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绿袖子狂想曲

17.亨利往事(上)

绿袖子狂想曲 恩斯特先生 2005 2021-04-08 12:46:04

  ——亨利第一人称叙述

  我出生不到五年,母后伊丽莎白与父王就分开了。那时候还小,再加上父王整日操心国事,对他少有印象,所以也没怎么抗拒。

  母后被放置爱尔兰岛,带我在北部多弗城堡定居下来。当时的爱尔兰在波伊宁兹公爵和吉尔台伯爵的镇压下,刚刚结束叛乱,可以说是百废待兴。

  但你千万不要以为我的生活很悲惨,事实正相反,爱尔兰给了我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那里风景秀丽:绿色丛林四处开花,广袤原野任马驰骋。母后每次带我出行,岛上的平民们都很热情好客,纷纷献出最好的食品和礼物招待我们。各地贵族家的孩子们也个个古灵精怪,我们很快就打成一片,拿起树枝当宝剑,背着草帽当盾牌,装扮成行侠仗义的骑士。阴间的恶龙、粗暴的巨人、邪恶的巫师都曾败倒在我们的剑下!那时觉得,长大以后的生活也该是像这副样子。

  十岁时,母后从佛罗伦萨请来老师教我诗歌和音乐。之后,我犹如降临于一块新大陆,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眼前天空是那样的清澈湛蓝,大地是如此的曼妙和谐。娓娓动听的旋律充满了魔幻的色彩,不同音符组成的曲调表达着不一样的喜怒哀乐。佩罗坦华丽的花唱令我浮想联翩,德·马肖悲痛的哭腔又让我泣不成声......沉浸在古典音乐家的作品里,我能体会并把握住他们的心情,就仿佛穿越到他们那个时代,亲眼目睹世间人情冷暖,耳边仅回荡着一尘不染的空灵音乐。

  母后对我的爱好非常支持,允许我经常手握长笛,背负着莱雅琴,追寻起吟游诗人的脚步,走遍山林乡间,拜访城镇公社。身边的世界好像也被我的热忱所感动:高楼石堡拔地而起,田野农场麦浪滚滚,草原牧场牛羊成群......爱尔兰岛展现出全新的活力与生机!人们纷纷赞扬英明的父王,歌颂伟大的都铎王朝,相信今后的日子也一定会越来越好!

  听到这些,我当然是由衷地替父王骄傲,也自豪是都铎家族的一份子。可惜,就是想不起父王是什么模样了,母后也从不和我提他。只知道他每年都会派大臣来探望,我会兴奋地从他们口中听到许多关于王室的事情,也很渴望能再次见到父王。

  十七岁那年,我受封成为里奇蒙伯爵,正式拥有了自己的领地。这虽然只是我那十几个头衔中普普通通的一个,平常可能没人注意,但对我却有特殊意义。母后欣慰地看着我长大成人,即将周游欧陆列国,所以送了这杆铂金长笛作为礼物,同时叮嘱我路上小心。

  “等到时候回来,亨利一定向你和父王禀告所有的见闻!”我挥手告别母后,从此迈向更加广阔的世界。

  不曾想过,仅仅两月,英伦三岛便传来消息。母后病逝,我必须即刻奔赴王宫。

  我终于同父王和兄姐再见,却没想过是因为这样的缘故。第一眼再看到父王,那感觉既熟悉又陌生,似曾相识却冷若冰霜。久别重逢,他只是随口问了我几句,然后就称有事需要去处理。王兄亚瑟更是对我极为不屑,仅冷冷一瞥,便跟着父王离开。偌大个餐厅除了袖手旁观的侍从侍女,核桃木桌前就只剩下我和姐姐玛格丽特公主两人。我们什么话也不说,就这样对望许久,终于相视而笑,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事后证明,她对我已经算是很客气的了!伦敦城那些贵族一个个躲我就像是瘟疫,私底下议论纷纷。我曾尝试打破隔阂,热情地去和他们打招呼,得到的却是嘲讽与冷漠。每个人似乎都只围绕着两个中心,即国王和王储,没空来搭理我这个闲人。

  在普拉森舍行宫的宴会上,亚瑟更是出言不逊,居然叫我滚回爱尔兰!我忍无可忍,当即拍案而起:“王兄,我到底哪儿惹你了?竟然三番五次这样对待我!”亚瑟眉头一挑,挤出轻蔑的笑容:“你就不该被生下来!脚底踏着都铎家族的土地,身上却流着篡位者的血脉!”台下众多贵族纷纷喝彩,有的还向我扔来帽子:

  “约克家族的泥巴种,别给大家添麻烦!”

  “快点滚吧,王子!不要耽误我们吃饭和跳舞!”

  “侍卫,这里有政治犯,快给我抓进伦敦塔!”

  现场一片混乱,我伫在那里不知所措,直到一位叫西蒙的老侍官及时赶来,才趁人不注意把我拉出宴厅,带到了没人的庄园。

  “我曾经是伊丽莎白公主殿下的侍从!”老侍从告诉我,“确切地讲,从约克王朝建立初始,我便在这里服务。二十几年时间,三代君王和公主殿下都待我很好!直到博斯沃思战役之后,兰开斯特先君亨利六世的儿子,亨利七世陛下率兵马进驻伦敦城。包括公主和我们在内,大半个约克王族都一同被俘,从此被都铎王朝取而代之。公主为救我们所有人,选择委身于都铎国王。而后者也需要稳固民心,所以娶公主为王后,这才有了王子殿下!”

  我问他,母后是否当初也受过这样的屈辱?她离开伦敦,是不是因为这个?

  “公主所受的非人待遇,殿下恐怕无法想象!”西蒙欲言又止。

  我终于看破一切,气上心头大声抱怨。我不理解为什么战争结束这么多年还有人为此发难,更不敢相信真实的都铎王朝竟是长这样!

  老西蒙听得浑身不安,只是临走前留下一句:“亚瑟王储野心勃勃,早就视殿下为继位的威胁,恨不得除之而后快!所以,为了公主的灵魂能够在天国安息,请殿下一定要自己小心!”

  说完这话,他便快步离开了,只留下我独自一人,被九月的大雨淋成了落汤鸡。

  我让马车先开回去,好让我在外面能淋得清醒点。你是懂的,一旦身体凉透,心也许就没那么冷了!

  我突然很能理解母后当初带我离开伦敦的决定,但却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我的出生,似乎根本是个错误,而最近遇到的那些不如意就是这错误必须要承担的代价。也许,这本来便是我的命吧!

  雨越下越大,我还是决定找一个地方避雨。教堂自然是最好的选择,即使木门已经关闭,墙外的扶壁也足够让人躲雨。

  乌云遮住了月亮,雨水为街道笼上一层灰暗。我倍感愁不自胜,于是,一曲低沉婉转的安魂乐从长笛间倾泻而出。

  背后的木门突然打开了,一盏受潮的烛台横冲直撞,最后终于挡到我面前。

  “你是哪个家族的私生子!爹妈没教过你别扰民吗?大半夜的弄这些声响,你到底还让不让人睡觉啦!”

  满脸横肉的教士穿着一身睡衣,粗声粗气,不耐烦地朝我发牢骚。我赶紧道歉,表明自己只是热爱音乐,不是故意要打扰他的。

  “居无定所的流浪汉,还想当过气的吟游诗人?快滚!”他摇了摇头,毫不留情地把门重重关上。

  虽说知道是气话,但那时我却觉得他说得很对!我连过气的吟游诗人也算不上,只是一个被兄长赶出家门,徘徊在伦敦城,不知道何去何从的流浪者!

  我只得继续前行,无意中走进了贫民窟。蓬头垢面的流浪儿童盘踞在一排排烂房破屋里,从墙缝溢出的火光惹人羡慕,看起来明亮又温馨,很有家的感觉!

  “少爷,你是要躲雨吗?既然外面下这么大,就别继续淋了,冻坏身子可不好!”

  一个衣不蔽体,十岁左右的大女孩脸上露出亲切的笑容,主动走过来对我说。她显然是那间房的孩子头,几个瘦骨嶙峋的小孩就围在身边,应该都是弃婴或私生子。他们不受任何拘束,看上去比我要自由得多!

  我自然没想过要跟他们在一起,所以就随手掏出两个格洛特银币,叫他们去买些东西吃。

  “这么多钱!”

  他们一个个欢呼雀跃,嚷嚷着跑出街去。很快,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一堆新鲜的马铃薯。旁边飘来烤土豆的香气,和屋外的风雨凄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孩子们眼馋,几个人蠢蠢欲动。大女孩却手疾眼快,先拿起两个烤好的土豆,朝我走来。

  “少爷,这是用你钱买的土豆。尝一尝吧,很好吃的!”

  “不用了,你们吃吧!”

  大女孩两次对我示好,让我隐约觉得这背后定有什么理由。

  “少爷一看就是有文化的人!”

  大女孩突然跪下,抱住我腿:“今天九月八日,据说十年前我的生辰也在今天!我......我想有一个不情之请!”

  “姐姐平常保护我们,还给我们带来食物。她的请求就是我们的请求!来,都给这位少爷跪下!”

  一屋子十来个小孩霎时间全部跪到我的面前,有的膝上还有冻疮,包伤用的布就来自大女孩身上那件破破烂烂的衣服。

  “你说吧!”

  “我想有一个教名!”她那淡蓝色的眼瞳,火光旁泛出纯真无邪的善良,“听人说有了教名,上主就知道我是谁了!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向祂祈祷,弟弟妹妹们以后的生活也许就会好了!我们还可以收留更多无家可归的弟弟和妹妹,大家冬天抱在一起也就不会那么冷啦!”

  “原来‘因信称义’就是这么来的!”

  我暗自嘀咕,最后告诉她:“今天是圣母圣诞日,你也出生在今天,以后就叫玛丽亚吧!”

  “我终于有教名了!”

  她激动地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地虔诚祈祷,身后孩子们也跟着欢庆,快乐得手舞足蹈。

  那一刻,看见他们一副欢欣鼓舞,无所畏惧的模样,我才忽然意识到:生活,其实也没我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