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炙热偏爱

第 026章:要是别人让你以身相许呢?

炙热偏爱 嚼碎月光 2081 2021-02-10 23:30:00

  他手撑在桌子上,姿势随意懒散,一身黑衣在灯光下衬得整个人英气十足,黑色短发,好像很爱笑,面相出众,极少数时候也会带着戾气看人。

  “为什么要把我拉黑?”

  黎宴细眉勾了一下,眼睛里似裹了一层雾:“拉黑什么?”

  江湛以为她故意不承认,往后靠在椅子上:“非要我揭穿你?”

  她拢着眉头,睫毛垂下来,在想拉黑过他什么。

  黎宴没化妆,唇上倒是抹了一点红,很淡,内衬毛衣是黑的,外面套了一件长衫,头发很随意地披在肩头,应该很不耐,眉头拢了很久。

  她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干过这事:“别卖关子了,你揭穿我吧。”

  江湛靠在椅子上,手搭在桌子上,姿势懒散的要命:“一个月前,你从西雅图回国,我给你打过几通电话,你没接,还把我拉黑了。”

  她眼睛里的雾气更浓了,不解、疑惑,交织在一起:“你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

  重点是她没有接到电话,也没有拉黑过任何人。

  她怀疑他打错了。

  “哪来的不重要。”

  江湛眼睛眨了几下:“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我没有接到你的电话,也没有拉黑过你。”她把她的怀疑说出来:“你可能打错了。”

  他目光有点沉:“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她把筷子放下,近乎逼问:“所以,我的手机号你从哪里要来的?”

  江湛还是跳过这个话题,他从兜里掏出手机,找到通讯录界面,点进去,然后念给她听:“号码错了吗?”

  黎宴摇摇头:“没错。”

  他又拿着手机,打过去电话,然后放在他面前给她看,电话里穿出女声,她的手机也没有响。

  他有点嘚瑟:“证据确凿,还不承认?”

  黎宴:“……”

  分明没有的事,但是她找不到反驳的话:“手机号谁给你的?”

  江湛:“……”

  他把手机收回去,然后就一直盯着她看,半笑着:“把我拉出来,我告诉你。”

  黎宴眼睛弯了一下,那团雾散了,眼神变得温润清澈,她找到黑名单,果然有一个手机号在里面躺着。

  她拉出来,放给她看:“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被我拉黑。”

  对于她放了两次鸽子的前科,他并不怎么相信,语气也有点调侃:“总不能是我自己拉黑的。”

  黎宴:“……”

  江湛语气淡淡的,有点吊儿郎当:“你不给救命恩人打个备注?”

  “……”她低头,不骄不躁,挽在而后的头发松下来,遮住未施粉黛的半张脸,手里打着,嘴里念了出来:“江、湛。”

  江湛侧头,没忍住笑,眼睛弯弯的,眼神像藏了宝:“名字要是都忘了,你就真没良心了。”

  他眼睛盯着她看,眼神漆黑不见底,像锁定猎物的野兽。

  她弄好了,才抬头:“现在该你坦白了。”

  江湛倒没藏着掖着,他不知道给手机号的人叫什么名字,突然指了指她身后:“她给的。”

  黎宴回头,看了一圈,最后目光定格在饮料箱子上:“你是不是帮她赶走了狗仔?”

  饮料是林周憬代言的,上面有她的照片。

  他眉尾勾起,眼睛里有她猜对的诧异:“你怎么知道?”

  “她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你是第二个。”

  林周憬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狗仔偷拍。

  江湛:“……”

  “还是要防着点,别人可没有我这么好。”他有点头大这个:“要是别人救了你,你也会请他吃饭?”

  黎宴想了一下:“不一定,吃饭是你的提议。”

  前面他也说了要看比赛。

  江湛又问,语气就有点不好了:“别人提什么要求你都答应?”

  当然不是,她说:“不过分就行吧。”

  毕竟是救命恩人,她的命很重要,要留着做很多事。

  她答案有点模棱两可,挠的他有点难受,好像真的有点害怕了,怕当时错过,怕不是他救的她。

  江湛从椅子背上起来,手撑在桌子上,目光直白而炽热:“要是别人让你以身相许呢?”

  黎宴细细望着他,一双眼睛水雾缭绕,像似又裹上了雾:“现在什么年代了,谁会提这么无理的要求。”

  这次,他接话很快:“你怎么知道有没有。”

  他问的有点多了,因为是救命恩人,她还是好声好气地回答:“目前只有你救过我。”

  她没有请人吃过饭,这是第一次,更没有被人提过这个无理的要求。

  江湛稍稍愣了一下。

  好险!差点暴露了!

  他捡起筷子,继续吃饭:“我知道了。”

  他半低下头,撑在桌子上吃饭,侧头看了看手表,又继续吃饭,嘴角上扬,藏不住满脸的春风得意,好像得了宝。

  江湛低着头,哪里都没有乱看。

  黎宴看着他,笑了一下,只有一秒,就隐去的干干净净。

  这时,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

  黎宴拿起来看了一眼,是沈祈安:“我去接个电话。”

  江湛抬眸:“嗯,记得回来。”

  她点点头,店内有点吵,她往后庭走,在路上接了:“喂。”

  沈祈安的语气似乎很急:“你在哪?跟念橙在一起吗?”

  他在电话里说了很多,言简意核,温念橙上一部戏杀青了一个月,经纪人替她寻了一部口碑稿子,上午还有联系,下午问她考虑结果,却怎么也联系不上。

  黎宴脚步顿住,整个后背僵了一下,慌乱的不知所措,她找到日历,说话的嗓音都在抖:“去她公寓,今天是他们四周年纪念日。”

  黎宴口中的他们是温念橙和她的哥哥黎樾,黎樾有两个梦想,一个是海军梦,一个是温念橙。

  出事的前一个月,黎樾完成了他的海军梦,他还有一个梦想,是温念橙。

  她家世好,性格好,长相好,是站在聚光灯下的公主,更是他一直不敢肖想的例外。

  他想去找她,把所有的喜欢说给她听,但是害怕她拒绝。

  但两情胜在相悦,温念橙喜欢黎樾,从高中开始,有始无终。

  她知道他有梦想,便在身后陪着,不去打扰,把快要藏不住的心意死死藏着。

  知道他完成了梦想那天,心意也瓦解,再也藏不住了,她把矜持、羞涩全都丢了,主动去找了他。

嚼碎月光

提前的祝福:仙女们,除夕快乐呀~   求红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