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炙热偏爱

第019章:江湛式要地址

炙热偏爱 嚼碎月光 2008 2021-02-03 23:30:00

  黎宴思索了一会儿:“我要是说当时我听没清楚,你信吗?”

  他救了她,当时还受了伤,没有任何回报姑且不提,先是欺骗,后是放鸽子,活脱脱一副忘恩负义的作为。

  这会儿黎宴怎么都觉得理亏,连着解释的语气都带着试探的心虚。

  “我觉得我应该不信”江湛挑了下眉,还是笑着说的。

  黎宴抬头与他对视,微微发慌,许是很中意黑色,他还是一身黑色的衣服,拉链拉到了脖颈,简单也单薄,平常再不过的装扮,放在他这样的身材上,却也有些移不开眼睛。

  不过几秒,她收回视线,没有继续那个被拆穿的话题,想了一下,觉得还是要把这些恩情一次还完:“你救了我,还受了伤,要不然我补偿你?”

  然后就两清,她不喜欢被人一直缠着的感觉。

  江湛来了一点兴致:“怎么补偿?”

  她倒是真的认真想了一下,不过几秒就想出来了:“我给你钱?”她补充:“你不要多想,我没有侮辱你是英雄的意思。”

  她记得,他好像还挺注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个称号。

  江湛接话很快:“不多给几个选择?”

  明白面前这位打算用钱打发他,他倒是没有不悦,钱的确是个好东西,但是换这个总归是他亏了。

  黎宴倒是第一次见报恩情还给选择的。

  给钱这一招是沈祈安教的,他说,这世界上没有无利不图的好人,给点钱,别凉了别人见义勇为的心。

  她一直觉得这一招不错,直到……卡在了他这里。

  黎宴不太清楚他想要什么,能在手术室外面等了一夜,要的应该不好给,但她还是把主动权交了出去。

  她说:“你比较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啊。

  江湛歪着头看她,坏笑了一下,没敢说心里想的,怕吓跑她,只说:“请我吃饭吧。”

  黎宴以为就这么简单,点头应下了:“好——”

  她一个好字尾音还没落下,他就把她的话截了:“应的这么爽快,一会儿可别耍赖。”

  黎宴还没来得及反应,接着就听他说,好像刚刚那个只是一个开头:“我喜欢火锅、炒菜、牛排、烧烤……”

  他说了很多,有一分钟那么久,应该是没有别的词汇了,才停下来:“这些我都想吃。”说完,他很有礼貌地问:“会不会太多了?”

  黎宴好看的眉梢蹙了一下,原来报恩要这么久:“不、不多吧。”

  这些吃完,秋天应该都过去了。

  许是目的达到了,江湛浅笑了一声,眉眼里藏了初秋夜晚最亮的星星:“那行,你去换衣服。”

  七点刚过,江北早上会起雾,但空气很干净,远处雾气稀零,有风路过,吹起满地铺在青砖石板上的枫叶。

  黎宴倦意很重,连着打了几个哈欠:“今天先吃什么?”

  她换了衣服,外套打底都是深色的,头发用大夹子挽在脑后,额前留有几缕碎发,凌乱地贴在鬓角。

  没有任何遮挡,也不是高领的衣服,她半低着头,露出一截后颈。

  很白。

  江湛回头扫了一眼,有三三两两的人不时进出医院,他伸手把她帽子拉上去,刚好可以挡住那块皮肤。

  黎宴抬头,看着他,面无表情。

  还是头一回不知所措,江湛随便找了个理由:“风大。”

  她顺着他,伸手把帽子戴好,不骄不躁,又问了一遍:“今天想吃什么?”

  “你猜。”

  加了一夜的班,黎宴很困:“猜不到。”

  “猜不到就不猜,去那儿等我,不许再跑了。”他指了一处地方,在医院门口,行人不多。

  黎宴:“……”

  江湛开着车子出来的时候,黎宴还老老实实地站在他说的那个位子,额前的刘海被风吹得有些乱,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没有不耐地四处观望,耐心好的过分。

  人长得漂亮,耐心好,腰也细,就是有点好骗。

  这些饭吃下来,她也跑不掉了。

  黎宴等了五分钟左右,身后传来一道喇叭声,她没回头,以为挡着别人,往旁边让了一下。

  “滴滴滴——”

  喇叭又连着响了三声。

  她这才回头,瞧见坐在黑色宝马车子里的男人,是江湛,正在笑着,笑意奇奇怪怪的。

  黎宴迟疑了一瞬,走过去,上了副驾驶,车里有一点点烟味,不重,只是她闻不得,眉心拢了一下。

  江湛目光一直放在她脸上,刚好看见了,他捏了一把方向盘:“你家地址?”

  黎宴正在摸索安全带的手顿住了:“不是要吃饭吗?”

  他看着她困到不行的眼睛,还是笑着,窗外的光揉碎在他眼睛里,像繁星点点:“我现在不饿,先送你回去。”

  他倒是想,就怕她在饭桌上睡着。

  “不用了。”已经欠了一屁股债,她松开拿在手里的安全带,尽量不想再麻烦他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她刚摸到车门,车子响了一下,是落锁的声音。

  “……”

  “躲我?”

  江湛声线压着,有细听才能听出的几分不悦。

  黎宴回头想解释,却刚刚好撞进他目光里,他眼睛很亮,神色很深,像藏了画板上最浓墨的色彩,勾的人心尖都颤栗着。

  她好像躲不开那样炙热的目光:“我、我没有躲你?”

  江湛问:“怕麻烦我?”

  黎宴像中了邪,老实点头,和盘托出:“欠了很多,我不想麻烦你。”

  很奇怪,她从不会轻易对别人交了底,更不会把自己一丁点的弱点向外人展开,在他这里,看上一眼,就会六神无主。

  失了主见。

  江湛手在方向紧了紧,稍稍笑了一下,晃荡的人心神难宁:“我最不怕麻烦了。”

  黎宴有些许错愕,像似不信。

  他启动了车子:“安全带。”过了片刻见她没有动作,侧了一下身子,向她凑近:“要我帮你?”

  她有些晃神,低头躲开,伸手去寻安全带。

  出了医院停车场,十月初的天,车内有点冷,他打开空调,看似随意的说:“不说地址,我可就开回我家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