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炙热偏爱

第010章:车内撩拨、江湛初级骚话

炙热偏爱 嚼碎月光 2050 2021-01-25 12:00:00

  只有另一种不同寻常的美,像个蛊惑人心的画妖,不能多看,容易丢了心魂。

  虽然只见过一面,共处了几个小时,他还是能察觉到,同四年前对比,她变了很多。

  一直向往阳光的人,突然有一天把自己裹在了阴暗里,一定有一个可以轻而易举摧残她的理由。

  江湛盯着她下山的背影,眼神越来越深,越来越乱,他心尖一颤,突然想明白一件事。

  他对西雅图没有任何眷恋,但每年入秋那一天都会来。

  不为其它,只因为单方面跟她的约定,他一次没落下,一次次极有耐心地来西雅图,等她赴约。

  他从来没有这么执着过,这是第一次。

  或许,从来不为别的,都只是因为他想见她。

  是喜欢?

  一见钟情了?

  黎宴回头,迎着风,裹在帽子里的碎发乱了:“快点,一会儿有野兽出来咬你了。”

  “怕什么。”江湛笑了下,抬脚跟上去:“有一个,我打一个,有两个,我打一双,绝对咬不到你身上。”

  出租车停在酒店门口的时候,因为江湛去医院换纱布用了一点时间,到地方已经是晚上九点,黎宴靠在窗边睡着了,呼吸声很浅。

  江湛听着,胸腔犯乱,喉咙也干的难受。

  的士停了五分钟,司机第三次回头时,他掏出几张美元递过去,没多说话,司机四十来岁,什么都懂,笑了笑,很有眼力见的下了车。

  司机下车之后,江湛靠在椅背上没看她,从兜里掏出烟盒,取了一根烟出来,噙在嘴里,用牙咬着,但没点上。

  月色绕着落叶打转,窗外一片静谧。

  过了稍许,江湛没忍住,目光在窗外放了一会儿又落在她脸上。

  她穿着一身纯黑色外套,帽子半搭在头上,衬得皮肤更白,闭着眼睛,眉梢拢起,安静又羸弱。

  江湛用牙咬了咬嘴里的烟,鬼使神差地抬起了手,想抚平她不该拢起的眉,手指刚贴上去。

  黎宴睁开了眼睛,神色有一瞬间阴戾的厉害。

  她还保持着躺在椅背上的姿势,稍稍抬眼,目光放在额前的手上,狠戾藏了起来:“你要干嘛?”

  江湛只楞了一下,烟从嘴里掉了:“你觉得呢?”他两指并拢,在她眉心轻轻弹了一下:“睡得这么死,一点儿安全意识都没有。”

  要是他真的兽性大发,偷偷做点什么,她这就是往虎口里送。

  他直起身子,往后拉开两人距离,攥紧手,摸到了一手的汗。

  黎宴隐隐喘了口气,低头整理睡乱的衣服,假装镇定:“我睡眠不沉,你靠近了我会知道。”

  哦,是吗?

  江湛挑眉,上半身压过来,右手伸到她背后,放在椅背上:“那你说说,刚刚你睡着了,我对你做了什么。”

  她还低着头,距离被他拉的很近,鼻息间全是他的呼吸,她耳尖悄悄红了:“你、做了什么?”

  她睡眠一向很浅,正常情况下,轻微的东西也能吵醒,但是刚刚的确睡得很沉。

  若是他真的做了什么,或许,她并不知道。

  “你猜。”他越凑越近,坏笑着,烟嗓传出的声音在她耳畔萦绕,像把细弦,在她心上勾了又勾。

  他越凑越近,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黎宴抬手,抵在他胸口:“你不离这么近,就不会说话了?”

  闻言,江湛呆了几秒,过后嘴角一勾,肩膀笑的颤抖。

  她用了点力气把他推开,眉头紧锁:“别耍流氓。”

  “没耍流氓。”好不容易重逢,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抓住她,他打算留个好印象:“没对你做什么,你那么信任我,我可不能辜负了你的信任。”

  黎宴松了一口气。

  她伸手去拉车门,刚碰上去,手僵在那里,又回头,眼神诚恳:“抱歉,今天连累了你。”

  “不用道歉,也不用自责。”江湛侧着身子,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她:“我乐意被你连累。”

  他声音很干脆,烟嗓,干净,一字一句像清风扫过耳畔,牵着心弦都跟着颤了颤。

  黎宴睫毛颤了颤,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想了想又说:“你真是个好人。”

  “……”江湛有点无奈,剧情有点偏离他的目的轨道了:“别再给我发好人卡了,我真不是什么好人。”

  “哦。”

  “……”

  黎宴去推车门。

  江湛拉住她,轻轻拉在衣角,没敢太用力,像是在试探着:“护照拿到了,你就回国?”

  声音很淡,藏着几分不舍。

  黎宴看着他的脸,对上他的目光,很深,像一张密不通风的网,试图锁住她:“应该是的。”

  他眉梢铺的很平,细看的话,能看出几分不同以往的情绪,许是左边断眉的缘故,他看上去有点凶。

  衣摆还在他手里捏着,黎宴拽了一下,没拽动,他捏的更紧了。

  “黎宴。”

  他喊了她的名字,声音刻意放的轻了,但还是很好听。

  声音落在头顶,试图再次拽出衣摆的黎宴抬起了头,隔着很近的距离对上他目光,在对上那一刻,她有片刻恍然。

  四周都是模糊不清的,万物朦胧,远处外面只有一盏路灯,照过来的光不是很亮,她能看清楚的,只有他的样子。

  黎宴用了点劲,把衣摆拽出来:“还有事吗?”

  江湛的手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把手收回来,弯腰捡起掉下地上的烟,放在手里捏着:“以后还能看见你吗?”

  “或许吧。”她缓了两秒,回答的模棱两可:“护照不是还在警察局。”

  他要的不是这样的见面。

  “可能你听起来会有点奇怪,但我还是要说,我想以后一直能看见你。”

  许是察觉到氛围过于奇怪,他抬起包扎好的手腕,眉眼带笑:“毕竟,看见你,我就想到我干过一件特别牛逼的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英雄救美。”

  头顶一片黑线的黎宴:“……”

  她抿了抿唇,把放在门锁上的手收回来,放在兜里,摸了几颗彩色的糖果出来,是那会儿在山脚下小商户里买的。

  她抓了一把,也不知道几颗,示意他伸手。

  江湛一句话不说,刚捡起来的烟一扔,直接就伸了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