么担待不起呀!整个春霖城,就你担待得起我这一躬!你知道,你同意帮我管半夏是帮了我多大一个忙吗?在管教半夏这件事情上,从始至终都是我在求你,作为半夏的爷爷,我必须给你鞠躬表示感谢!行了,这事情你也同意了,躬我也鞠了。我们就别站在这儿了,赶紧坐下来吧!”

  “行,行!提督,您先坐!”

  顾老爷快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年场长见提督已经坐下之后,才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不知道,提督您想什么时候把半夏送到马场来常住呢?”

  “哦~这个不急!”顾老爷笑了笑,“等顾知遇回来,我让他亲手把半夏交到你手里。”

  “行!全听您的安排!”

  “好,来,喝茶!”

  年场长再次把茶杯端了起来,这一口,年场长也没喝到什么茶水,索性他干脆把茶叶和茉莉花连同茶水一起吃了进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