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绿袖子狂想曲

24.不眠之夜

绿袖子狂想曲 恩斯特先生 3859 2022-05-08 04:44:32

  当天晚上,闻讯赶来的波伊宁兹公爵亲自率队迎接。人困马乏,国王一行选择将就在附近公爵家族名下的一处普通庄园安歇。

  尽管如此,公爵仍旧热情招待,他还让手下的侍仆准备了丰盛的晚宴,摆在一张大圆桌上,每个人都不偏不倚。这样虽然有违尊卑秩序,但却是国王钦定的要求。亨利八世之所以这么做,表面上说是想体验以前的生活,实际上是想借此在晚宴的时候能够离贝蒂近点,因为平常宴会君王的餐桌都是高高在上、独一无二并且身旁没有人的!

  可惜,国王精心预期的布置给落空了。波伊宁兹老太太,也就是公爵的母亲,硬要把少女留在身边。亨利八世虽贵为君主,但也不好轻易拒绝德高望重年长者的坚持。何况贝蒂曾是她的侍女,一直深受老夫人的喜爱。两人许久不见,一碰面便紧贴着嘘寒问暖,那样子恐怕和亲祖孙俩也没什么区别,他竟然有些嫉妒了!

  “算了,这次度假还有的是时间!”

  国王在心里告诉自己,佳肴美酒还没怎么吃,他便以舟师劳顿为由告辞回房休息了。

  不眠之夜,亨利八世躺在床上,独自一人辗转反侧,脑子里满是白天海边的画面。他突然感觉文思如泉涌,热烈激昂,难以阻挡!于是他动笔写下了自己狂热的内心活动:

  朕思断肠,抑郁难当

  与卿相依,地老天荒

  绿袖招兮,朕心欢朗

  绿袖飘兮,朕心流光

  绿袖摇兮,朕心痴狂

  绿袖永兮,此生归偿

  回首欢爱,四顾茫茫

  朕自相许,舍身何妨

  点燃心香,寄语上苍

  佑朕相思,日久月长

  海风中那依依绿袖仿佛盛情绽放的郁金香,让他想起了安妮!不,这种感觉好像比之前对安妮的更加强烈!有点前浪胜后浪的味道!这当然不是说安妮在他心中的地位下降了,而是对贝蒂的话......其实自从她代自己挺身而出救郁金香的那一刻起,他就好好地注意到了她。这姑娘虽然看起来娇羞文弱,骨子里却很有股力量!今天她那场翩若惊鸿的临兴舞蹈更是印证了他之前的判断,她也有一颗火热又不受羁绊的心灵,和安妮一样散发着清新脱俗的气质。这大概就是自己会对她们俩都心花怒放的原因吧!

  国王记起多年前那个流星之夜,同样是在爱尔兰,也同样是在波伊宁兹公爵的家里,上帝让他和贝蒂首次相遇。那时候,他还不认识安妮,也可以算是情窦初开。他当时心里就曾泛起过微微涟漪,后来之所以派人去尽心地关照乔治,其实也是想给那位纯洁的少女留下个好印象。只不过,后来的胜利游行与受封伯爵,让他一时高兴到忘我。再加上不久后的环游世界和回归伦敦,他便和爱尔兰渐行渐远。这份青涩的情谊也就秘密地尘封在了心底,直到那天贝蒂把那张乐稿又重新交给了他!不得不让他感叹上帝安排的良苦用心,至此也后知后觉地知道了贝蒂为自己挺身而出的真正原因。她能这样认真地保存一份乐谱,莫不是......她也对他有意思!

  答案当然是有的,至少曾经肯定有!但经历了这么多,他们都不再是懵懂的少年少女,两年的日常接触也磨灭了热恋前神秘的新鲜感。现在,瞻前顾后的国王已经拿不准贝蒂对自己是否还有感觉!

  “唉,查尔斯本来就长期戍守边疆!之前又娶了奥利弗男爵家的辛迪,从此便更指望不上回宫了!他这一走,朕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遇见这种事情真是......”亨利八世喃喃自语,不时还发出一声叹息。

  “咚咚咚!”

  不远处传来一阵的敲门声,国王随即打开铁锁。

  “陛下,是我!”

  波伊宁兹公爵深夜站在门前,看样子好像有话要说。

  “请进吧!”亨利八世邀请公爵进屋,烛光下察觉到后者脸上那副心事重重的表情。

  “是这样,陛下。我......我稍微想问一下,贝蒂进宫已经有三年时间了,也该到了嫁人的年纪,不知道陛下......陛下有没有些什么样的想法?”公爵一反常态,问起话来吞吞吐吐。

  国王保持沉默,一方面是不知道如何回答,另一方面他也希望弄清楚公爵到底想干什么。

  爱德华·波伊宁兹耐不住性子,终于再次开口:“陛下,贝蒂从小就没有父亲陪伴......之前吃了很多的苦!她也长期在我府上服务过,所以我想来替她要一个安心的归宿……陛下请别嫌麻烦,我知道她是平民出生,但是我愿意拿出一千.......不,三千金镑以及北爱尔兰几处优质牧场,赠予她作为陪嫁,相信有这样优厚的条件,如果陛下又能帮忙的话,很多好人家的男儿都不会拒绝!请放心,我也不会让陛下白帮忙的......我可以献出......”

  “公爵,你跟朕实话实说。你今天来说这些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

  “陛下,我......好吧,其实贝蒂和她哥哥乔治,他们俩都是我的亲生骨肉!”

  “你说什么?”亨利八世听得难以置信。

  “他们的母亲,柏丽达原先是我家的女仆,我们......我们干柴烈火,无意间就有了他们两个!唉~”

  “那你为什么不承认他们呢?”

  “陛下,你也知道,我的亡妻是来自牛津一系大贵族家的女儿!她要是知道我的丑事,那还不得让整个英伦三岛都看笑话呀!再加上当时我还没有继承爵位,所以......幸好柏丽达自己离开,她不愿意让我为难。到一个遥远的村庄生下两个孩子,独自替我扛下了所有的责任。唉~我能帮的相当有限,除去几次她真快活不下去的时候,否则她始终拒不接受我的帮助!我对不起她呀,到死都让她背负着失贞的骂名!不过好在那时我已经继位了,所以知道她离开人世以后,便很快找到乔治和贝蒂,然后安排他们到我家做......武士和侍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除了我和母亲,府里面其他人都拿他们当下人看待,我是敢怒而不敢说,生怕万一被人发现就惹祸上身!唉~我们这些贵族都很看重名声,陛下你应该也......”

  “我理解!”国王感同身受,随和地点了点头。

  “上帝保佑,感谢陛下最后能授予乔治骑士的身份,他死后又接贝蒂进宫。你是他们俩的恩人,也是我爱德华的恩人!因此今天,我恳请陛下好人做到底,帮贝蒂找一个放心的归宿吧!”

  “这个归宿,你有些什么样的要求?”

  一听见这话,公爵知道国王基本同意了,于是就开始......

  “贝蒂是王宫副总管,又是骑士家属,良女高配,对方必须要是一个世袭贵族,或者是世袭贵族的第一顺序继承人!”

  “你这一条差不多就把英伦三岛的三百万人民,直接划出去两百多万了!”

  “三百万人只有一位王宫副总管,而且贝蒂还是位女性!”

  “那你的第二条又是什么?”

  波伊宁兹公爵想了想:“世袭贵族中也不乏纨绔子弟,万一让贝蒂遇上那可就麻烦了!说实话,我不是非常在乎贝蒂未来的丈夫有多少地产和金币,只要不欠一屁股债......这确实是基本底线!我所看重的是那位男子所受的教养,以及他未来的发展前景!”

  “还要有发展前景?”亨利八世听得皱起了眉头。

  “当.....当然呀,”公爵清楚自己已经开始在狮子大张口,但是为了女儿将来的幸福,他决定继续多要,“不然贝蒂明明可以嫁一位.......伯爵,凭什么一个小小的子爵就敢来提亲?我如果把贝蒂交出去,那不是......”

  “贝蒂还轮不到你来交给某人,她是朕的女官,要交也该是由朕来交!”

  “哎呀,陛下恕罪!看我刚才给急得,我的意思是,贝蒂本人很有能力,容貌也挺标致,我还给她那么大一笔嫁妆。这婚配怎么也应该是个......”

  “是个什么?”

  “子爵……不,伯爵!”

  “喂,朕都听见你说子爵了,而且还是两次!怎么又变成伯爵了?都像你这么漫天要价,再过三回合说不定就涨到朕这儿来了!”国王试探性地说。

  “陛下息怒!伯爵,就伯爵,不会再涨了!”

  “伯爵太小了,她是朕的女官,朕倒可以给你一个符合各项条件的人选,你看如何呀?”

  公爵被亨利八世突如其来的拔高惊了一大跳,本来应该是大喜过望,但他总感觉这背后有哪里不对。

  “那小子年龄有多大?结过婚没有?贝蒂才二十二岁,花一般的年纪可不能落在......”

  “结没结过婚很重要吗?万一是父母包办或者政治联姻,然后又.......”

  “这可使不得,使不得!贝蒂心地善良,又柔弱无害,万一不被男方家长接受,处处为难她,那不就......”

  “男方家长已经双双去世,这下你满意了吧?”

  “那小子人怎么样?不会是个虐妻狂吧……”

  “你看朕像虐妻狂吗?”国王拍案起身,“如果不是凯瑟琳骄纵任性,发起火来不顾一切,还去和乱臣贼子为伍。朕......至少也不会像今天这样对她!”

  “什么意思,难道陛下想......”

  “你说对了,看一看这上面的内容吧!注意贝蒂今天穿的衣服!”

  亨利八世把刚写的诗稿递给公爵,后者看得脸色铁青。

  “陛下,这玩笑可不能乱开呀……”

  “朕没跟你开玩笑!你不是讲了很久的故事吗?朕今天也给你好好讲一下朕和贝蒂的事情!”

  说着,亨利八世从流星许愿和吟游诗人说起,接着是少女进宫,然后是挺身而出救郁金香......一直讲到白天的绿袖飘兮和怦然心动。公爵认真听完,最后小声地问出一句:“所以陛下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贝蒂的?”

  “朕不是都跟你说了吗?流星邂逅就有好感,但救郁金香的时候还不知道是她,所以莫名其妙地成了双份好感......”

  “不对吧……陛下如果不记得贝蒂是流星许愿的少女,又为什么会接她进宫呢?”

  “因为乔治的英勇殉职……”

  “在马刺之战中殉职的可远不止乔治,陛下接进宫去的却只有贝蒂!”

  公爵一针见血地指出,狠狠戳痛了国王的内心。

  “你到底想问什么?”

  “陛下能否告诉我,乔治究竟是怎么死的?真的是战死吗?”

  公爵恢复冷静,开始低头发问。他语气虽然毕恭毕敬,脸上的表情却显得很坚决。国王犹豫了一阵,最终抵不过自己心中的愧疚:“你猜对了,乔治并没有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战役结束之后。”

  亨利八世倒吸了一口冷气,首次还原提起事情的真相:“当时,爱尔兰军团抓住了敌军的头领加莱伯爵。乔治拧着他进营帐,朕非常满意,趾高气昂地以胜利者自居。谁知这让加莱伯爵感受到了屈辱,他把备来自杀用的暗器瞄向了朕。乔治最先反应过来,毅然替朕挡住了那枚毒针!”

  “所以,陛下接贝蒂进宫其实是为了报乔治的救命之......”

  “君王没有恩人,有也不会承认!”国王叹了口气,“更何况,贝蒂很爱乔治。如果她知道朕的性命其实是牺牲乔治的命换来的,那不就......”

  “陛下的确考虑得周全!”

  “所以,公爵阁下。如果你对朕这个女婿没有什么别的意见,就请你能帮朕守住这个秘密!”

  “守住秘密没问题!”公爵回答,“但是陛下,我之前想提的最后一条要求是,男方定谁必须要尊重贝蒂的选择!所以,且恕我现在无法应下这门亲事。如果陛下真有意要立贝蒂为后,明天还请当面问她自己的决定!”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