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炙热偏爱

第006章:跟我们家宴宴什么关系

炙热偏爱 嚼碎月光 2134 2021-01-21 12:04:29

  林周憬回头看了一眼,取过沙发上的手机,边打电话边猫着腰往左边窗户走过去:“璇姐,来救我。”

  她趴在窗台上,望着外面一个劲逮着拍的黑衣狗仔。

  这里安保按理说是不错的,她有法子躲,狗仔也有法子破。

  电话那边已经有开门关门的声音了:“怎么回事?”她能猜到:“是不是狗仔闯进去了?”

  林周憬的经纪人叫姜璇,三十出头,是娱乐圈出了名的铁手腕,做事干净利落,能力自然不在话下。

  也是林周憬黑粉比忠粉多,还能在青娱站稳脚跟的主要军师。

  两人关系超过工作伙伴的鸿沟,更似亲人。

  林周憬一个眼神,她都知道这祖宗有什么心思。

  “是的是的是的。”林周憬一个劲地点头,她性子辣,其它的都不怕,最怕的就是狗仔。

  她被黑惯了,不管什么总能被写成黑的。

  江湛站了一会儿,等她挂断电话,走到门边,准备开门。

  林周憬吓得不轻,手机都丢了,跑过来制止:“你干嘛!”

  “你觉得呢。”

  她自知是有那么一点点理亏,还是用身体挡住门:“现在不行,我是明星,外面那么多狗崽子,你现在出去,我就死了。”

  那些狗仔要是看到一个活的男人从她屋里出去,不知道要被写成什么样!

  “跟我有什么关系?”江湛伸手,声音听不出喜怒,拽着她往身后扯。

  林周憬力气上及不过他,手背到后面,噘着嘴换软的:“就十分钟。”她抿着嘴,耍着俏皮:“真的就十分钟。”

  “哦。”江湛唇角勾了一下,有嚣张,有邪气,他伸手抓在她肩膀上,往后轻轻一推:“抱歉,我不是善人。”

  他性子就这样,利利索索干干净净,更不会对陌生人生出怜悯之心。

  林周憬被甩出去,踉跄了几步:“你没进过娱乐圈,一定不知道里面有多可怕吧。”她稳住身子,突然坦然,反着威胁起他来:“你现在从这里出去,我那群黑粉,一人一口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你。”

  娱乐圈!

  “淹死我?”江湛眼睛瞳孔渐渐变得不清不楚,话也是:“既然知道娱乐圈脏,还铆足了劲往里钻,被骂了,能怪谁?”

  他讨厌娱乐圈,讨厌里面的人,更不理解,明知道会经历屈辱,还愿意放弃一切,只为了站的高一点的人。

  林周憬被他眼神吓了一蹙,又觉得他这像关心又像谴责的话很奇怪。

  江湛没抬眼,睫毛搭着,冷了冷脸,抬手去开门。

  她哪敢让他现在出去,除非从她尸体上踩过去,她跑过去,抬眸,浅笑,直入正题,秒怂:“我给你我家宴宴地址。”

  江湛铁了心要走的脚挺住了,放在门把上的手也停住了。

  林周憬有一双丹凤眼,不笑时冷魅,笑时勾人:“现在只有八分钟了。”

  “帮你永绝后患,国内的地址和电话都给我。”

  他用起了生意人那一套,阴险狡诈,趁火打劫。

  她没懂:“啊?”

  永绝后患?怎么绝?

  杀人放火?

  没等她反应过来,江湛拉开门,对着远处蹲在盆景后面的狗仔走过去,狗仔盯的仔细,没发现气势汹汹的来人。

  江湛走过去,没犹豫,一脚踹在狗仔肩膀上,扑通一声,连着盆景带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狗仔先去查看相机,才带着怒气抬头:“你干什么?”

  江湛抵了抵上颚:“这话该我问你才对。”他抬手,掌心向上,随意勾了勾:“拿过来。”

  “什……什么?”狗仔爬起来就跑。

  “跑?”江湛也不追,语气轻描淡写,边说边解手腕上的表带,然后对着正跑着的人用力一扔:“这个新闻,也不知道够不够治腿的。”

  手表正中狗仔腘窝,扑通一声,他跪趴在地上。

  狗仔蜷着身子,捂着腘窝的位置,咬着牙喊疼。

  林周憬没敢过来,就站在别墅门口,瞧见这一幕有点愣神,为了保持仙女形象,她在心里给他点了一个赞。

  江湛走过去,把相机捡起来,扔给才跟过来的林周憬:“永绝后患了,地址和电话给我。”

  她接住相机,把储存卡取出来,手法异常娴熟,低着睫毛,漫不经心地问:“你跟我们宴宴什么关系?”

  “还不知道。”见她还在摆弄相机,他眉头瞥起。

  哦,不愿意说。

  她不再假意摆弄相机,抬起头,秀眉弯弯地:“那你对我们阿宴有想法?”

  “还不确定。”

  “……”

  林周憬失神了很久,盯着她说:“那如果我反悔不给了呢?”

  江湛眼睛眯了眯,有些没意思,转身就走了。

  她愣了一会儿,把相机摔在旁边石墩上,用了很大力气,才撵上去。

  最后,林周憬只给了电话,地址什么的她说不能给,一是不打算出卖闺蜜,二是要让江湛自己凭本事问黎宴要。

  中午十一点,江湛靠在街角墙上,抽了两根烟才想好措辞,刚准备打过去,倒是先进来一通电话。

  江湛到警察局的时候,黎宴正坐在椅子上,应该已经做完了笔录,她低着头,卫衣外面套了一件外套,一身上下都是黑色的。

  旁边有一个手提行李箱。

  有点颓。

  江湛走过去,有警察过来询问他,用的英文。

  江湛侧头听着,目光盯着黎宴,回答警察:“跟她没关系。”

  黎宴低着头,有种像世外桃源闭关的高人,两耳不闻窗外事。

  警察说:“她也说跟你没关系。”

  江湛望着她半个侧脸,突然笑了笑:“那地方有监控,我跟她一起出来的,至于那个人怎么死的。”这一次,他为两个人脱罪:“跟我俩都没有关系。”

  昨晚他们逃走后,肖坤死在酒吧外面的巷子里,警察也调取了监控,能证明他是活着走出巷子。

  死亡地点在酒吧后面的巷子,刚好是监控盲区。

  肖坤雇的人,都是怂包,怕惹上事,把两个人推了出去。

  警察这边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凶手是谁,傍晚五点,警局放人,把两人的护照身份证扣下。

  不限制人身自由,至于归还。

  要等到凶手入网,或者有特别有利的证据,证明他们无罪才行。

  江湛填好笔录,警察收的很快,他大致瞄了一眼黎宴的笔录,于他倒都是有利无害的。

  他出去的时候,她就站在警局门口等着他。

  九月的西雅图,正值秋季,有清风,有落叶,有最赤红的晚霞。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