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炙热偏爱

第003章:我一个男人去你家,是不是不太好

炙热偏爱 嚼碎月光 2029 2021-01-17 08:00:00

  黎宴抬起头,月色照下来,渡在他脸上,她看的很清楚,他睫毛不知道为什么在颤,黑色的眸子也深的过分。

  见她没回答,江湛眉头微微拢起来,声音有些急:“受伤了吗?”

  “没有。”

  她呼吸有点热,说话间,全都洒在他手上,衬着晚风,将他手心都染上一层异样的温度。

  黎宴低下头,看着他手背,破了皮,在滴血,她眉眼里尽是无措:“你的手?”

  他抬起看了一眼,就外面蹭掉了一层皮:“没多大事。”

  躺在地上的人,缓过来以后,开始试着爬起来,她要等的人还没来,她更不想牵扯无辜进来:“这里太危险了,要不,你先跑。”

  江湛没动,盯着她眼睛笑,手背在衬衣上蹭了蹭:“跑路多没面子。”

  肖坤站了起来,在他后面,越走越近。

  黎宴当机立断,猛地把他推开:“小心后面。”

  江湛回头,身后的人举起了手中的棍子,他抬手,用胳膊挡了那一棍子,闷哼了一声。

  黎宴嘴里忍不住说了一句脏话,抬起脚,毫不犹豫踢在肖坤下身。

  对方眼睛一睁,愣了半天,接着大叫了一声,屈着腰躺在地上,脸憋的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黎宴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术刀,拉着江湛,绕过倒在地上的一群人往外跑。

  跑了两条街,等到了人群密集的闹市,黎宴才停下来,她回头看后面,喘着气,头发贴在脸上,乱乱的。

  江湛望着被握住的手腕,嘴角勾着,呼吸倒是顺畅,笑着问:“我们为什么要跑?”

  听到声音,黎宴才收回视线,只相隔了半步的距离,她抬头,目光礼貌且疏离:“为什么不跑?我们又打不过。”

  那些人身手不错,不是纸糊的老虎,都是拿钱办事,能力怎么样,取决于钱压不压肩膀。

  那种刀刀致命的狠劲,不是深仇大恨,倒也做不出来。

  江湛没急着接话,借着远处的路灯,这才瞧清楚她,模样生的极好,眉里藏着不该有的戾气,五官尤其好看,就是有点淡冷,看着难以接近。

  穿着打扮更是随意。

  黎宴被他盯得紧,浑身不自在,下意识攥紧手,发现还在抓着他的手腕,触电一样松开:“那个、刚刚谢谢你。”

  如果不是他,她也没办法全身而退。

  江湛没把目光收回来,只是把她松开的那只手移到背后:“你怎么样?”

  黎宴睫毛动了动:“啊?”

  他笑:“受伤了吗?”

  她下意识摇头:“没有。”耳边只有风声,对于陌生人,黎宴不善言辞,有些尴尬,她只能反问:“你呢?”

  马路边灯光很弱,江湛手在背后藏着,脸上表情看不清:“我也没受伤。”

  那就好,她松了一口气,目光漂浮:“今天谢谢你。”

  她不觉得这世界真的有好人,或许他是,对陌生人出手相助,在这个自利的时代,很少人能做到。

  江湛盯着她身影,有很多话想问她,回头一想,又没有资格开口,本来就是一面之缘,和一句口头承诺,她忘了也正常。

  “不用谢我。”他垂眸与她对视,随意一问,目的藏的很深:“你住哪?”

  “啊?”黎宴正对着他视线,被他的话惊到,睫毛波动了几下,但很快平复过来。

  “这里是西雅图,你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了不安全,我好人做到底,送你回去。”

  地上的落叶被风吹的哗啦作响,风一卷,惊起几圈涟漪。

  黎宴:“不用了。”

  隔了许久,江湛也没坚持,轻点了下头:“嗯。”

  本来是想套个地址出来,明着似乎行不通。

  黎宴又道了一遍谢,很诚恳,也算是道别,她走到路边,准备拦车回酒店,却突然摸到一手的湿润,她抬起,看见手心一片猩红。

  她没有受伤。

  这只手刚刚握在他的手腕上,所以……

  的士停在面前,黎宴回头,目光穿过一切落在他身上,定了几秒,她回头对着司机说,用的英文:“稍等一下。”

  说完,她向着江湛走过去,没说话,直接把他一直藏在身后的手拿出来,他手腕上凝了一层血,手背上也有,袖口都是湿的。

  黎宴抬头与他对视,眉心蹙着,这才想起来,他刚刚用手腕替她挡了一棍子:“你受伤了,为什么不说?”

  怕她自责?

  她很奇怪,心里疑惑越来越浓,分明并不认识,她总觉得他有别的目的,从酒吧看她的眼神,总有一种,她欠了他什么的意思。

  江湛没把手收回来:“不严重,一会儿我回去洗洗就行了。”

  “洗洗?”她说:“这种伤口如果不及时清理会感染的。”说完,她怕没有信服力,又说:“我是医生。”

  这个江湛知道,那时候,她说:我学医,以后毕业了,应该是外科医生,救死扶伤。

  那时候她脸上有光,很骄傲,不像现在,沉闷更多一点。

  才过去了四年,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

  哦,江湛顺着她来:“那怎么办?”

  黎宴想了想,现在是凌晨,医院肯定行不通,她住的酒店,虽然有药箱,但是带一个男人回去似乎更不行。

  她知道了:“我那里有医药箱,离这里不远,我先帮你清理一下?”

  江湛眉梢挑了一下,得意隐去几分:“我一个男人,去你家,会不会不太好?”

  黎宴点点头,嗯了一声:“是不太好。”

  “……”

  就在他觉得自己不该故作矜持,想着怎么把机会找回来时,司机按了喇叭,在催促。

  黎宴应了一声,回头看他:“走吧,一会儿没车了。”

  “那行吧。”江湛也不作了,跟在她后面,往车旁走。

  凌晨的街头,光线都是暗的,风刮的轻,从眼角顺过,好似风中渗了糖进去。

  上了车,黎宴发了几条信息出去,那边回着,她说着。

  十几分钟左右,车子停在一处别墅区。

  别墅是林周憬租的,安保系统很不错,她在国外拍戏,不乐意住酒店,用她的话说就是,让狗仔都摸不透她是出国拍戏还是在度假。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