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人海茫茫中相望

少有的叛逆(上)

人海茫茫中相望 赤耳犬 2063 2020-11-21 13:49:04

  墙上的挂钟响了6声,提醒大家已经晚上六点半了,玄一爸爸拿起遥控器退出影视频道,调到河北新闻频道,10多年的老规矩了,无特殊情况家里这个时间段都会收看河北新闻,这一习惯是从玄一高二那年养成的,她代表学校引导省领导进行校园参观讲解的画面,作为教育文化板块素材被新闻频道播报。闺女接见了省领导,还上了电视,是老丁家顶有面儿的事儿了,玄一“别人家的孩子”人设算是屹立不倒了。

  玄一爸爸又念叨起来她的光荣事迹,一脸宠溺:“我女儿当时真是落落大方,言辞得体,颇有外交官的气场。”

  妈妈也是一脸欣慰,随声附和:“遗传了妈妈的好基因,卜卦都说我闺女有将帅之才……”

  “妈,妈,快打住吧,我跟您坦白一件压在我心头快20年的秘密,我差点被所谓的卜卦给害惨。”玄一只要听到卜卦二字,就十分抗拒,父母盘起腿来了兴致,洗耳恭听。

  玄一接着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在小学三年级时我被安排了第一卦,是吧?”父母回忆了一下,点了点头。

  “记得当时让我各种抽签,然后就对我一顿猛夸,说前程似锦、不是凡夫俗子之类的,总之就是命好,是吧。”父母交换眼神,双双点头。

  “接下来又在不同时间段给我变换着地儿,安排了第二卦、第三卦,卦卦说我命好,前途无量。你们能想象一个崇尚科学的热血少年,被无数次的卜卦洗脑之后,开始在学业上毫无压力,一路开小差,生活上好吃懒做、不求上进、日渐颓废?”

  父母惊讶对视,爸爸忍不住说:“但是从小到大,你的成绩没有太大起伏啊,每个阶段考上的都是重点学校。”

  玄一忍不住笑了,接着说:“别急,听我细细道来,记不记得那两年我突然发胖,总说自己不舒服,临近小学升初中考试还请了差不多一个月病假,寻医无果,结果考试前不治自愈?”父母点头,是的,她那两年胖得厉害,所以都以为她那是病态。

  “其实不是,都是装的,我当时就想在家好吃好喝舒舒服服躺着,既然说我已经长了慧根,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天生富贵命,我还那么努力干嘛。戏剧性的是,学业耽误了那么长时间,最终还是以高分考入县最好初中。于是我彻彻底底把自己交给命运了,偷看小说、抄作业、补作业,吃好睡好,想象着大富大贵的美好生活……直到初一结束,班主任拿着我班级垫底的大小考成绩单找我谈了一次,才把我从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玄一尽可能精简地把那段混日子的经历描述出来,小手一摊,观察父母变化莫测的面部表情。

  妈妈先从玄一表达的画面感中抽离出来:“那这些事情赵老师(初中班主任)怎么从来没跟我们透露过?”

  爸爸若有所思补充说明:“对啊,我记得初一那年有个家访,赵老师对你是给予表扬的,说成绩差点是因为不适应初中节奏,关键是你学习态度好,不用过度担心。”

  玄一从沙发上站起来,伸了伸懒腰,脸上挂着神秘的笑:“那是因为我和老师定了君子协议,用我初二第一次月考成绩冲进年级前100,封了班主任的口。”

  只有玄一自己知道,初一结束后的那个暑假,为了君子协议,那是她人生中第一次认真,第一次有目的地制定计划,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努力,第一次为弥补自己的荒诞想法付出了代价。两个月后的月考成绩是让人开心的,闹心的体重也被甩掉不少,至今还记得赵老师的那句调侃她的话:“小姑娘,相信科学才是相信真理。”

  爸爸妈妈看着自己的女儿,无奈又会心地笑了起来。旧事重提,只当是个有趣的故事听听罢了。

  午饭吃得稍晚,都还没有饥饿感,妈妈做了个番茄疙瘩汤,一家人围着喝了一碗,算是吃过晚饭了。

  饭后,帮着爸爸喂了大鹅,洗漱后回到自己房间处理了几封工作上的邮件,打开公司电子假单,今天周日,昨天回家太过匆忙没来得及请假,勾选好日期,点了提交。接着又在部门群里安排了周一到周三的重点工作及开展工作过程中的注意事项。

  5分钟后,自己的顶头女上司关洁来电:“丁玄一,你这是要打破入司4年0请假魔咒吗,什么情况?”

  “关大总监,我在老家,这几天我的人就交给您直接差遣了。”她和关总在工作上并肩作战4年多,关洁是她的职场引路人,玄一是关洁稳坐北方区市场渠道一把手的定海神针,有过硬的交情。

  昨天上午丁玄一还拿了个大单,一副老娘最牛的姿态找关洁邀功,今天就到老家了,还要请假三天,一定是事出有因。关洁追问:“是家里出什么事儿了?”

  “没有,累了,想回家放松几天,这两天一定帮我盯着点JK的单子,12号前尾款到账。”JK是公司追了两年的难啃大骨头,虽然难啃,的确很香。

  “好,JK这边你就别操心了,公司离开你三天暂时翻不了天,老实交代,是不是跟你们家付先生回家敲定婚事去了。”关洁算是丁玄一和付希维北漂生涯的见证人,自然是希望好事将近。

  电话这头略有几秒沉默:“没有,周三晚上烧酒馆见,有电话进来了,先撂了啊。”话音刚落,匆匆挂断电话,她选择逃避,还没有做好专家会诊的准备,若想治愈,必先自愈。

  只有玄一能真切感受到那句“没有”直逼心脏,让她喉咙一紧。

  10年的相识相知相恋,无数次对婚姻的憧憬,被那句“可能真像阿姨说的,我们不合适,对不起玄一,是我耽误你了”击得粉碎。16岁那年,她被邀请进入到他的世界;昨天,他把26岁的丁玄一归还于人海。

  她翻身躺在床上,放下手机,手背叠放在眼睛上,不禁回忆起那次明目张胆的叛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