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炙热偏爱

第016章:湛哥真踏马帅

炙热偏爱 嚼碎月光 2076 2021-01-31 23:30:00

  江湛弯腰撑在二楼栏杆上,将烟噙在嘴里,用牙咬着,抬手解下表带,试了试方向,猛地砸了下去。

  很重的一下,砸在膝盖上,腕表掉在地上,碎了。

  杜景然捂着膝盖跪在地上,嘴里呼着疼,脸色憋的通红。

  江湛捏着烟,从楼梯上下来,先前跟着杜景然过来的男人就差退到门外了。

  清宋拎着扳手过去赶人:“我大哥在教训狗,是狗你就留下来,不是狗就滚。”

  他的话才说了一半,男人就跑出几十米远了。

  江湛走到杜景然面前,蹲下来,拎着他衣领,眼睛里的戾气这会儿正浓:“学学怎么做人,别等到了头破血流了才知道适可而止。”

  看着像在教他怎么做人,实际上他能听出来,这些话都是警告。

  杜景然咬着牙,膝盖上的疼一阵接着一阵:“江湛,就算你成了世界冠军,杜若还是会丢下你。”

  因为杜若最讨厌的就是江湛出名。

  江湛挑眉,垂着眼似笑非笑,许是最近惹得事太少了,总有人觉得他是个好人了。

  他站起来,朝鹤辞要了打火机,侧头点上,金色的火光同白色的烟雾交织在一起,模糊了侧脸的轮廓。

  江湛看了一眼地上的烟屑,抬脚踩在他腿上往前拖移,直到将地上的烟屑和口水全都顺掉,才作罢。

  他吸了一口烟,面无表情地将烟拿下来,烟屑弹在杜景然身上,一字一句警告。

  “这里的人你动不得,这地儿你也来不得,想好好活着在赛场蹦跶,以后就离这儿远点。”

  “不然,你这荣耀怎么上来的,我就怎么让它下去。”

  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善人,从初中开始。

  抽烟、喝酒、打架、逃课,所有坏学生做的事,他无一例外。

  如果真的有好坏之分,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坏的那一边。

  喻小小已经看愣了,她从来没有见过哪个男人,干起坏事来,还能这么有魅力。肩宽腿长,生了一张看着就不乖的脸,眼睛充斥着戾气,看人时总是没有温度,浑身透着一股子野气。往那一蹲就是一道风景线,这要是放在学生时代,妥妥的荷尔蒙爆棚的校霸人设。

  一根烟燃尽,江湛扔掉烟头,用脚捻灭,回头交代了一句便走了出去:“卫生打扫干净了,再放他离开。”

  清宋举着扳手,愣了半天:“湛哥真他妈帅。”

  傍晚,夕阳取代太阳,今晚的晚霞格外艳红,城市像是笼罩了一层红晕,云朵也藏在红晕里。

  世今医院。

  手术室外的灯亮着,门口围着一群患者家属,哭哭嚷嚷着,空气里的消毒水味格外刺鼻。

  手术室里寂静无声,无影灯打下来,淡淡白光,温和不刺眼。

  黎宴一身蓝色无菌服,戴着医用手套和口罩,浑身上下只露出了一双眉眼,长睫垂着,额间生出一些薄薄的汗丝,眼神淡漠不掺杂一丝杂质,聚精会神地操作着手术。

  “镊子。”

  “止血钳。”

  音色很沉,像九月的晚风,分明无波无澜,缠绕在耳畔边上,却牵连着几分凝重。

  “滴——滴——滴——”

  静谧许久的手术里突然传出心电监护仪的预警声,仪器警报一直萦绕在整个手术室里。

  黎宴抬眸瞥了一眼,数据显示异常,心电图数据变化快速。

  “黎医生,病人心率下降。”

  病床上躺着的是位男患者,才二十岁,脸上都是血,看不清长相,小轿车超速,迎面撞上失控的大卡车,左胸刺入异物。

  黎宴低头继续手术,尽量稳住手术刀,睫毛低着,不慌张控制的刚刚好。

  突然,几滴血甩出来,她身上,侧脸,无菌服上半身都是。

  护士不是第一次进手术室,还是被眼前的情况惊了一下:“黎医生,病人血压下降。”

  “纱布。”黎宴平稳开口,睫毛压得的很低,遮不住眼睑处的几滴猩红和她眼里的红:“抽吸。”

  手术口的血止住了一点,心电监护仪刺耳的声音却一直没有间断。

  “滴——滴——滴——”

  “黎医生,病人——”护士语调发颤,人也越来越慌张,好在不是第一次进手术室,慌张拿捏的正好。

  护士的声音被打断,黎宴抬眸,口罩上面的眼睛弯了一下:“血管钳。”

  不是笑,也不是责怪的眼神,倒像在安慰,平白让人心最慌意最乱时静了下来。

  左胸口刺入异物,手术成功率很低,冷静,淡定,跟死神抢人,是她这位主刀医生这一刻唯一能做的。

  “镊子。”

  黎宴接过护士递过来的镊子,有条不紊地分开病人伤口,在血肉模糊里保持着冷静,继续清理残留异物。

  随着沾着血的异物一点一点取出来,心电预警声戛然而止,数据慢慢恢复正常。

  “滴——”

  护士眼睛一弯,松了一口气:“病人心率血压正常。”

  黎宴睫毛动了一下,低着头说:“别放松警惕,准备缝合伤口。”

  伤的太重,只是暂时扛过了手术室这一关,能不能醒过来,能不能活下去,还要看造化。

  一旁的辅助医生指了指自己的脸示意:“辛苦了,缝合我来。”他脸上有笑:“你去洗洗脸。”

  黎宴摇摇头:“没关系,我来吧。”

  缝合扫尾结束后,黎宴放下手术刀,对着几位医护人员稍稍颔首:“大家辛苦了。”

  四位医护点点头,经历了刚刚那样的事,显然都还心有余悸:“黎医生才是真的辛苦了。”

  心率一切算是暂时正常了,黎宴回头交代:“病人转重症看护室,观察三天,暂时不要让患者家属探视。”

  “好的。”护士点头应下。

  交代完,黎宴颤抖着手,将手术工具放进托盘里,跟着护士走出手术室。

  门外,守着几人,是病人家属。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啊?”

  是位妇人,见有人出来,擦擦脸上的泪,缓步走过来,一张脸布满泪痕,眼睛周围红的不像话。

  病人情况很不稳定,黎宴没承诺的太满:“手术虽然很成功,但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后续情况需要留院观察看看。”

  妇人自然懂这句话,抓住她的胳膊,几乎要跪在地上,央求着:“医生,你一定要救救他,他要是没了,我该怎么活呀。”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