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炙热偏爱

第009章:不喜欢抱着?

炙热偏爱 嚼碎月光 2049 2021-01-24 12:09:42

  江湛紧盯着她决绝的背影,又咬了一颗糖葫芦,味同嚼蜡一般咬了几下。

  没那么甜了。

  他收回视线,寻了一处垃圾桶,把糖葫芦连着木签一起扔进了垃圾桶里,也没回头,继续往山上走。

  江湛天生就有傲气,还从来没有因为谁,一次又一次低头妥协。

  山下有几个孩子在往上走,一路跑上来,边回头,边跑,游客在路边躲了一排。

  黎宴往旁边躲开,脚上踩到一块松掉的石块。旁边有扶手,倒是没有摔倒,脚踝扭了一下,刺疼刺疼的。

  她蹲下来,对着脚腕揉了一会儿。

  刚准备抬头,面前先是闯入一双黑色运动鞋,接着落下一片阴影。

  黎宴抬头,目光怔住。

  她回过一次头,明明已经上山的男人出现在面前,眼底漾着笑:“几个小孩子都躲不过去,在我这里还挺横。”

  他是有傲气,也是准备上山来着,但是脚不听话了,七个短台阶,三个还没上,腿就自己拐了弯。

  霞光落在她睫毛上,微微闪着,有星光蕴了进去。

  黎宴有点惊讶,还有点不可置信:“你、你不是上山了吗?”

  “这儿我不熟。”他瞎说:“我怕上去走丢了。”

  “……”

  她手还捂在脚腕上,江湛看了一眼,微微蹙眉:“怎么样?还能走吗?”

  黎宴试着动了一下:“应该没什么事。”

  “应该?”

  江湛挑眉,半弯着腰站起来,伸手准备去搂她。

  黎宴眼力方面极好,往后退了一步,稳稳避开:“你干嘛?”

  他勾了勾眉宇,说的理所当然:“不是要下山吗?抱你下去啊。”

  “我自己可以走。”

  江湛抓住她手腕,见她往后躲,稍稍使了一点劲,把人拉过来:“我语文成绩特别好,你说应该没有事那就是有事。”

  他凑的很近,呼吸夹着笑意,像九月的瑟瑟秋风一样,一下接着一下砸在她心上,让她心绪乱做一团。

  黎宴清楚感受着手腕上的怪异温度,挣了两下没成,脸色有点红,许是羞的:“我自己可以,你先松开我。”

  “真没事?”

  她连着点头:“嗯。”

  江湛怕吓到她,在她手腕上轻轻摩挲了一下,衬着灼热的晚风,有些不舍地松开:“行,你说没事就是没事。”

  黎宴拽了拽帽子,刻意躲着,没去看他:“你还要上去吗?”

  他手摸在外套兜里,摸到了烟盒,捏了两下又松开:“被人放了鸽子,我也没心情看风景了。”

  黎宴:“……”

  她脚上扭伤不重,可能只是很轻的拉伤而已,要是情况允许,坐着歇一会儿,许是就没任何问题。

  只是身后跟着一个人,总是不自在,黎宴尽量一只脚受力。

  江湛还站在原地没动,就盯着她一瘸一拐的走路姿势,眼里几分痞笑也被压的很深,牵扯出几分温柔。

  他几步撵上去,弯腰从后面把她抱了起来,严重笑意深了许多:“你这叫没事?”

  黎宴心头一震,帽子遮住半张脸,她侧头看他,耳边是他说话的热气,烧着耳尖。

  “真没事。”她低着头,也知道自己这会儿是关注点:“你放我下来,我可以走”

  “等你这两条腿走下山,可以看明早的日出了。”

  “……”

  黎宴手拽在他胳膊上,没抓着胳膊,抓在了外套上面,指尖羞怯怯地颤着:“你先放我下来。”

  很别扭。

  感受到她不自在,江湛弯下腰,左腿弯着把她放下来,入了傍晚,天色转暗,半山腰萦绕着雾气,风里裹了一层冷意。

  这个点没有人上山了,小路前后没什么人。

  她往后退,拉开距离,整理了一下被拢上去的衣服。

  江湛故意曲解意思:“不喜欢抱着?”

  声音落在耳边,她抬头,见他走过来蹲在面前。

  “你这是干什么?”

  他蹲着,单膝弯着,从远处看,就像跪在地上一样:“我背你下山,不然一会儿天黑了,有野兽出来咬你。”

  “……”

  “你对陌生人都这么好心吗?”她想起第一次见面,那么几个大汉堵在巷子口,要不是为了撬开肖坤的嘴,她也没那个胆子引他们进去。

  于一个陌生人来说,视若不见才是正常,他不同。

  她有点乱,就好像被撕裂的一道口子,突然有人在上面吹了吹,像猫挠了一把一样,痒痒的。

  江湛眉梢微抬,嘴角微微一勾,那副看着就异常野的劲更显得野了几分:“不是,要看人。”

  也要看他想不想。

  他可以头也不回地走,可以继续一身轻松去看他喜欢的风景。但是,他想见她,想见到她的那种青涩、炙热的感觉很强烈。

  他以前或许还有傲气,只是在转身折回来的时候就已经丢掉了。

  黎宴眼皮跳了一下,心跳牵扯着,颤的厉害,风自山顶刮下来,风里好似藏了刺,在她心上轻轻扎了一下。

  她强压下去慌乱,不去深究他话里藏着的意思:“你真是个好人。”

  闻言,江湛嗤笑了一声:“别发好人卡,我可不是什么好人。”他拍拍肩膀:“上来。”

  黎宴左右看了看:“真不用,我已经可以走了。”

  怕他不信,她在原地走着,绕了一圈。

  江湛也没有强求,只是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膝盖处粘上的泥土,没有尴尬,只有几分失落:“真没事?一会儿可别求着我抱你。”

  “无聊。”

  黎宴走在前面,裹在卫衣帽子里的耳朵微微发烫。

  下山的路程比上山快,路上没有别的行人,她走在前面,他跟在后面,一路没有多余的交流,空气里反而交织着异常平和的静谧。

  她走得慢,脚步规矩,江湛以前是封闭性训练的,见过的女人不多但也也不少,美在皮,美在骨的都见过。

  黎宴也美,但是同那些人不太一样,给他的感觉也不一样,若是细看,她眉眼温和,神色却偏偏冷艳,气质温和清冷,却也有几分柔美。

  五官配上这样的神色,分明不搭,但是放在她身上却又找不到违和感。

  只有另一种不同寻常的美,像个蛊惑人心的画妖,不能多看,容易丢了心魂。

  

嚼碎月光

略略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