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绿袖子狂想曲

2.贝蒂

绿袖子狂想曲 恩斯特先生 3453 2021-01-15 22:43:29

  实际上,贝蒂是平民出生。

  母亲柏丽达未婚先孕,独自来到一个叫格林沃特的爱尔兰村庄生下了她与异卵双胞胎的哥哥乔治。

  当地民风趋于保守,教堂对这件有辱斯文的事情极其排斥,拒绝为他们两个孩子施洗,当然也不愿提供救济。

  柏丽达只得早出晚归,靠采集花草卖钱为生。母子三人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很苦,有好几次甚至差点活不下去了。但幸运的是,或许天主也同情他们的处境吧,这种困难时候总会有陌生人带来援助,重新给他们燃起活下去的希望。

  渐渐地,随着时间的推移,村民对他们的态度稍微有了些变化,开始在一定程度上为他们给予关照。与此同时,贝蒂与乔治也一天天长大,终于可以帮忙干活了!这个时候,他们家的日子才总算是有了盼头。那之后的某一天,柏丽达在晚上带回来一大块黑麦面包,再撒上花瓣和野果浆,看起来就和贵族老爷家的生日蛋糕几乎没什么区别!

  “从今天起你们就八岁了,生日快乐哈!”母亲温柔地告诉两位孩子,那也是他们第一次知道自己生日的日期。接着,母亲带他们到开阔的草地上向流星许愿:“流星是巡逻的天使,会把你们美好的生日愿望转达给无所不能的天主!”

  “希望日子会越来越好!”“希望妈妈赚钱不那么辛苦!”兄妹俩各自许下愿望,和慈爱的母亲相视而笑。三人自此约定,以后每年也都要聚在一起过生日。

  可惜的是,一年之后,他们的九岁生日未能如愿。因为那段时间,柏丽达突然一病不起,长期的过度操劳已经压垮了这位苦命的母亲。“主会带走她的!”偷偷出诊的好心修女预言。果然,苟延残喘五天之后,柏丽达撒手人寰,只留下两个不到十岁的孩子。

  尽管民众颇有怜悯,但教堂仍以身世来历不明为由拒绝救济乔治和贝蒂。幸亏三天之后,北爱尔兰总领主爱德华·波伊宁兹公爵前来视察民情,听说了两个孩子的艰难历程,毅然决定要收养他们。

  对孤苦伶仃的贝蒂和乔治来说,公爵就好像是接受他们愿望的天使。他把乔治培养成武士,命令贴身卫士亲自训练;还安排贝蒂接受礼教,让她成为公爵母亲波伊宁兹老太太的侍女。

  那以后,兄妹两人还是会一起看流星,过生日。他们既为自己祈祷,也感谢波伊宁兹公爵和流星天使的救助。这个时候他们已经能吃上真正的蛋糕了,尽管是公爵家剩下的,却也比过去吃黑面包的日子强太多了!

  见惯了贵族老爷的大场面,乔治的心气逐渐开始变高。十五岁那年,他突然找到贝蒂:“苏格兰蛮兵大举侵犯约克郡,我要随爱尔兰军团出征!只有立下战功成了军功贵族,我们才能不吃别人剩下的东西,日子才会越来越好!”

  于是,他真去参战了。但要成为军功贵族哪有那么容易呀?平民武士就如同地上的野草,被踩碎的机会比比皆是。前线传回哥哥受伤的消息,虽然并不致命也没有大的伤残,但对两人的打击都很大。

  哥哥在外养伤,贝蒂十六岁的生日显得格外孤独。这两天,公爵府上大摆宴席,迎接爱尔兰总督——国王陛下亲生骨肉亨利王子的到访。事实上,亨利王子随母后伊丽莎白长期居住在爱尔兰岛上的都柏林城,据说小时候也经常光临波伊宁兹公爵的家里,今天是他首次独自前来。

  贝蒂知道,城堡的光鲜亮丽从来就与她一个小小的侍女无关。她清楚自己的位置,所以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直接溜进了宽广的庄园。

  深蓝的天幕清澈无瑕,一颗白色的流星闪耀着划破夜空,通向了北方的前线。四下无人,贝蒂双手合十,虔诚地祈祷着:“十六岁了,感谢天主赐予生命和幸福,希望母亲能在天国得到安享,也请求天主可以让哥哥平安归来……”

  “一个人过生日多无聊呀!”

  贝蒂吓了一大跳,身旁的金橘花丛中走出一名英俊的少年。

  “你是何人?”少女警觉地扯起袖子,飞快跑到对面,“深更半夜想干什么!”

  “别怕!”他从容不迫地回答,“我是吟游诗人,很乐意为过生日的小姐献上一曲。”

  说完后,他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一支长笛开始了演奏。

  月色朦胧,笛声悠悠。嘹亮激昂的曲调响彻天际,逐渐地飘向远方。少女的思绪随之飞扬,烦恼与忧愁在片刻之间荡然无存,音乐成了周围世界中唯一轻灵的东西。

  晚风愈急,少年的姿态轻盈洒脱,披肩金发也随风荡漾。贝蒂终于有机会仔细去打量他:浑身散发着青春洋溢的气息,脸上勾勒出古朴典雅的线条,温情似水的目光犹如春风般温暖。

  “如果天使真的降临人间,大概就是长这副模样吧!”贝蒂暗自心想,沉浸在美好的梦境当中。

  曲终之际,少年以一个高音结束演奏,像模像样地行了个骑士礼:“小姐,生日快乐!”

  “谢谢!”

  贝蒂兴奋地合不拢嘴,他是除母亲和哥哥之外,第一个对她说生日祝福的人。

  “希望这首曲子,能够让你满意!”他语气柔和地说道。

  “确实太好听了,叫什么名字呀?”

  少女按耐不住地问道,眼睛里闪着期待的光芒。

  “这曲子嘛,”吟游诗人捂住半边嘴,笑着回答,“其实是我昨天才作的,灵感就来源于贵府的庄园。”

  “至于名字的话......反正是献给小姐的,就请你来为它命名吧!”少年奉上一份新写的曲谱,双手递给贝蒂。

  “你真舍得送给我?”

  “当然了,”诗人面带微笑,“能在生日这天送给你这么可爱的小姐,是我求之不得的荣幸。”

  “真会说话!”

  贝蒂小心翼翼地收起乐稿,把它贴在胸口,脸红得像颗樱桃。

  “你也不是家中第一个子女吧?”

  “没错,我还有个哥哥。”贝蒂有些失落地说道,“他叫乔治,随波伊宁兹军团在约克前线御敌。”

  “他是自愿参战的?”

  “是的,不过......”少女眼泪汪汪,“他受伤了,而且是在肩膀,暂时连自卫的能力也没有!”

  “那他为什么不回来休养呢?”

  “我也劝过,但他渴望改变平民的身份,坚持要伤好后回到战场!”

  吟游诗人恍然大悟,一边给贝蒂送上手绢。

  “放心吧,”他回答,“他会平安回来的!能在战场上受伤,想必也是一位奋勇杀敌的英雄。授他个骑士也合情合理!”

  “会吗?”

  “肯定会的!”他告诉贝蒂,脸上有一种令人信赖的真诚,“夜深了,我送你回城堡吧!”

  少年一路安慰着少女,两人在门口的树林前分开,避免被人看见产生误会。

  那天晚上,贝蒂做了个美梦:哥哥骑着高头大马,身穿银色盔甲前来接她。

  谁知没过几天,哥哥竟然真的回来了。刚进门,他手里就挥舞着一卷羊皮纸,兴高采烈地抱住妹妹:“我们成功了!我现在是骑士,骑士!”

  羊皮纸是用紫色墨水写给公爵的一封信,上面落着亨利王子的署名和私印,宣布晋升乔治为骑士,封地从北爱尔兰王子的直辖领地中圈出。

  一个月后,国王亨利七世宣布战争结束,英爱联军成功击退苏格兰主力。彼时,乔治也有了自己的庄园,带着贝蒂向公爵请辞。两人随后来到都柏林城,看见人民欢天喜地庆祝,亨利王子也坐上敞篷马车胜利游行。

  令贝蒂没想到的是,马车上坐的那位竟然就是送她乐稿的“吟游诗人”!想起王子那天就在公爵府上,她才明白自己原来是邂逅了王子。从那时起,一份懵懂的感情开始在少女的心中生根发芽。

  “王子万岁!”她和哥哥加入到群众欢呼的行列中,发自内心地高喊着。王子四面招手,对所有人都抱以微笑。

  两个月后,贝蒂听从哥哥的指示和安排进入丢斯克修道院。他这样告诉妹妹:“现在我们已经跻身准贵族了,你和我都需要学习!”

  而在这个时代,除非能请家庭教师,否则进入修道院就是女子仅剩的学习途径。

  修道院的生活枯燥乏味,每天不仅要学习文化和教义,还有做不完的礼拜和功课。幸运的是,贝蒂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兴趣,她被分配去照顾花园。本就很喜欢花草的少女,和大半辈子养花的老嬷嬷挺聊得来,她向后者讨教了许多的相关经验,并且如愿成为了一名优秀的花艺师。

  在院里的三年时间,贝蒂一直期待着能够再见到王子。直到有朝一日,波伊宁兹公爵的信使带来威尔士亲王特召入宫的手令,终于使她的梦想变成了现实!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