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炙热偏爱

第023章:江湛眼睛耍流氓、耳尖红了

炙热偏爱 嚼碎月光 2045 2021-02-07 23:30:00

  黎宴出了电梯,身后有人唤她,声音里有藏不住的喜悦,和隶属于男人的桀骜不羁,她脚步顿了一下,才回头。

  在走廊尽头的拐角处,安全出口上来的地方,男人斜靠在墙上,还是一身黑衣,眉眼里有几分盛气凌人的傲气。

  他有一副很不老实的皮囊,一颦一动,但却总是透着乖,像被锁在笼子里的兽,在伺机而动。

  黎宴看着他,微微怔神。

  江湛走过来,他爱穿黑色,衬的眼睛很亮:“下班了?”

  “六点半。”

  他抬头,眸光不偏不倚刚刚好落在她脸上,朱粉不深,清冷但也知性:“你忙你的。”他看过一眼腕表:“还有十五分钟,我等你。”

  黎宴瞧了一眼他,晃了晃脖子上的听诊器:“我去放一下这个,你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吧。”

  他点头:“去吧,我不会委屈我自己。”

  她还是给他指了护士站的椅子:“我很快就好。”

  天色初有变暗的迹象,走廊的灯光显得格外亮,照在她身上,也亮了身上的白色长袍。

  【我学医,救死扶伤。】

  她说这是她的梦,她做到了,比他好多了。

  黎宴的诊室在三楼,下了电梯,右数第三间就是。

  门侧挂有电子系统,黑色正楷:外科,黎宴,休息中。

  她推开门,把听诊器取下来,刚准备脱白色大褂,门突然被推开,一位男人走进来,褐色西装披在肩上。

  黎宴把长袍套上去,脸色一下就冷了许多:“有事?”

  来人是韩胜闻,是院方股东的大公子,五官只能称得上能看,靠着关系,为非作歹,在院内院外胡来一通,花名更是流传在外。

  他把西装脱下来,扔在椅子上,比街角的混混还要流氓三分:“当然有事,下班一起吃个饭。”

  他用的肯定语气,有势必成功的把握。

  黎宴往后退了一步,拉远距离,眉里不掩厌恶:“抱歉,今天没空。”

  她要还人情。

  韩胜闻对着旁边椅子踢了一脚,发出的声音很响:“黎宴,别给脸不要,我一句话,你还能有工作!”

  这已经是他这个月第七次约她了,也是第七次被拒绝了。

  他有钱有势,想要的就没有失手过,在女人身上最没有耐心,仅有的一丝也已经没消耗殆尽了

  他现在想要她,乖乖的最好,若是不顺从,他也有的是办法。

  黎宴抬眸,笑了一下,看不出情绪:“这份工作,我挺喜欢的。”

  她眼睛弯起来很媚,嘴角有一点笑意,她盯着他看,眸色里有阴戾的气息,只是别有用心的人看不见。

  很勾人,也要命。

  韩胜闻低着头笑,似乎是觉得意料之中,弯腰扶起来被踢倒的椅子:“早这么乖,也不用受这些吓了。”

  他把后面的流程都想好了,他没有耐心,目的性很明确,越快越好。

  今日事今日毕。

  这些出社会的女人就是这样,想同意潜规则,会因为腼腆害羞昧着心意拒绝,稍稍耍点手段,也就抛下面子顺应心意了。

  显然,面前这位矜持了七次的女人,也是这样。

  墙上的闹钟距离六点半还有五分钟,黎宴走到衣架前脱下长褂,挂在衣帽架上。

  韩胜闻舔了舔嘴角,眼睛里的神色很污浊,朝她走过去:“我准备了几家,你喜欢吃什么,还是我们直接去酒——”

  黎宴转过身,捏着手里的手术刀,抬手,放在意图不轨的韩胜闻脖子上,一点一点的凑近。

  她还是笑着,脸上也还是没有温度。

  韩胜闻停住话,只看见了她笑,以为是开玩笑:“欲擒故纵?”

  黎宴把手术刀贴在他脖子上,轻轻压了一下,控制着力道,脸色冷的吓人:“我警告过你,别招惹我。”

  前几次他约她,没有一次就好聚好散的,她脾气不好,人在屋檐下,也不会察言观色。

  手术刀可以救人,更可以杀人。

  他脸色当即就变了,一阵白:“你来、来、来真的。”他只比黎宴高一点,往后仰着,不敢大动作:“小心手别滑了。”

  “最后警告你一次,我没有时间陪你浪费,现在滚出去,我就当今天的事没有发生过。”

  他还有很多钱没有花,还想潜更多女人,怂就怂了,小命留着最重要:“行行行行……”

  他用手一点点移开刀子:“我这就滚。”

  黎宴把刀子收了。

  他抬手摸了一把脖子,往手上一看,什么也没有,才松了一口气。

  她盯着手里的刀,刀刃很锋利,话里也像藏了刀尖:“别再来这里了,下次手抖不抖,我也保不准。”

  韩胜闻一张脸被吓得狰狞,气急败坏地伸手拉门:“妈的,简直不是个女人。”

  门突然开了。

  是从外面推开的,很用力,刚好撞在他头上,韩胜闻捂着额头:“操,谁他妈的!”

  黎宴对上江湛的视线,把刀子藏在身后,语气很淡:“我好了,可以走了。”

  江湛低头扫了一眼只到肩头的男人,联合刚刚那位护士的善意提醒,就懂了。

  他伸手拉住要走的韩胜闻,扯了回来,语气还挺气:“你对她有想法?”

  韩胜闻有点懵:“现在没了。”

  “还算识相。”江湛是混混的性格,不懂什么收着,只知道有人起了觊觎之心:“这人我看上了,以后离她远点。”

  他看见有人跟着她进诊室,以为是病患,从护士们八卦口中听到了事实。

  黎宴抬眸,窗户开着,风把头发吹乱了,她定住。

  韩胜闻气急败坏极了,一张五官能看的脸被气的狰狞起来:“怪不得不从,原来是有男人了!”

  他抬脚要走,江湛看见搭在椅子上的西装外套,叫住他:“把你衣服拿走,碍眼。”

  韩胜闻回屋拿了衣服就跑,江湛站在门口,扬了扬眉梢,神色藏不住得意。

  诊室消毒水味道很淡,隔着几步的距离,他盯着她看,白色的长褂换下来了,里面只有一件黑色毛衣,勾人的腰线显露出来,毛衣是低领,露出一截脖颈,白的发光。

  江湛很快挪开眼,耳尖头一回有点发热,他低头,指了指腕表:“六点半了。”

  可以下班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