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延晖

第一章 一担筐人家

延晖 邵迎进 4341 2020-12-29 22:17:26

  1922年农历10月27日,母亲吕学秀出生于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县一个小商人家庭。该县原称青州府,清雍正十二年(公元1734年)始称博山县,解放后改为博山区,位于山东中部,淄博市西南隅,全境尽山,几无平坦之地,在东南有一座高山,名为“博山”,故该地名由此而来。二十世纪上半叶,山东战乱不断,政局和社会处于急剧动荡之中;尤其在抗日战争与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战火频仍,生灵涂炭,人民生活陷入极度艰难困苦之中。母亲青少年时期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多灾多难的历史阶段。

  母亲曾经给我讲述吕氏家族早年的故事,用她的话说叫做:一担筐人家。

  我的外曾祖父(母亲的爷爷),姓名与生卒年月不详。早年家住山东省桓台县田庄镇大寨村,因该村居民全是吕姓人家,所以也称吕家村。外曾祖父家里有少量土地,生活以农耕为主,农闲时做一些卖席、卖布的营生。当时桓台地区家家户户都喜欢种植罂粟,罂粟果实成熟后,制作成鸦片,俗称大烟,不为销售,只供自家吸食。所以外曾祖父也和当地人一样爱吸食自种自产的大烟。

  他和外曾祖母共养育了三个男孩儿,最小的儿子叫吕国勤(我的外祖父),他出生于1900年,次子吕国部比他大两岁,长子名字与出生年月不详。外曾祖父身材高大,体格强壮;不仅勤劳朴实,干活利落,而且经商也很精明。外曾祖母个子瘦小,缠着一双小脚,虽然走路不太方便,但在操持繁重的农活与家务中,她那羸弱的身躯蕴涵着旺沛的精力与能量。他们一家五口人过着清贫而祥和的生活。

  1903年秋,有一次外曾祖父在集市上卖布,遇到一位忠厚老实的同村中年男子,他很想买块布却因囊中羞涩,于是便和外曾祖父商量:“吕大哥,我想赊块布,等有了钱再还你,行吗?”

  “好吧,你年前还我就行。”

  “放心吧,我只要有钱马上还你。”仁厚善良的外曾祖父,当即爽快地把布赊给他了,同村人心存感激地把布拿走。

  转眼之间,春节就快到了,可是那位村民却一直不提还钱之事。后来外曾祖父实在忍不住了,便去他家催讨:“眼下快要过年了,家里等着用钱,那块布钱你啥时还我?”

  “哎呀,吕大哥,真是对不起,我实在没钱还你呀。”

  其实这位村民并不想赖帐,只因穷困无力偿还。外曾祖父看到他家一贫如洗,心里明白要债无望了,于是便摇摇头啥也没说就走了。而这位村民却因自己不守信用而羞愧难当,由于心理压力过大,一时想不开,竟然悬梁自尽了。

  这下事情闹大了,死者家属悲痛万分,哭天抢地。一时间村民皆知外曾祖父因催债而逼死了人。当外曾祖父闻此噩耗时预感到大祸临头,将要遇上人命官司而大惊失色,这时全家人也都惊恐万状。为了躲避牢狱之灾,当天他们一家五口慌慌张张连夜逃离家园。

  外曾祖父用一个扁担挑着两只箩筐,老二吕国部5岁、老三吕国勤3岁分别坐在筐里;外曾祖母携着不到10岁的长子,乘夜色仓皇出逃,他们急急忙忙、风风火火地在崎岖不平的道路上狂奔,一心只想着尽快摆脱这块事非之地,直到东方的天边露出了鱼肚白,故乡已渐行渐远,才稍作停歇。

  脱离险境后,外曾祖父由惊慌疲惫转为愁容满面,他在逃亡的路上边走边想:天地茫茫,何处安家呢?唯有空旷的荒原与呼啸的朔风,得不到任何回应。他漫无目标地拖家带口,沿着那条古老的洙龙河向南缓缓前行。这时他盘算着要去一个经济比较繁华的地域,用身上仅有的一点积蓄,做些小本生意来养家糊口。

  他们在逃难途中不舍得花钱,主要以乞讨为生。他们经过张店、淄川等地,都没有找到安身之所。之后他们又沿着孝妇河向南继续前行。一路上,外曾祖父挑着两个孩子走在前面,外曾祖母一手拉着长子,一手提着包袱,迈开那双小脚一路碎步跟在后面;他们跋山涉水,行程百余公里,最后进入了博山城。

  这里周围群山环绕,一条蜿蜒曲折的孝妇河自东南向西北呈S形缓缓流过,将古城分为东西两半,东城略小呈梯形状,是县府所在地,周围有城墙约10公里;西城地处羊欗河与孝妇河之间,略呈扇形,周边城墙约18公里。在孝妇河与支流范河的岸边还有看不到尽头的城墙。他们仰望这古老的城墙与高大的城门,感到惊异与震撼。外曾祖父一踏上这片土地,似乎在冥冥之中找到了归属,心中充满了期待。

  他们饥寒交迫、疲惫不堪地走进西城,在陌生而繁华的街区四处游荡,看到行人熙熙攘攘,胡同幽深曲折,民宅鳞次栉比,然而他们转悠了半天依然没有找到安身之处。

  当他们来到城东地段时,只见居民区与古城墙之间,有一条由行人踩踏与过往推车碾压形成的宽阔道路,这里叫做“新盛街”。忽然,外曾祖父下意识地停下脚步,注视着路西边有两座东西排列相距约有5米的废弃土窑,西边的土窑略向南偏斜,在土窑的南北两侧盖了几幢房屋。他好像发现了什么,立刻放下担子,走近土窑来回转悠仔细观察,当他打探到在土窑南边的几座房屋有人住,而北边一座两间茅草屋是空闲的,里面只堆放了一些杂物。这时他灵机一动,马上有了主意。于是他来到土窑南侧寻觅房屋的主人。这时屋内一位比他年长大约十岁左右中年男子,长得慈眉善目;当他看到外面有陌生人,便走出房门,定睛一看是一位逃难模样的汉子,眼睛里流露出忧郁的神色,于是他操着一口地道的博山话问道:“做啥?”

  这时外曾祖父指着窑北的草房说:“我想租用那两间屋,不知你同意吗?”

  房东打量了一下这位灰头土脸、憔悴不堪的逃荒者,接着又看到在他身后不远处衣衫褴褛,模样困苦不堪的女人和孩子,正眼巴巴有所期待地注视着他们交谈,于是顿生怜悯之情,并关切道:“你们这是从哪里来的?”

  “我们是从桓台逃难而来。”外曾祖父答道,并一五一十地给他讲述了自己的不幸遭遇。

  接下来,房主的举动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他先是爽快地答道:“好,我把杂货搬出来,你们住进去吧。”只是一字不提房租钱。而外曾祖父却忍不住地问道“每月房租要多少钱?”

  而他的回答竟让外曾祖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们全家生活还没有着落,我还能向你要钱吗,全当我帮助你们了。”

  这位房主姓李,生卒年月不详。就这样他们一家在好心人李先生的帮助下终于有了安身之处。从此结束了“一担筐人家”的飘零生涯。这座茅草屋就成了他们在博山的新家。此刻,全家人仿佛走进了人间天堂。

  安定下来之后,外曾祖父又开始为全家人的生计四处奔波。然而,他转遍了整个博山城却未找到任何商机。

  当时博山主要有三大支柱产业:一是煤炭,这里煤矿资源丰富,是当地最重要的产业,因为家家户户每天的生活用煤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在市场上最赚钱销售最兴旺的就是煤炭生意。二是琉璃,早在1904年4月(清光绪三十年)博山就成立了由德国专家参与的琉璃公司,这是我国最早出现资本经营琉璃工业的重要基地之一,被誉为“中国琉璃之乡”,当时主要生产玻璃喇叭、股囊子、烟袋嘴、琉璃球等商品。三是陶瓷,博山是中国五大陶都之一,博山陶瓷起源于宋代,明清时期陶业昌盛,二十世纪初碗、罐、盆、缸等陶瓷产品已具有较高的工艺水平,因此博山陶瓷产品享誉全国。然而这些产业对外曾祖父而言都没有经济实力涉足。

  他照例每天在外四处寻找机会,博山每五天一逢集,在集市上主要有琉璃、陶瓷以及各种农副产品,还有周边地区的农民在逢集时肩挑车推将自产的粮食、蔬菜、瓜果之类的土特产运到市场兜售;有的商农之间直接用各自的产品进行交易,而不通过货币流通方式;平时街区的店铺、小摊做些零售生意,有的生产厂家对固定客户直销,还有的城外农民给大户人家定点供货。

  外曾祖父面对如此境况,感到一筹莫展,无所适从。他们全家依然面临着生存危机。后来他又走街串巷寻求给人打工的机会,想出卖苦力挣钱养家糊口。就在他到处找活干的时候,发现博山城区由于夏季经常遭受水灾,使许多民房被毁,所以这里的居民修建房屋是最常见的事情,而屋顶使用的苇箔自然用量很大,且都从外地购买。他看到这种情景,蓦然激动起来,因为他发现了一个潜在的巨大商机:制作与销售苇箔。

  想到这里,他不禁欣喜若狂——他根据自己过去熟悉的生活环境和现有的经济状况,做出了最切合实际的经营策略。他了解桓台湿地广袤,盛产芦苇,从那里廉价运来芦苇,在博山加工成苇箔销售,这里面有很大的利润空间,需求大、销路广。

  清晰的经营思路确定后,他立即付诸行动,很快物色了一位经常来往于博山与桓台之间运货的马车夫。当外曾祖父和他谈起这笔生意时,对方很感兴趣,因为在桓台收集芦苇几乎不要花钱,这买卖可谓是无本生意。于是双方一拍即合。

  从此,吕家在博山开创了加工销售苇箔的独家生意。这项业务虽然很辛苦,但是足以养家糊口。他们凭借自己的勤劳与智慧在博山扎下了根,不久生意渐渐兴隆起来。几年后,他们有了些积蓄,买下了借住李家的那两间茅草屋,从此有了属于自己的家,过上了艰辛而自给自足的生活。

  年复一年,李、吕两家同在土窑周围居住,他们和睦相处,互帮互助,亲如一家,不仅在新盛街传为佳话,而且成为世交。

  李先生的长子名叫李子宽,中等个儿,身材匀称,眉目疏朗,圆脸庞,高鼻梁,不仅为人和蔼、善良、仁厚,而且书生气十足,在新盛街是最有学问的人。他主要以帮人写呈子、书信为生计;虽然生活窘困,衣衫破旧,却满腹经纶,不失旧文人的孤傲之风。因为他说话喜欢“之乎者也”的,所以在街坊邻里看来有些另类,用当地的话讲,就是一幅“穷酸相”。

  外祖父吕国勤小时候,经常去李家玩。他聪明伶俐,爱学好问,不沾恶习,特别是他的长相白净可爱,见人很有礼貌,所以李子宽非常喜欢他,说他:“天质纯洁无瑕,是一棵好苗子。”还经常夸赞他:“汝子可教也。”

  后来李子宽收他为弟子,并送他一个字号叫“子厚”。李子宽比他年长大约20岁,每天教他识字、写字,后来还教授《三字经》、《论语》、《治家格言》等儒家精典读物,并给他讲解圣人名言。吕国勤记忆力很好,过目不忘,学习兴趣浓厚,他每天和李子宽在一起非常愉快,后来他们竟成了忘年交,吕国勤把他尊为自己的恩师。这种美好的时光大约持续了两年,在这免费私塾期间,他接受了儒家思想的启蒙教育,为他树立贤明仁义的品德和博爱向善的人格产生了深远影响。

  由于外曾祖父在桓台常年吸食鸦片,形成难以戒掉的毒瘾。然而自从他们迁居博山后,再吸鸦片就要花钱了,当时他们的经济来源仅能维持全家人的最低生活水平,他望着萦绕膝前的孩子,痛下戒烟决心,并自言自语道:“哎,我不能桑尽蚕不老!”

  此后毒瘾无论怎样发作,他都以一种非凡的毅力,忍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折磨,再也没有吸过鸦片。他是一个成功戒毒的硬汉。然而,自从他戒烟之后,精神状态大不如前。由于家庭负担沉重,终日积劳成疾,不幸于中年亡故。

  外曾祖父生活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清朝末年,是那个时代山东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的典型,他勤劳、智慧、善良,为了逃避牢狱之灾,带着全家人浪迹天涯,在无家可归、濒临饥溺的险恶环境中,全凭一己之力,战胜困厄,绝处逢生;不仅开拓了新的生存空间,而且又创建了吕家基业,使吕氏家族在博山得以繁衍生息。然而他过早地离开人世,给吕家留下太多的艰辛与苦难,使妻儿再次面临灭顶之灾。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