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炙热偏爱

第029章:那你图什么?

炙热偏爱 嚼碎月光 1106 2021-02-13 23:32:59

  他接过来之后系在伤口两侧,然后看了她一眼,声音放的格外注意:“别哭。”

  不知道为什么,他见不得她这样哭。

  再次见面,她给她的感觉一直都是冷静自恃、沉着镇静,这一面似乎不太属于她该有的样子。

  江湛站起来:“你去等电梯,我背她去医院。”

  黎宴点点头,从地上站起来:“好。”

  手术到凌晨才结束,温念橙割腕并服用了安眠药,没有给自己留一点点活下去的后路,她想死,想去找那个留她一个人的人。

  病房里面,医生交代术后注意事项,沈祈安在找公关压这件事情。

  黎宴没进去,就守在外面走廊,脸上的泪干了,睫毛垂着,好像压了一座山。

  凌晨一点,医院里温度低的厉害,江湛脱了外套,走过去披在她身上。

  有温度裹在身上,她抬起头,睫毛上挂着很刺眼的滢光:“谢谢。”

  她声音不对,哑的不正常。

  她把外套取下来递过去,把她最需要的温度也推开,不接受任何人的好意,圈了方圆一里,把自己困在里面,推开每一个试图走进来的人。

  不论善意还是恶意。

  江湛靠在旁边墙上,手里把玩着打火机,看了她一眼,没有接:“你穿上。”

  黎宴把衣服放在他手里,她手上还有血,眼角沾的也有:“今天谢谢你,很晚了,你回去吧。”

  她说完,就又坐在长椅上,盯着里面的重症监护室。

  江湛拎起衣服,眉梢勾了一下。

  她似乎很排斥别人的善意,布了一道防线墙,把自己同别人隔开。

  江湛拎着衣服走过去,又披在她身上,她抬眸看他,眼神里有几分防意:“我不冷。”

  一道防线而已,他拆了不就好了,江湛用眼神恐吓她:“再脱掉,保不准我会做什么。”

  他站着,她坐着,走廊的光影落在他英挺的眉目上,带着很细碎的笑。

  衣服上没有烟味,只有隶属于男人身上的味道,很重,黎宴耳尖微红,也没再拒绝,往旁边让了一点:“要不要坐一下?”

  江湛应了一声,嘴角稍稍扬起。

  她给他留的位置足够大,中间还能容得下一个人:“昨天晚上,谢谢。”

  他把身子侧过来,面对着她坐,长腿放在她的腿旁边:“别再跟我道谢了,我都听腻了,你忘了,我就喜欢逞英雄。”

  “江湛。”

  江湛坐直了,听她说:“嗯?”

  黎宴不看他的眼睛,只看着他身上单薄的上衣,看他手腕上的疤痕。

  “你在西雅图救了我,昨天又帮了我很多,我可以给你金钱作为答谢,请你收下,然后我们就两清了,好不好?”

  又是用钱划清界限。

  “不好!”江湛知道她划了一道领地,意图隔开他,他不要,他闯进去:“你以为一个男人屡次三番帮一个女人,就只为了图那点钱!”

  还有比钱更好的东西吗?

  黎宴接受信息这会儿有点卡了,还有点懵:“那你图什么?”

  他看着她,好一会儿没说话,过了许久,突然笑了,只是虽然看着在笑,眉眼里却看不出一丝笑意。

  更像似在不悦。

  黎宴睫毛波动两下,凑近了一点:“嗯?”

  江湛起了坏心思,眼神落在她身上,有点坏:“我表现这么明显,你看不出来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