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一晚旅店经营日志

第三章 波兰庄园的灰姑娘01

一晚旅店经营日志 祝珉 4007 2021-04-02 23:00:00

  祝莉叶参与过“宾至如归”的内测和公测,并非第一次玩这款游戏,自然很清楚,探索第一个副本就是主人公的故事,也就是朱丽叶的故事。

  如果是随机副本,祝莉叶还真的不一定熟悉——就像她这样的元老玩家都不知道这款游戏外设了多少副本,基本上每次随机到的副本都是不一样的。但是这个副本,新手副本嘛,祝莉叶懂的,虽然也看血统,但的确是特意开放出来给那些运气不太好的玩家补充一下血量的。

  已经过了两遍新手副本的祝莉叶现在看到周边的环境,都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环境是很熟悉的,但事对于上帝视角来说,真的切换成了主人公视角,还是分外陌生的。

  她从床上起来。

  这个房间很大,波兰庄园并不缺一个房间,房间主人的待遇可不是通过房间的大小来判断的。

  朱丽叶的房间面积很大,但是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还有一张梳妆台,全都是最基础的款式,跟其他贵族小姐都是定制的家具完全不同,可以看出来只是庄园初建好之后配备的。

  也就是说,这个房间其实是客房。

  祝莉叶不是朱丽叶,看到这个房间自然也不会和朱丽叶一样有失落和难过。众所周知,一个副本的开头,必定有线索,就像是在玩一个密室逃脱一样,祝莉叶十分熟练地从这个房间靠近门那边的地毯下面找到了一把钥匙,然后放进了自己口袋当中。

  说是密室逃脱,但是副本到底还不是密室逃脱,不同的副本有不同的玩法,这个副本的主线就是走剧情,让朱丽叶与自己和解。

  都不用推论都能知道,在父亲不想面对、母亲早已忘却、继母心怀鬼胎、其他的长辈、兄弟姐妹有意羞辱的情况下,朱丽叶这个小姑娘成长起来,会成为怎么样一个阴郁、自闭的女孩。她一定是敏感的,也一定是仇视着这个世界的,她从小就接收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恶意,怎么可能长成一个善良的人呢?

  可是她真的太弱小了,弱小到即使她有满心的恶意,也没有办法伤害任何一个人。

  恃强凌弱才是朱丽叶会做的。

  这个世界对于她来说,弱的也只有那些无辜的没有任何能力的小动物了。

  所有人都以为怯懦的胆小鬼,其实背地里也是个施暴的恶魔,她蛰伏于世界的阴暗面,也只敢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露出自己的阴暗面。

  从这条线出发,副本主线的“和解”,其实就是让朱丽叶承认自己的错误。

  第一次过这个副本的时候,祝莉叶是按照正常思路去过的,认为让朱丽叶承认自己的错误,就是让她认识到行为的错误,从而去成为一个善良的人。可以说那次祝莉叶过五关斩六将好不容易完成了这个目标,结果副本奖励真的很寒酸。

  等下了游戏之后跟自己的好友沟通,才明白这个副本真正的真谛。

  朱丽叶虽然是施害者,在这施害者之前,她首先是受害者。波兰庄园庄严肃穆,这里每个主人都板着一副看似好人的面孔,可全身却写满了虚伪,背过身来,基本上每个人都是伤害朱丽叶的罪魁祸首。

  真正的和解不是让受害者承认错误,而是让受害者摆脱伤害。

  所以副本的正确答案应该是让朱丽叶变得强大。

  这比让朱丽叶承认自己的错误还更加困难,因为在副本当中,朱丽叶不是祝莉叶,自身的限制依然存在,她的确在法武世界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弱鸡,没有元素天赋的她依靠绝对的力量已经没有任何可能。

  只能另辟蹊径。

  好就好在,老玩家玩过一遍,做任务也早已经轻车驾熟,原本的地狱难度,现在来看也不过尔尔。

  祝莉叶收好了钥匙,并不急着从房间出去。

  对于这个副本来说,这个房间可以说是初始的保护圈,至少这个时间段在这个房间是安全的。祝莉叶想要从这个房间获得更多的东西。

  探索,顾名思义,就是要去搜寻,这也就是为什么都说副本有血统的分别。

  每个人就算是进入剧情一样的副本,能得到的道具都不一样,在哪里得到、怎么得到,都没个定数,祝莉叶决定先碰碰运气。

  房间的构造很简单,能够藏东西的除了地毯也就那些固定的家具了。

  地毯已经得到了最重要的道具之一——打开心房的钥匙。这把钥匙不是开门的,也不是开宝箱的,而是过关的关键,在最后打开朱丽叶的心房,让她与自己和解。

  按照游戏概率来说,地毯之下已经不太可能有新道具了。

  祝莉叶第一次玩游戏的时候,因为缺乏认知,一心只想要做最快过剧情的人,直接走了主线,根本就没有注意这个空间有没有道具;第二次玩的时候,在床铺下面发现了一张纸条,这张纸条让她成功扳倒了玛丽。

  所以祝莉叶这次也直接翻开了床铺。

  也是一张纸条。

  【他更爱他,他还爱着她。】

  跟她玩游戏那次副本给的纸条内容是不一样的。

  波兰庄园姓菲茨威廉的主人们很多,“他”也很多,朱丽叶的祖父、父亲、叔叔,兄弟们,都可以是“他”。但是从人物关系来看,祝莉叶可以确定这个“他”指的是朱丽叶的父亲,罗切斯特。

  他更爱他。

  罗切斯特当然是更爱自己的。

  他还爱着她。

  毋庸置疑,罗切斯特当然还爱着薇拉。

  他本就是个懦弱的男人,面对家族是这样,面对爱情也是这样。当然,懦弱的背后就是自私,没有人会比罗切斯特更爱罗切斯特。

  纸条给自己这个信息,自然是有用的。

  祝莉叶收好了纸条,然后去翻衣柜和梳妆台。

  可以确认,这具身体的血统的确不错,在两个地方都找到了道具。

  衣柜里找到的是一张卡片,应该是一次性的技能卡片。

  【摇篮曲:进入梦乡吧!】

  梳妆台那边找到的是另外一张纸条。

  【他想帮帮她。】

  这个信息就很模糊了,祝莉叶分析了半天也没有分析出来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也只能先收着了,走一步是一步,迟早能解读出来的。

  房间可以说是被自己翻完了,祝莉叶自然也准备出去了。

  不过,她并不打算从房门那边出去。

  两次游戏经历告诉祝莉叶,不走寻常路才可能有惊喜。

  她走到了窗户边上。

  波兰庄园的房间的窗户,都自带一个小小的阳台,宫廷风格的建筑的阳台只能站下祝莉叶一个人。

  现在的时间是刚刚天亮,庄园的主人们还没有起床,但是仆从们早就已经归位到了自己的岗位上,他们的专业素养极强,人来人往却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音。祝莉叶可以从自己这个位置看到庄园大道上在清扫的仆人。

  阳台的视野很好。

  祝莉叶看了一眼,从自己这个阳台到下面那个阳台的位置,然后直接跳下去了。

  这边是客房的位置,很显然,下面那个房间也是个客房。

  不仅如此,祝莉叶还知道,下面的客房住了一位客人,这位客人并不是贵族,而是准贵族,是波兰庄园邀请的大魔导师。

  在这个世界,有了大魔导师实力的能力者,只要接受王国递出来的橄榄枝,都能得到爵位。不仅波兰庄园会提前结交这些从微末发展起来的大魔导师,其他庄园与姓氏也会。

  祝莉叶自然是要争取这位客人的帮助。

  在第二次进入这个副本的时候,祝莉叶是意外之下跟他认识的。可以知道的是,这个从平民巷子里走出来的大魔导师,的确是个同情心泛滥的家伙,他十足善良,是路过看到一只流浪猫都要伸手帮一帮的程度。

  “先生,先生。”

  祝莉叶敲了敲阳台上的窗户。

  首先惊动到的是这位大魔导师养的“小宠物”,一只天使猫。在这个信奉神灵的世界,被冠以“天使”称号的猫咪必定不会是简单的猫咪。天使猫是治愈系的魔兽,出生就能达到10级的品级,一只便能抵过一位具有光明魔法的高级牧师。

  只是眼前这只天使猫不同,它是被同情心泛滥的大魔导师收养的残缺猫,出生只有2级,被精心养育了五年,也只升至了5级而已。

  大约只能治愈一些不严重的皮外伤。

  不过这类稀有的魔兽,都有自主思考能力。

  它看着祝莉叶,小小地“喵”了一声,十分可爱。

  祝莉叶小心翼翼地看向它,“你好?”

  这个时候,大魔导师也已经走到了这边。

  杰克看着眼前的小姑娘,他没有在昨日的宴会上看到过她——金色的长发泛着光泽,但是脸色却十分苍白,看着面黄肌瘦的,像是营养不良?眼睛大得可怕,是天空的颜色。

  这是典型的贵族长相,却是一副贫民窟女孩的面貌。

  噢,这一刻,杰克知道,他那该死的恻隐之心,又动了。

  他可真是一个善良到没有边的人。

  把小白捞进自己的怀中,杰克想,我不会又捡回来一个小白吧?她的金发可真好看,他或许可以把她当作自己的小公主——就像现在的小白一样。

  祝莉叶知道,对杰克应该示弱,就像一只孱弱的天使猫一样。

  所以她小声地、试探性地开口,问,“先生,你能帮帮我吗?”

  于是祝莉叶成功地进入了杰克的这个房间。

  客房和客房之间也是不一样的,杰克作为大魔导师的、波兰庄园想要结交的未来贵族,客房可不像朱丽叶那个小可怜,这里的地毯都是白色长绒毛的,没有灰扑扑,金碧辉煌又温暖温馨。

  “所以,现在你能告诉我你是什么人了吧?”杰克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柔一点了。

  他是火系的魔法师,天生就比较火爆(?),可以放得温柔的声音都略显粗犷,更何况他是平民,是靠天赋与努力成就了现在的地位的,实在不懂什么贵族礼仪,他自认为礼貌的举止现在看来也有点粗鲁——杰克的确是善良得过分了。

  祝莉叶心想。

  不过没有关系,正好。

  一个同情心容易泛滥的大魔导师,不就是自己通关的好帮手吗?

  她没有抬头,还是微微低着头,不敢直视杰克,盯着自己的脚尖,“我叫朱丽叶。”

  “朱丽叶”这个名字出来,杰克就知道她是什么人了。

  只要进入了王都,很难不知道朱丽叶这个人,甚至因为朱丽叶的出生,之后再也没有贵族少女会被取名为“朱丽叶”,所有人都认为这个名字是不详的象征,代表着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不好的事务,即使不是真的,也没有人愿意和一个不被父母承认的私生女同名。

  杰克或许在思考朱丽叶尴尬的身份,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

  这正好是祝莉叶抓住主控权的机会。

  她看似莽撞地抬头,然后用迫切的、急切的、恳求的语气,对杰克说,“先生,我知道您一定有办法,我的朋友受伤了,我......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趁这个时间来找你了。”

  晚上不合适,孤男寡女总是一种不太对劲的组合,白天也不合适,作为波兰庄园的贵客,杰克可没有时间待在这个房间里听一个小可怜的请求。

  只有这种,杰克刚起来没有多久,也没有别人来打扰的时间最合适了。

  杰克很快就联想到了,祝莉叶是从阳台进来的。也就是说,她是从哪边的阳台跳过来的。杰克就算不是贵族,也知道这些庄园的规矩,知道这一边大多都是客房。

  作为波兰庄园的主人之一,祝莉叶住着的却是客房。她甚至不敢在波兰庄园明目张胆地行走,只能通过跳阳台的方法,找自己帮忙。

  还是为了自己的朋友。

  等等。

  被整个王都视为笑话的私生女还有朋友吗?

  杰克看向祝莉叶的眼神开始变得凝重了起来——他可不想自己因为善良就被人当作傻子耍了。

  “你的朋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