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我在原神当野怪

第34章 深渊在逃丘丘人

我在原神当野怪 摸鱼的瓜农 2026 2021-02-07 21:39:43

  雪斧与泡泡一同漂浮在半空所交织成的画面,挑战着所有的物理法则。也只有建立在幻想上的世界,才敢这样明目张胆地在牛顿的棺材板上跳舞。

  在前面引导泡泡移动的蓝袍子,身材和普通的丘丘人十分接近。但所透露出来的威压感却是两个,乃至三个雪斧都无法匹敌的。

  通过后天学习掌握元素之力的魔物在魔物群中都不简单。

  他们不仅在实力上要比没有掌握元素之力的魔物强大,甚至在成长空间上都比天生掌握元素之力的魔物要高出许多。

  蓝袍子就是通过后天学习掌握元素之力的魔物。他通过简单地悬浮术,保证自己在移动时脚不会接触到地面,以此来营造出一种比其他魔物更加高贵的优越感。

  通过魔法来进行移动的速度看着慢慢悠悠,实际上并不比雪斧这种大型的丘丘人全力奔跑慢多少。

  “统治者”部落里其他魔物的移动方式基本和蓝袍子一样,就像他们觉得自己种族要比雪山其他魔物的种族要高贵一样。

  可以说,是他们作为高级魔物的优越感,促成了自家部落名字选定为“统治者”。

  蓝袍子一直飘到石柱前才停下,他用手中的法杖朝身前的石壁敲击了几下。通过洞穴结构的传播,敲击声反复回荡多次才逐渐消散。

  两个身影从石柱上方缓缓落下,他们的衣着款式和蓝袍子基本相同,唯一的差异也只是在颜色上有所区别。

  “蓝袍子,结果如何?”

  开口说话的是和蓝袍衣服颜色同为蓝色,但却要浅上很多的冰袍子。在说话的风格上他和丘二一样,都是惜字如金的性子。

  “你们自己看吧。”

  话说完,蓝袍子身后的气泡绕开他朝另外两人飘去。

  在距离足够接近后,泡泡猛然破裂,将里面的东西从半空中丢了下去。蓝袍子完全没有担心里面的东西会摔坏的意思。

  “死了?”

  身穿艳红色法袍的人,天生对生命气息很敏感。在泡泡爆裂的瞬间,他就察觉出里面的丘丘人是个死物。

  “不关我事,我接住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从泡泡里出来的雪斧,除了形状勉强还像个丘丘人外,其他地方都已经被炸得体无完肤。

  身体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分布有几个明显的血窟窿,最大的一个更是将雪斧的整个腹部连同脊梁骨一起破坏殆尽。

  上半身本就因为丘三抛投的火药桶被炸伤严重,遗迹守卫后续的飞弹打击更是直接取了雪斧的性命。

  他在半空中被击中时就已经去黄泉路上报了到,蓝袍子即使在治愈术和草药学有一定的研究也无法对死丘逆天改命。

  应该说,雪斧如果在掉落到坑底时没有被蓝袍子用泡泡接住,可能连个全尸都留不下。

  “可惜了,明明是个还不错的棋子。”红袍子深深地叹了口气,像是在对雪斧的死亡感到惋惜。

  “有啥可惜的?”

  “如果不是担心他摔下来砸成四分五裂的样子,打扫起来很麻烦。我才不会费力气在下面用魔法接住他。”

  蓝袍子对雪斧的态度表现得很轻蔑。虽然在人类那里把他们都归类成有害的魔物,蓝袍子却觉得丘丘人这种低等的种族不配与他们为伍。

  对于蓝袍子提倡的种姓制,冰袍子一向不关心。

  对于雪斧的意外死亡,他和红袍子一样感到惋惜。只不过惋惜的原因单纯只是没能从对方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

  “没用的东西,对付几个普通的丘丘人都能翻车。当初夸下那么大的海口,现在却连交代的一点事情都完成不了。”

  “诶,三弟此言差矣。”开口的是红袍子。

  他在“统治者”部落里除了是最擅长火系魔法的法师外,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同时操纵四台遗迹守卫的机关师。

  对于雪斧身上由遗迹守卫造成的伤口,他自然再熟悉不过。

  “看到二弟你其他泡泡里装着的东西,我想你应该也知道我想说什么吧?”

  被点名的蓝袍子点头答道:“是的,大哥。”

  两人都在冰袍子面前充当谜语人,像是因为对方性格冷淡而故意调戏一般。

  冰袍子本来性格上就属于好奇心很重的人,加之蓝袍子和红袍子两人说话都不给说全,只说半句。搞得他的心里像被猫抓一样。

  最终冷淡的性格还是败给抑制不住的好奇心,冰袍子开口向旁边两个表现得很得瑟的人问道:

  “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倒是给我说清楚啊!”

  满足了自己的恶趣味,红袍子伸手捋了捋自己不存在的胡须,故作高深的说:

  “你还记得半个月前总部发来的信件吗?就是关于逃匿者的那封。”

  “自然记得。”

  冰袍子一边说着,一边悬浮而起,从石柱的细缝中抽出了一封信件。

  因为另外两人性格都比较大大咧咧,总部传来的信件一向是由他来保管。

  致我亲爱的、暂居雪山的同胞:半年前深渊出现逃匿者,有眼线发现他出现在蒙德境内,望你们协助捉拿或者直接将其就地处决。根据档案记录逃匿者种族为丘丘人、擅长机关术。进行任务时可能存在一定的危险性,请多加注意。

  信件没有附带署名,使用的也不是目前提瓦特大陆所使用的通用语。

  部分文字透露出和七神历史一样的古老感,就算是璃月最优秀的学者在没有查阅大量的古书籍的前提下,也很难将其中的意思原原本本地给翻译出来。

  但这对“统治者”部落的三人并不成问题。冰袍子将信件从头到尾地看完一遍后说道:

  “大哥,你是怀疑那个逃匿者就躲在那个新建立的丘丘人部落里?”

  红袍子没有直接回答冰袍子的问题,反而转身看向部落领地与星萤洞窟步道的接轨处。

  在狩猎期,有别的魔物想要到他们这儿来,那是唯一的入口。红袍子对着步道的方向大声说道:

  “既然你来了,就由你亲自向冰袍子说明其中的缘由吧!”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