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炙热偏爱

第005章:万年恶毒女二

炙热偏爱 嚼碎月光 2070 2021-01-19 08:00:00

  林周憬长相妖艳,底子也好,平时就是素着,也比那些卯足了劲的顶尖艺人上镜,是娱乐圈里很难撼动的万年女二。

  出道以来,恶毒女二的角色接了不知道多少,黑粉比忠粉多,一上热搜,准是喷演技。

  长相倒是没被喷过,用极少数忠粉的话说,上帝为她开了太多大门,总要关一扇窗户。

  关的是天窗,演技那一扇。

  但也怪,人家后台够硬,就是火,一众大牌导演,挣着抢着要她演除了女主以外的任何角色,身价抬得比二三线女星还高。

  放眼整个娱乐圈,最不喜欢请她演戏的知名导演就是她亲哥兼最大的黑粉——林周安。

  林周憬四仰八叉躺着,不甚在意:“老娘这个样子,也就你有眼福了。”

  “不怕我给你曝光?”

  桌子上已经空了三个酒罐。

  黎宴有酒瘾,不开心就喜欢喝酒,她酒量并不好,但是上头慢,酒后一个小时左右,应该会不省人事。

  林周憬坐起来,先是看了空罐子,目光移开,放在桌子上的手术刀上,脸色沉了几分:“你敢爆,哪家媒体敢写!”

  黎宴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没有太多表情。

  确实。

  娱乐圈人都知道,青娱传媒有两大亲闺女,圈内人不敢觊觎,媒体不敢乱写,林周憬是其一。

  林周憬没急着接话,桌子上放着的手术刀削减了一些疲倦,她从大衣口袋里翻出手机,找到沈祈安的微信,连着甩了几十个表情包过去。

  最后发了一句重点:【她动刀了!】

  沈祈安也没睡,站在阳台风口处,刚交代完一些事情,耳边都是鹤唳风声,他心里乱糟糟的:【我知道,她应该会喝酒,你照顾好她。】

  毕竟是老板,她回了个好的,撂下手机,鞋子也没穿,就跑了过去,学着她的姿势,蹲在椅子上,轻轻叫她。

  “黎宴。”

  “宴宴。”

  “宝贝儿。”

  黎宴还没醉,这会儿脑子清醒的过分,听到声音,眼睛睁了睁,眼角是红的:“干嘛?”

  林周憬把她手里的酒瓶夺过来,闷了一口:“明天我跟你一起回国。”

  “你不是还要拍戏?”黎宴不知道醉没醉,用发红的眼角笑着,看不出一丝喜悦的痕迹:“又被写死了?”

  “嘿嘿。”她傻笑一声,还挺得意:“这次没有被写死,我明天找那条狗,让他给我写死,虐了我那么多回,我怎么着也要扳回一局呀。”

  黎宴醉意上头了,眼睛一眯一眯地:“好不容易不演女二了,别胡闹。”

  “……”

  她这次演的不是女二,是女三,林周安主导的戏,从来不给她好角色,给的都是可有可无的,要么就是临时加进去的。

  比如男主快死的白月光。

  比如男主已经死了的白月光。

  ……

  这还不如女二呢。

  “没胡闹。”酒被她一饮而尽,喝完,她把瓶子一扔,挤在黎宴那张椅子上:“国外待腻了,想跟你一起回去。”

  “起开。”黎宴推她,没怎么使劲:“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招黑了。”

  林周憬抽抽嘴角:“啧啧啧,还好你不是我黑粉。”

  她说完,目光落在黎宴身上的时候,突然僵住了。

  应该是醉透了,因为她哭了。

  林周憬扯了扯衣服,越来越烦躁了,黎宴就是这样,不喝醉什么事都没有,闷着憋着忍着,谁也察觉不出来。

  一旦喝醉了,所有的情绪、防线全部崩塌。

  黎宴嫌椅子不舒服,换到沙发上躺着,嘴里一直呢喃。

  林周憬没靠近,也知道她在念什么。

  翌日早九点半,林周憬被几声很有礼貌的门铃声吵醒。

  客厅不见黎宴,她把身上的毯子拿掉,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机,有一条信息,来自宴宴。

  【我先回酒店收拾收拾,一会儿机场见。】

  酒醒了,黎宴也就恢复正常状态了,这一点她把控的很好,清醒的时候,就是一根针也钻不进去她心里。

  黎宴就是这样的人,只要她不想,谁也没办法窥到她的心思,至少目前没有。

  她回过去【嗯。】

  门铃又响了一声。

  她以为是经纪人,也不顾及化没化妆,穿着拖鞋直接开了门,动作僵住,眉头拧了拧:“你是谁?”

  门外是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衣,肩宽腿长,手腕上缠着绷带,眉心也随着她的皱了一下,接着,周身变得冰冷。

  五官英挺淡冷,看着不面善,身材倒是好到没话反驳,林周憬挑眉一笑,换了一副面孔:“小哥哥,怎么了呀?”

  因为看他是国人,她没用蹩脚的英文,用的中文。

  出于对陌生人的礼貌,江湛往后退了一步:“我找人。”

  “找谁?”

  不得不说,这男人长在了她择偶标准上,她半依在门上,稍稍勾唇,笑的艳气十足。

  这话问住了江湛,昨天兴奋过头,没有留联系方式,更没有互相介绍。

  他说:“昨天晚上住这里的女人。”

  这里是别墅租售区,来往租客,拎包入住,拎包走,莫不是她又骗了他,没打招呼走了?他整个人突然一慌。

  昨晚住这里的女人?

  林周憬抬头,咬了咬嘴角,盯着她上下打量一番,后才反应过来:“你找宴宴?”

  江湛不知道黎宴的名字,也不知道她口中的宴宴是不是,只能按着时间推算,觉得应该没错:“应该是的。”

  “哦。”又是一个拜倒在黎宴手术刀下的美男子,她脸上坦露着惋惜:“可惜,她回国了。”

  江湛闻言,顿了很久,看了一眼已经被血丝沁红的纱布,他抬起头,站姿随意,有些散漫,但说话的语气很礼貌:“那方便给个她的联系方式或者地址吗?”

  虽然这男人是很符合她,但她也不会卖了黎宴,男人和闺蜜两者之间,她拎的很轻。

  林周憬没有犹豫:“不方便。”

  江湛平时衣着简单,休闲居多,额前碎发压下来,刚好挡住左边眉尾的断眉,看上去没有坏,一脸的痞劲。

  他一向没有耐心,转身就走。

  林周憬耸耸肩,刚准备关门,目光撇到远处,手一伸,把准备离开的男人拽到屋里,反手关上门。

  江湛往后趔趄了一步,有点怒意:“你干嘛?”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