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炙热偏爱

第007章:卖给别人我就亏了

炙热偏爱 嚼碎月光 2008 2021-01-22 12:00:27

  他出去的时候,她就站在警局门口等着他。

  九月的西雅图,正值秋季,有清风,有落叶,有最赤红的晚霞。

  她就站在门口,晚霞染红了千里,渡在她周身,格外好看。

  黎宴看见他,急着解释了一嘴:“你可不是我举报的。”

  他没接这句话,只是嘴角勾了勾,盯着她看了一眼,才说:“还有事吗?”

  “啊?”

  江湛挑了一下眉,没说话。

  黎宴脸上没什么表情,寡淡的要命,她长得好看,就是放在美人环绕的演艺圈里,也能称得上顶尖,特别是笑的时候。

  江湛见过的。

  她性子是冷漠的,也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有事。”

  “有什么事?”他习惯性抬手,看了个空,尴尬缓过去之后,又毫不留情拆穿她:“是你这个点,人在飞机上,还能在西雅图亲自办的。”

  这话她不好反驳,警察是在机场“抓”到她的。

  黎宴抬了抬眼,眸里生出几分疏离,凭空给人家惹了麻烦,她也不好推拒太狠:“你有什么事吗?”

  江湛忍住笑,但藏不住眼里几分攻略成功的得意:“带你看看风景。”

  她低了下睫毛,很自然地找了个理由,语气也不像理由:“我不喜欢看风景。”

  他也是一身黑衣,抬手理了理头发,手腕上应该还缠着绷带,鼓鼓的:“怎么?怕我卖了你?”

  黎宴没说话。

  “你看。”他把袖子拉上去,白色绷带露出来,还是她昨天包扎的,他又指了指警察局:“帮了你这么多,就让你陪我看个风景,不为过吧。”

  她自知理亏,捏了捏衣摆,一时词穷。

  “真怕我卖了你啊?”

  她摇头反驳:“不是——”

  是她没心情看什么风景。

  没等她拒绝到没有余地,他先一步截了她的话,笑着,眉宇勾着:“放心,我不做亏本买卖。”

  “……”

  “你想去哪看风景?”黎宴不喜欢欠人情,抬头与他对视,瞧清楚了他的五官,与第一次不同,那种难以靠近的警示标识褪去了。

  他容貌清冷,眼睛尤其好看,很亮,像从天际划过来的第一颗流星,璀璨有光芒。

  江湛强忍住笑意,抬手揉了把头发,动作恣意,痞痞地:“保密,跟着我走就行了。”

  他穿着打扮看似简单,但其实价值都不菲,应该不会是人贩子,加上先前他救过她,黎宴勉强笑笑,强压下去对他的那种疏离感。

  或许,他只是一个人太孤单了。

  他走在前面,走了两步,回头见她还站在原地:“别跟丢了。”

  黎宴应了一声:“来了。”

  江湛没回头,嘴角没下来过。

  他有意隐瞒,她也没多问,随着他坐上的士,他没做副驾,坐在她旁边,中间隔了安全距离。

  窗户开着一点缝,车子驶入偏僻地方,黎宴靠在窗户上,秋风漾过来,她裹了裹衣服,风从额前拂过,吹乱了发丝,格外舒服。

  她第一次发现,原来,风也有暖和,惬意的。

  江湛靠在靠背上,姿势随意,眼睛盯着她侧脸,手指在腿上无规律敲着,没有一惯的痞,有几分凝重。

  到了目的地,行驶大概一个小时路程,江湛叫醒已经睡着了,而且没有丝毫防备的黎宴。

  下了车,黎宴四周扫了一眼,睫毛动了动。

  雷尼尔山,西雅图游玩圣地,有最美好的秋景,她以前最喜欢的地方。

  等江湛付好车费过来,她问:“西雅图的士那么坑吗?”

  她看见他给了很多,至少够两个来回。

  江湛只是笑笑,嗯了一声,没有过多解释。

  “你在车上睡得那么沉,这异国他乡,就不怕我卖了你?”

  走了一会儿,里面人群多起来,热闹可见,他突然凑到她旁边说了一句。

  她脚步没有一丝停顿:“我又不值钱,卖了你也赚不到多少。”

  “不值钱?”

  她走在他前面,隔了一步的距离,突然停下脚步,回了头,倒是格外淡然自若:“你不是也说,你不做亏本买卖吗。”

  江湛哑口无言了,第一次被人拿自己的话堵住了,他倒也不气:“的确,卖给别人我就亏了。”

  山脚下有点吵,黎宴没有听清楚,跟着人流往里走,轻车熟路。

  江湛跟在她后面,经过一处,他目光往旁边扫一圈,最后停在一处,他伸手拉住她手腕,手上面一点点,握在她皮肤上。

  热热的,他心尖抖了一下,呼吸断了一拍。

  黎宴回了头,看了一眼手腕:“怎么了?”

  他不做声色把手松开,勾眉笑笑:“别乱走,在这等着我。”

  “哦。”

  他走了两步,回头见她低着头,又拐了回来,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至极致,他抬手,勾起她下巴。

  距离很紧,黎宴眼眸印出他的样子,方寸大乱,她这才看清他的眼神,很干净,黑白分明,像藏了星星进去。

  她对陌生人有很莫名的隔阂,不做声色地退了一步,眉梢微蹙:“怎么了?”

  江湛咬了咬牙,向着她的方向垮了一步,慢慢俯身,凑在她面前,坏笑着:“西雅图有很多居心叵测的坏人,别低着头,别人会以为你第一次来,好骗。”

  说完,他主动拉开距离,伸手把卫衣帽子从后面拿起来戴在她头上,又按了按,很自然地问:“能听懂吗?”

  黎宴肩膀颤了一下,不太习惯这样的触碰:“知道了。”

  “也算过命的交情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他笑,尽量问的极其自然:“我叫江湛,你叫什么啊?”

  笑着问的,有点痞里痞气的意思。

  黎宴心头一紧,侧头躲开他的手,稳了稳呼吸之后,解释了一下:“抱歉,我不太习惯陌生人触碰。”

  解释完,她回答他的问题:“黎宴。”

  她声音很轻,很细,但很干脆利落,很明显说话的欲望很弱。

  “黎宴。”江湛学着念了一遍,喉结上下滑了滑,盯着她闪躲的睫毛,唇角弯了一下:“哪个宴,惊艳的艳?”

  黎宴不太想说话,也没反驳,点了点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