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炙热偏爱

第002章:就想逞个英雄

炙热偏爱 嚼碎月光 2072 2021-01-16 08:00:00

  黎宴怔了几秒才开口,礼貌且疏离,声线明放着不悦:“先生,可以松手吗?”

  “对、对不起。”江湛猛然松了手,心尖还在颤栗着,呼吸有些乱,烟嗓放在他身上,声音格外勾人:“小心手。”

  秦野招手换来服务生,脸上还是懵的,做派一惯冷淡的江湛,怎么也开始柔情起来了。

  黎宴站起来,又道了一遍谦,微微躬身,很礼貌更疏离:“对不起。”

  一步的距离,江湛立在她对面,手里里还留着她手腕的温度,有些烫,他在脑子里疯狂转了一下,在想该说什么才能继续有下文。

  大脑突然卡顿,嘴替他做了决定:“不用道歉。”

  见对方没有责怪的意思,黎宴点点头,才转身离开。

  江湛:“……”

  秦野靠在沙发上,像似看透了什么,嘴角有玩味的笑,由衷地调侃:“怎么,铁树准备开花了?”

  灯光太闪,他没看清长相,不知道江湛是不是见色起意了。

  江湛没回他,盯着离去的背影,有些移不开眼睛,过了一会儿,他抬脚。

  黎宴没急着离开,走到吧台点了一杯酒,同她打碎的那杯一样,她用英文:“麻烦那边送过去一下,谢谢。”

  服务生顺着看过去:“好。”

  入了午夜,小巷口晚风有点凉,黎宴喝了一点酒,脚步有些虚。外面与里面不同,没那么吵嚷,巷子里静谧,树叶落地后,轻轻刮起来。

  越过巷口拐角,黎宴穿上外套,腰带也系上,手在兜里动了动。

  她越过大道,拐进死角胡同里,身后的脚步声一直跟着她进了死胡同。

  直到没路了,黎宴回了头,眼里没有惊慌失措,他盯着领头的黑衣人说,用的中文:“是苏泓派你来的,还是苏云衡?”

  跟过来的几个黑衣人,非国人,满身的纹身,中间站着的是国人,只有一只耳朵,她查过,叫肖坤。

  一年前,黎宴出过一场车祸,蓄意谋杀,肇事车主是这个肖坤。

  半年前,黎宴遭人绑架,绑匪头目也是这个肖坤,她记仇,所以逃跑之前,取了他一只耳朵。

  肖坤吐了一口口水,也懒得掩了:“知道这个也晚了。”他往四周看:“今天可没命离开了。”

  他摆手,两个男人走过来,直接伸手去拽她肩膀。

  黎宴往后退了一步,从兜里掏出一把手术刀划过去。

  她被人逼着练过三年散打,没用心,只学了点皮毛,要是真动起手来,吃亏的肯定是她。

  两个男人是练家子,轻轻松松就躲开了她划过去的刀子。

  黎宴算了算时间,没打算脱身,想撬开肖坤的嘴,知道幕后主使,就必须要等沈祈安的人过来。

  站在远处的肖坤又开口,脸上都是不嗤的笑:“没时间哄大小姐开心了。”他摆手,示意剩下几个:“把她解决了。”

  “那也要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能耐了。”

  黎宴把手术刀攥紧,刀锋对着外面,兜里的手机还是没回应,她睫毛动了动,咬着牙先发制人。

  六个黑衣大汉,个个一米九左右,不是恨之入骨,也做不到这种地步。

  黎宴都是三脚猫功夫,偷袭几下成功以后,就开始节节败退。

  两个男人拽住她胳膊,手上一用力,刀子掉在地上。

  “大小姐,我们来算算耳朵这笔账吧。”一直站在旁边看着的肖坤走过来,扯住黎宴头发,用了点劲往后扯着。

  拿人钱财替人办事,一开始是这样,后来两人因为耳朵也结下了梁子,这仇他要报。

  他从地上捡起手术刀,对着黎宴耳朵刺了下去——

  “喂。”

  身后有一道声音传过来,主人刻意压着嗓子。

  黎宴抬起的脚收了回来。

  肖坤手停在半空中,不耐烦地回头,上下扫了一眼江湛,口气也很大:“想活命,就走远一点。”

  “当然走。”江湛笑了一下,要多不屑有多不屑,黑衣衬的周身戾气更重几分,他扬了扬下巴:“但我要带她一起走。”

  肖坤笑了一下,示意剩下几个黑衣人:“你觉得我会让你带走她?”

  “那就没办法了。”江湛不以为意地笑着:“男人可不能见死不救。”

  “找死!”肖坤回头扯黎宴头发:“又来一个送死的。”

  巷口没有灯,昏昏暗暗的,黎宴看过去,对上他的眼睛,心跳有一拍漏掉了。

  江湛捏着手,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和一根木棍,对着前面叫了一声,肖坤刚一回头,被石头直接砸在脑门上,顿时头破血流。

  他被砸的摔在地上,抬手摸了一把,一手的血。

  “操,想英雄救美吗?”他把血往衬衣上一擦,跟着几个人一起,往江湛身上招呼。

  “不救美。”江湛摇头,把外套脱了,眉眼里还勾着坏笑,木棍拎着,直接快步走过去:“就想逞个英雄。”

  江湛下手狠,身手也灵活,躲过两个人挥过来的拳头,一混子下去,两个人直直跪在地上。

  肖坤也不傻,捡了一根铁棍,直接挥了过去。江湛侧身躲开,猛地一挥手,木棍打在对方手腕上,铁棍掉在地上。

  江湛抵了抵上颚,在他身上扫着,捡了几处最疼的地方,棍子落下去:“男人打男人才算本事。”

  肖坤躺在地上,握着胳膊痛叫。

  后面还有人冲上去。

  怔住了好一会儿,黎宴回神,胳膊猛地一挣,同时抬起右腿,踹在身后的黑衣男人膝盖上,对方正正愣着神,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黎宴知道不能恋战,她捡起地上的手术刀,刚准备跑过去,一抬头,眼前落下一根木棍,她往后躲,脚下踩空,头对着墙上撞过去。

  惊慌错乱中,一只手伸过来,贴在她额头上,冲力太大,她抵着那只手撞在墙上,预想中的疼一点儿也没有。

  她撞在他手上,他手背撞在墙上。

  棍子落了空,江湛护着黎宴头部,抬腿一脚踹在黑衣人腰上,他叫了一声,捂着肚子趴在地上。

  江湛这一脚用了全力,他爬了两次,也没能爬起来。

  “没事吧?”

  声音从头顶落下来,伴着他身上的味道,很轻很轻,黎宴睫毛动了动,在他手指处轻轻刮了下。

  江湛僵了一下,没了节奏的心跳被风声盖住。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