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桃始华半夏生

011半夏的直觉

桃始华半夏生 月小古古小月 2492 2021-01-26 11:24:03

  “小少爷,你是说真的,那位连你都只是在马场见过两次的传说中的“春霖第一副官”年少毅,年副官今天到我们顾府来了?”

  “是的,我今天亲眼所见,他真的到顾府来了。你知道吗,还是孙管家亲自给他带的路。”

  下午,半夏从马场那边回来以后,没有片刻的休息,他便马不停蹄地飞奔去柴房找虎娃。这次运气还不错,他气喘吁吁地跑到柴房的时候,虎娃和他的师傅顾三,正坐在他们自制的石头凳子上吃茶休息。

  “哎呀!哎呀!哎呀!”虎娃从石头凳子上一下就跳了起来,好一顿锤头跺脚。他冲到半夏面前,双手抱住他的肩膀,一边用力地前后摇晃半夏的身子,一边在半夏的面前大声说道:“我的顾小少爷,我顾虎娃平时对你比对我自己都好,这年副官到我们顾府来,这么重要的一件事,你怎么就不想着通知我一声呢?你又不是不知道,年副官是我从小到大最仰慕的人,我做梦都想亲眼见他一面!”

  “行了,虎哥,行了!”见虎娃没有半点儿想要松开他的意思,半夏只好在摇晃中清了清嗓子,然后大吼道:“虎娃,你再摇,我整个人都要散架了!快停下来!”

  因为半夏的声音实在震耳欲聋,所以虎娃才暂时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动作。但也只是停下动作而已,他的双手仍然死死地抓住半夏的胳膊,力道依然很大。

  “你说,你为什么就不跑来告诉我一声呢?”虎娃的声音里带着怨气,那阴阳怪气的模样,活像一位新守寡的小太太。

  “虎哥,那我也要能找得到你呀!我碰见年场长以前就来柴房找过你,可你去后山上拾柴去了呀!不信,你问你师傅!”半夏转过头,一脸无奈焦急地对顾三说:“顾三师傅,你快帮我说句话呀!”

  “小少爷的确今天清早来找过你。”顾三从来不会说谎,这件事,顾虎娃比谁都清楚。既然自己的师傅都这样说了,如果现在他还继续抓住半夏不放的话,确实就有点儿以下犯上的意思了。

  “看在你今天早上来找过我的份上,我今天就饶了你,不过,你可要答应我,以后,一定一定要找机会带我去马场,让我可以亲眼目睹年副官的风采!”

  虎娃一脸认真的模样,让半夏不答应都不行。起先半夏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虎娃并不满意这样的回答,他用自己最犀利凶狠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半夏,这才换来了半夏的一句:“我尽力!”

  “好了!不跟你闹了,我匆匆忙忙跑过来,不是来跟你瞎胡闹的!走,我要给你说点儿悄悄话。”半夏在虎娃耳边小声地说道。

  “走吧,老地方!”

  “行,走吧!”

  刚走出没几步,半夏就想起来,自己还没有跟顾三师傅打招呼呢,他停下脚步,面带微笑地对顾三恭敬地说道:“顾三师傅,我和虎娃我们去山里坐坐。”

  “知道了,你们去吧!”顾三坐在石头凳子上,对着半夏和虎娃挥了挥手。

  看着虎娃和半夏往后山的方向走去,顾三突然对着他们大吼了一句:“记得晚上吃饭以前回来!”

  “师傅~知道啦~”虽然顾三能听到的声音已经很小了,但是也总算是知道自己的话虎娃已经听到了。

  “现在我师傅不在了,小少爷,你想给我说什么?”

  虎娃和半夏找了一个小山坡,山坡上全是半高的野生青草坐起来软软的。因为现在是盛夏,所以泥土里的水分早就被下午的太阳给带走了,这样的草地坐起来不会弄湿裤子。虎娃和半夏的身份悬殊,他们现在这样一左一右地并排坐着,这在大部分眼里都是不可思议的事。

  “今天年场长来府里了,我觉得应该跟我有关系。”

  “跟你有关系?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没有为什么,就是一种直觉……”

  “直觉?小少爷,我不懂,什么是直觉?”

  看着虎娃脸上的疑惑,半夏突然意识到自己用错了词语。不过,他也没有花时间跟虎娃解释什么叫“直觉”,而是继续说道:“今天白天我发现年场长来顾府以后,我就直接去了马场。”

  “然后呢?你在马场被欺负了吗?”

  “没有,我没有被欺负。今天还是和往常一样,牛师傅还是让我在饲料房里准备给马儿们吃的干草料。”

  “那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意思呀?小少爷,你知道我没什么文化,你想说什么可以直接一点儿吗?”顾虎娃现在是丈二的和尚,实在摸不著头脑。

  “虎哥,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你说。可是,我的心里就是毛毛地,感觉很不对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怎么想,可是除了你,我也找不到其他人说。”

  半夏的眼眸深处藏着无助,如果你的心里也曾经有过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害怕,那么你大概能懂半夏心底的那种无助。

  “没,没事~反正,只要你没在马场受欺负,就没事儿。所以,你把我叫出来,到底是要跟我说什么?”

  半夏笑了笑!倒不是笑虎娃一次又一次地追问自己到底要说什么。半夏是嘲笑自己的愚蠢。既然自己都想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年场长的到来会与自己有关,又何来的狠虎娃一起商量这件事一说呢!

  “喂,小少爷,你魔怔了!你干嘛看着草地一直傻笑呀?”虎娃用胳膊肘轻轻撞了半夏一下,两只大大的眼睛巴巴地盯着半夏,不知道他想从半夏的脸上看出一点儿什么。

  “算了,我换个方式给你说!总而言之就是,今天我知道年场长来了以后,心里就一直觉得,他的到来可能跟我有关系。要么就是爷爷让年场长好好修理我,那么以后我在马场的日子应该会更难过了。要么就是年场长到爷爷那里去告我状了,那么以后我可能连马场都待不下去了。”半夏觉得这样说,虎娃应该能明白是什么意思。

  “可是,你今天没有被欺负不是吗?都还没有发生的事情,你去担心它干什么!而且,这些都还是你猜测的,又没有证据说它是真的,是不是?就说你们这些文化人麻烦,一点点小事都能联想出那么多事情来,唉,走吧,该回去吃晚饭了!”

  之前看半夏那神神秘秘的样子,虎娃还以为半夏会告诉他什么不得了事。现在听来,不过是一些不确定的事,不确定的事,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看来虎娃果然懂不了半夏内心的不安,算了,也是时候回去吃饭了。如果自己回去晚了,自己的晚饭敏儿又送来得很早的话,自己又该吃凉饭了。

  “是呀!或许你说得对,不确定的事,能有什么好担心的呢!走吧,我们回去!”

  回去的时候,虎娃和半夏走到山底就分开各自走了。一个回柴房,一个回房间。柴房那边,顾三正等着虎娃回来吃晚饭,今天不错,知道太阳不下山就应该回来了。而半夏的房间那边,敏儿已经把半夏的晚饭放在了他的房门前。

  时间过去得很快,快到半夏还没有反应过来,快到半夏还没有在马场里感受到有什么不同,顾知遇,也就是半夏的父亲,春霖城的提督就已经帅着刚打完胜仗的队伍,从战争的前线回来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