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一晚旅店经营日志

第四章 波兰庄园的灰姑娘02

一晚旅店经营日志 祝珉 4024 2021-04-19 22:00:00

  “是的,大人。”祝莉叶当然听出来了这位大魔导师语气当中的怀疑,但是她会因此就半途而废吗?自然是不会的。她就假装自己没有听懂,用自然的、眷恋的语气,说起了自己这位朋友,“它叫雀斑,是一只很可爱的麻雀。”

  “只是它今天回来的时候好像受伤了。”说到这里,她金色的眼眸都黯淡了下来,里面盛满了担忧。

  像极了一个在为朋友担忧的少女。

  杰克当然不会怀疑这样一个少女,他那该死的同情心很顺利地开始泛滥了,立马就共情上了祝莉叶这个虚伪的女人编造的故事当中的少女与麻雀。

  一个在庄园里连仆从都不如的贵族少女和一个最弱势不过的麻雀,没有比这个配对更让人担忧的了。

  “那还等什么,你带我过去就是了。”

  杰克都已经能够联想到那只可怜的麻雀,是怎么受了伤,可能现在已经奄奄一息了,不然怎么会让一个小心翼翼地存活在这个巨大家族当中的少女踏出第一步,寻找自己这个陌生人的帮助呢?

  他的心反正已经在质疑与同情之间完全偏向了后者,已经开始完全站在祝莉叶的立场上思考问题了,着急着祝莉叶的“着急”,担心着祝莉叶的“担心”。

  而祝莉叶这个女人,自然是理智冷酷地利用了这位大魔导师的心软。

  “我......能请你帮忙送我到上面的阳台吗?”

  示弱了,当然要示弱得彻底,不敢被人发现的小可怜人设有。

  杰克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他照着祝莉叶说的,带着她从阳台到了祝莉叶的房间。

  当然要让杰克看到她的房间了,这寒酸、简陋的房间,难道还不足以让这位大魔导师彻底站在自己这边吗?祝莉叶小心翼翼地认真地观察着杰克的表情,很确信,现在他已经对波兰庄园没有什么好印象了。

  这只是个开始。

  祝莉叶从卫生间拿出了一个小笼子,里面有一只翅膀被折断了的麻雀。

  根据上下文理解,我们可以知道,这只麻雀,肯定是被朱丽叶施以了暴力的真正小可怜,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做坏事的是朱丽叶可不是她祝莉叶,她甚至很好心地带来了一个大魔导师来治疗这只小可怜,只不过是利用这只小麻雀,对付她亲爱的姐妹们,这不过分吧?

  祝莉叶心想,嘴上还是一样的虚情假意,“这就是雀斑,它回来就这样了,我不敢出去,也不知道是谁伤害了雀斑。”

  “只是庄园的人都不喜欢我,我想我以后还是让雀斑离开吧,或许是我害了它也说不定。”

  没有指向性的控诉才是最强大的。

  朱丽叶的身份自然会让杰克自动脑补到别人身上,比如说庄园的其他主人们。

  杰克也的确是这样脑补的,甚至对象有点多,他只能干脆地对整个波兰庄园感到失望,哪怕昨天一整天庄园都有很好地招待他——圣父可不在乎这个。

  他捧着这只小麻雀,让随身跟着的小白治疗了它。

  小白的能力,也就只能治疗一下这些小动物了。

  天使猫很听杰克的话,杰克让它治疗这只麻雀,它就治疗。

  可是麻雀并不听祝莉叶的话。

  毕竟在麻雀眼中,祝莉叶就是伤害自己的罪魁祸首——祝莉叶很庆幸,这只麻雀没有开口的能力,不然自己这场大戏也演不下去。

  被治好了之后,麻雀立马就飞走了。

  它当然要逃,虽然开不了口说话,但是它已经有行动能力了,当然是要赶紧逃跑了,这个时候不去拥抱自由,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祝莉叶早就预料到它会跑,在它飞走那一刻,很快就把失落写在了脸上。

  她没有说话。

  因为她很清楚,眼前这个大魔导师,会自己脑补“像我这样子的人不配拥有朋友”的心理活动给她,这可比她亲自上场卖惨效果好多了。

  只是现在麻雀飞走了,他似乎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借口。

  这个略显空荡的房间,好像也变得十分落寞了起来。

  祝莉叶给自己收拾了一下情绪,对杰克露出一个小心翼翼的笑容来,“大人,真的很谢谢你,也谢谢这位大人。”

  天使猫有治愈的能力,也相当于是个魔法师,祝莉叶喊它大人也没有问题。

  “希望雀斑能够飞出波兰庄园,我的妹妹们并不喜欢这些没有力量的小动物,在庄园里遇到了可就糟了。”

  杰克注意到了她话里的“妹妹”了。

  这位圣父,当然又是一番脑补,过后就直接给菲茨威廉家那两个风光无限的小姐给定罪了。

  无论是安娜贝尔小姐还是多萝西小姐,从昨夜的宴席看,都是无比跋扈的贵族小姐呢。以杰克对这两位小姐的初印象来看,她们的确是能做出伤害一只无辜的小动物这样的事情的。

  天生出身的身份阶级让杰克不会想,身为菲茨威廉家的小姐,安娜贝尔和多萝西都不屑于跟一只麻雀计较——她们的眼界可高多了,怎么会注意到这么不起眼的小动物呢?这样弱小的生物,也只有朱丽叶才会拿捏。

  不等杰克说些什么,祝莉叶又抓住了时机,立马说,“先生还是快点离开吧,如果被人看到了你跟我在一起,可能会有不太好的影响。”

  杰克一下就被祝莉叶说的心软了。

  因为有不好的影响就放任这么一个可怜的少女面对整个庄园的恶意吗?杰克有点做不到,他想要帮帮祝莉叶。

  “你没有想过离开吗?”

  祝莉叶:计划通√

  当然,可怜的少女当然不能露出得意忘形的马脚的,她瑟缩了一下,然后才对杰克说,“先生,谢谢你的好意,但是她们都是我的家人。”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的家人现在应该已经快要到这个房间了。

  多萝西年纪比较小,并且因为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一直都无忧无虑,其实性格除了刁蛮一点就没有什么了,但是安娜贝尔不一样,她被玛丽教导得心高气傲,加上菲茨威廉火系元素天赋的影响,性格十分火爆,每天早上起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找朱丽叶这个毫无地位的受气包出出气。

  听,脚步声已经慢慢靠近了。

  祝莉叶感受到了自己内心的雀跃,她熟知接下来的剧情,安娜贝尔会闯进房间,然后对她一顿辱骂,当然,不带脏的那种——贵族少女就算是火爆非常,也不会做这么失礼的事情。

  但这也够了。

  杰克现在对“朱丽叶”的同情已经达到了顶峰,要突破杰克出手帮忙的阈值,当然需要有人添一把火了。

  可巧了,安娜贝尔不就是那个火爆的人吗?

  事情跟祝莉叶想的一样,安娜贝尔撞在了杰克的枪口上——这位大魔导师也是个火爆的人呢,会被安娜贝尔冒犯到十分正常。

  “我亲爱的姐姐,现在都什么时间了,你还不起床吗?难道以为在梦境当中你的妈妈就会回来带你离开吗?”安娜贝尔的话的确没有任何肮脏的字眼,但是她的确十分了解“朱丽叶”,知道说什么话自己这个姐姐被伤害到。

  这个生活在继母手下的少女,的确一心希望着自己的亲生母亲能够把自己带离眼前的现实噩梦。只是随着年龄渐长,朱丽叶逐渐清楚大名鼎鼎的大魔导师薇拉是不可能将怜悯施舍给从前的污点的,朱丽叶的命运从菲茨威廉成功争夺到了抚养权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

  祝莉叶当然知道朱丽叶应该难过、被挫伤,但是她是祝莉叶,她只会把难过的表现铸造成为武器,然后将武器交到她选定的盟友手中。

  所以在听到安娜贝尔的话之后,祝莉叶瑟缩了一下,然后小小地往后退了一步,盯着被打开的房门,和走进来的好妹妹安娜贝尔。

  安娜贝尔看到杰克了。

  她认识杰克,母亲说的家中为她选中的老师,火系的大魔导师,虽然还未接受王都给予的爵位,但是凭借他的实力,成为他的学生足够自己在王都横着走了。

  这可是火系大魔导师,整个英法王国的大魔导师也不过百数,火系在这百数之中不过占十来几,更何况杰克是名副其实的天才。他和罗切斯特一个年纪,可已经是大魔导师了——虽然安娜贝尔不愿意承认,朱丽叶的亲生母亲薇拉的确也是天才,因为她也很清楚,杰克就是天才。

  不过哪又有什么关系,她现在马上就要成为大魔导师的学生了,而朱丽叶只是一个没有元素天赋的废物罢了。

  可这个废物,现在和她的老师在一起。

  祝莉叶什么时候勾搭上了她的老师?!

  “朱丽叶,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她站在门边,看向祝莉叶,语气十分冷静,但是任谁都能听出来她话语里的愤怒。

  祝莉叶当然又被“吓”到了。

  她这下直接就躲到了杰克身后,还小心翼翼地抓了一下杰克穿着的袍子,力度不大,也不小,能够让杰克感受到自己的动作,却不会让杰克感受到干扰。

  杰克那该死的同情心,会让他在一旁袖手旁观吗?

  当然不会。

  他感受了一下祝莉叶那小心翼翼的力度,小心翼翼的动作,然后抬眼看向了安娜贝尔,说,“不用她来给你解释,是我主动想要来参观朱丽叶小姐的房间的。”

  “虽然是波兰庄园的客人,但是我希望能有朱丽叶小姐来作我的向导,这应该不过分吧?”

  不是贵族出身,可是成为大魔导师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更别说作为这个世界的特权阶级魔法师的时间已经贯穿了他大部分的人生,拥有极致的烂好人心理可不代表他没有利用过身份带来的便利,大魔导师的身份就是可以让他站在波兰庄园,稍微不太礼貌地和这儿的主人这么说话。

  安娜贝尔被“顶撞”了。

  她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自己这个姐姐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已经获得了杰克的庇护。

  她不能直接对上她了。

  自以为在杰克看不到的角度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祝莉叶,安娜贝尔换上乖巧的表情,“这当然没有问题,只不过我的姐姐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她胆子小,也怕生,我实在是担心她罢了。”

  祝莉叶没有反驳。

  傻子才反驳呢。

  杰克看了一眼祝莉叶,同意安娜贝尔说的“胆子小”。可为什么一个贵族少女会胆子小呢?还不是有恶势力的欺压?

  他可不是完全不懂弱肉强食的笨蛋。

  “我们适才的交谈很愉快,我想没有问题的,我只是需要有个人陪着我。”杰克看到了绕着祝莉叶脚边打转的天使猫,笑着说,“你也瞧见了,我们小白很喜欢朱丽叶小姐。”

  安娜贝尔也看到了那只传说中的废物天使猫。

  果然是废物,因为只有废物才会亲近祝莉叶这样的废物。她心想,又实在是不甘心,生气极了。

  可是她敢瞪祝莉叶,却不敢瞪小白——天使猫可都是通人性的魔兽,据说还能跟主人有心灵沟通,安娜贝尔可不敢得罪。

  所以祝莉叶是怎么勾搭上杰克的呢?

  离开了朱丽叶那个近乎于整个庄园最角落的房间,安娜贝尔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谢谢你,大人。”

  祝莉叶松了一口气,然后蹲下来撸了一把小白,笑眯眯地说,“也谢谢你,小白大人。”

  这是她今天露出的难得的轻松的笑容。

  杰克都觉得有点错愕。

  他又想起了今年的安娜贝尔,以及昨天晚上宴会上的几位小姐。

  稍微皱眉,问祝莉叶,“我今天为你说话,可能狠狠地得罪了你的妹妹。”

  “她不敢来找我的麻烦,但一定会去找你的麻烦的,你想好要怎么办了吗?”

  祝莉叶撸猫的动作停了下来,引发了小白的不满,还朝着祝莉叶“喵喵喵”了几声。

  她脸上已经没有轻松的笑容了,反而流露出了一丝苦笑,“没有。”

  “不过安娜应该只会一点恶作剧,不会伤害到我的,没有关系,我忍忍就可以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