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炙热偏爱

第008章:没那么甜了

炙热偏爱 嚼碎月光 2043 2021-01-23 12:00:00

  黎宴不太想说话,也没反驳,点了点头。

  她站的直,九月初正值秋季,山脚下不及山顶,风有点烈,她穿的单薄,卫衣外面套了一件黑色外套,浑身上下遮的严严实实。

  一点儿皮肤都没有露出来,只有脸露在外面,皮肤格外白皙,透着几分羸弱。

  黑色袖子里露出一半的手,在捏着,她在紧张,或许可以说是抗拒近距离。

  江湛咬了咬牙,往后退,离她远了一些,不再去逗她:“这儿风大,去那等我。”

  他指了一处地方,山脚下面,刚好能避着风。

  黎宴不想说话,也不想反驳,皱了皱眉头,抬脚就往他指的方向走。

  又听话又乖。

  她走过去,没转身,也没再低着头,站了一会儿,抬脚往山脚下小商户走过去。

  江湛盯着她背影看了一会儿,才转身往后走。

  九月微风不燥,五点未到,商户灯火通明,瑟瑟秋风里好似裹了几分比花还要香的甜意。

  黎宴低着头站在,帽子还戴着,裹的很严实。

  江湛放轻脚步,走到她身后:“我回来了。”

  她惊了一下,连着肩膀都颤了颤,抬起头的时候眉心裹的很紧:“哦——”

  “送给你。”

  他站在她身后,身高差原因,他的手轻而易举从她右耳边伸过来,手上举着一串糖葫芦,在她面前晃着。

  黎宴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半步,脚踩在他黑色鞋子上,整个人撞在他胸口,她僵住:“你、你干什么?”

  “这个给你。”江湛睫毛垂着,目光放在她头顶,晚风吹过,她在他胸口贴着,秋风里好似裹了甜意进去。

  她脸莫名发烫:“给、给我这个干嘛?”

  她站的笔直,只是在问,没有去接。

  风里裹了丝丝糖果的甜意,天上晚霞正浓,染红了千里,处处绯红。

  江湛伸出左手,抓住她垂在身侧的左手手腕,抬起来,另一只手把糖葫芦放在她手里。

  从影子看,她在他怀里靠着,他搂着她。

  察觉到她在抖,江湛笑了一下,声音很淡:“你抖什么,都投怀送抱了,还怕这个啊。”

  黎宴捏住糖葫芦,弯腰从他圈住的胳膊下面退出来,尽量缓着心绪:“你买这个干嘛?”

  “买给你吃。”他随便捡了一个理由,解释着:“你们女孩子应该喜欢吃这个。”

  她没忍住,笑了一下:“你口中的那个女孩子们,应该不包括我。”

  她山楂过敏。

  江湛:“为什么?你不喜欢吃这个?”

  他记得清楚,第一次见面,就在这山上,她满面堆笑,手里就拿着一串糖葫芦,最后,还落在他的手里了。

  黎宴没说,也没把东西还给他:“走吧,一会儿天黑了。”

  她并不轻信于人,对于一个陌生人,里面虽夹杂了救命情意在里面,许是经历太多,她不会轻易和盘托出。

  江湛只当她是不好意思,也没追问下去。

  山上风景独好,雪山常年不化,从山顶往下望去,景色全被隐没在雾海中,放眼望去,只有高山的棱角。

  她目光一直放在风景上面。

  走到一处木桥,她停住脚步,望下面激流的瀑布。

  江湛对风景没多大兴趣,背靠在桥上,脑袋稍稍侧着,看她的眼神有深意藏着:“来过这里吗?”

  “来过。”

  闻言,他唇角淡淡扯了一下,眼角不自觉弯了一下:“什么时候?”

  黎宴睫毛微颤,紧紧捏着糖葫芦的签字在手里把玩着,语气刻意说的轻松:“忘了,很早了。”

  江湛微怔,一时无言,心湖刚刚因为她第一句话荡起的涟漪,又因为她一句忘了,顷刻之间,风平浪静。

  一句玩笑话而已,他竟然当真了。

  江湛收回目光,手撑在桥上,修长的指节在木桥栏杆上敲着:“那……你喜欢西雅图的秋天吗?”

  她眼里明明都是喜欢,眼神里盛满了向往,但是她说:“不喜欢。”

  他头又侧了回去,盯着情绪起伏不大的黎宴,眉头狠狠蹙了起来。

  他知道,她在撒谎。

  四年前,她一身白色及膝摆裙,眼里盛满了星光,漫天的风景,在她身后也化成了陪衬。

  她说:“我很喜欢西雅图的秋天,以后每年这个季节都想来。”

  黎宴说完,把糖葫芦交回他手里,就跟着稀少的人群继续往山上走,她走得慢,卫衣帽子遮住脸颊,看不见情绪。

  江湛还靠在桥上,姿势懒散,盯着渐渐走远的背影,抿了抿唇。

  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她变了很多。

  他总觉得她心里压了一件事,能轻易压垮她,也能轻易让她拼命放弃一切。

  其实他有很多疑问想问,等他抓乱黑色碎发,撵上去时。见她一心都在风景里,万物都被抛之脑后的模样。

  他突然什么也问不出来。

  “很晚了,我可以回去了吗?”黎宴目光落在江湛身上,一瞬间有些无措。

  江湛跟了上来,但没有靠的太近,保持着两米左右的距离,他一手插兜,一手捏着她还回去的糖葫芦,上面少了一个山楂丸。

  他嘴里还在嚼着,动作痞里痞气。

  他长相就不是那种规规矩矩,眼睛很亮,眉间里藏着很浓的野气,面上明显在刻意压着那股纨绔劲,许是从来没有这样伪装过,做的很假,没把野劲藏住,反而有几分凶劲,看上去很不好接近。

  说不定哪一天,就原型毕露了,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

  江湛站着不说话,等黎宴走过来她才说:“不可以,我还没玩够。”

  “……”

  他把咬过的糖葫芦往她面前伸过去,眉眼里勾着笑:“尝尝,真他……”他舌尖抵过牙根,及时改口:“特别甜。”

  “我不吃。”黎宴侧头躲过去,突然觉得他太过莫名其妙了,又觉得他现在这个表情有点危险:“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自己再看一会儿吧。”

  她不喜欢同陌生人在一起,更看不进去这些风景。

  说完,她从他面前经过,往回走,几阶台阶,一次头也没有回。

  江湛紧盯着她决绝的背影,又咬了一颗糖葫芦,味同嚼蜡一般咬了几下。

  没那么甜了。

嚼碎月光

角色搞出来了,红豆送给角色哈,么么~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