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我在原神当野怪

第84章 原初之空与终结之丘

我在原神当野怪 摸鱼的瓜农 2955 2021-03-25 17:32:42

  风龙废墟一处不起眼的高台上,刚入职不久的新人深渊法师澳德乐正在纠结要不要上前去向尊贵的公主大人禀报雪山的事情。

  本来这种事情是自己的职责所在,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但前不久老油条亨利已经给公主大人汇报了特瓦林挣脱控制的事情,搞得公主大人现在一脸冰冷好像是很生气的样子。

  作为打工人最基本的素质告诉澳德乐,别在老板还在因为上一个坏消息陷入闷闷不乐的时候,去汇报另一个坏消息。

  荧面无表情地看着脚下暴风逐渐消散的风龙废墟。自从手下假意对蒙德发动进攻,从那里搞到关于自己的寻人启事后,她更加确定那个净化特瓦林污血的旅行者是自己的哥哥空。

  得到自己哥哥消息的荧在内心暗自窃喜之余,也陷入了自己是否要去和空相认,甚至是要不要将对方也拉入自己这方阵营的纠结中。

  兄妹能够相聚自然是最好的,但自己要对付的是天理,很多时候迫不得已会使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没有经历过那场“黑色绝望”的哥哥是不可能理解自己的做法的。

  荧从经过特殊魔法加工的水晶中看到了空的现状:身旁有朋友环绕,簇拥在蒙德居民的花海之中,巴巴托斯为他演奏,整个城镇像是举行庆典一般热闹。

  从水晶中抽回目光,荧向自己身后看去,她虽然位居高位,但却与这群深渊教团成员之间有种说不出的距离感和冷清感。

  叹了口气,荧把头轻轻依靠在水晶上。位置特意做了调整,以保证自己就像是依靠在空的肩膀上一样。

  默不作声了许久,像是在回忆什么,手指不自觉地伸向空头发的位置。最后才在心中对空默念道:“也许继续这样下去,才是对哥哥你最好的照顾吧。”

  为了强迫自己下定决心,荧在说完这番话后,用手一点一点地将整块水晶捏成齑粉。

  整个过程中,荧身旁的深渊教团成员们大气都不敢出一个,空气安静得可怕,水晶碾碎的声音被深深地刻入他们的骨髓里。

  他们都以为公主大人是因为特瓦林的事情在发脾气,故而不断有人朝向荧禀告的亨利使眼色,让他去降一下公主大人的火气。

  “降火气?你们分明是想让我死!”亨利在心中吐槽道,嘴上却不显。作为老油条的他直接颤抖着将身体跪趴在地上,假装没有看到同僚的暗示。

  荧将水晶霍霍完后,才说了句让属下们出乎意料却又倍感安心的话:“特瓦林的事情就暂且告一段落吧。”

  听到荧的吩咐,深渊教团的成员们除了澳德乐以外的其他人都弯下腰表示“一切听从公主大人安排”。他正处于该不该告诉荧雪山事情的焦虑中,自然没有听到荧的话。

  在众人弯腰,唯他独站的队伍里,澳德乐自然是显得相当显眼,荧自然也注意到了这只“出头鸟”。

  她漫步走向澳德乐,即使身穿简便的战斗服,身处一片残破的废墟之中,不凡的气质也将她衬托成了华丽晚宴上高傲的公主。

  也许,这就是她被深渊教团称之为「公主」的原因吧。

  与荧行走时的优雅相比较,她对待澳德乐的动作堪称“残暴”。

  仅凭一只手就将澳德乐整个人提起悬置在半空,然后又将自己的脸凑过去,似笑非笑地问道:“怎么,你对我的决策很不满意是吗?”

  澳德乐先是低头看了看脚下高达百米的落差,脸上的冷汗完全抑制不住像小河一样流动。他知道只要公主没有在自己口中听到满意的答案,那等待他的命运只会是像被小鸟一样放生。

  “公主大人,属下没有对您的决策有任何不满的意思,刚才发呆也单纯只是在纠结要不要向您禀告雪山发生的事情。”

  “雪山?”荧有些疑惑,她最近事情的重心都放在了特瓦林身上,倒是没有怎么关注雪山那边。于是继续问道:“雪山怎么了?”

  “我们派去的深渊法师全部阵亡,三棵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忍冬之树其中两颗回到了初始状态,情况稍好的那颗也……”澳德乐的声音越来越小,毕竟听着损失不小,他就怕荧一个不高兴把自己给丢出去。

  而听到他话的荧不止没有因为损失气愤,反倒来了兴趣。当初她会让属下去雪山搞事情,单纯是准备弄个烟雾弹,所以事后并没有在关注雪山那边。

  “我记得雪山上最强的两名魔物,大雪猪王和丘丘霜铠王之间并不对付,甚至因为食物链的原因产生了过节,大雪猪王又处于被冰封状态,三名深渊法师对付雪山的魔物实力应该足够了才对。”

  “难道逃匿者真的在雪山?”荧想了想又放弃了这个答案,毕竟设置在忍冬之树上的保护术士在魔法学里也算得上极为深奥的知识,只是学过机关术的逃匿者即使能用机关术制造一些「类魔法阵」也不足以破坏忍冬之树上的保护。

  荧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决定不在自己瞎猜,直接向澳德乐询问:“说,雪山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听出荧声音中迫切感的澳德乐不敢卖关子,直接一五一十地将自己看到的所有东西全部说了出来。

  “你是说有名普通体型的丘丘人依靠吞噬绯红玉髓强行抑制住了忍冬之树的生长?”答案让荧感到有些惊悚,以至于她不得不再次向对方确认一遍。

  “是的公主大人。虽然传回来的影像并没有看到深渊法师们的死亡,但三个影像都传回了那名丘丘人吞噬绯红玉髓的场景,您请过目。”话说完,澳德乐就将储存影像的水晶递交给了荧。

  “不可能,不可能啊,应该不可能吧。”水晶中记录的影像,一步步践踏着荧的认知,“普通的魔物怎么可能会拥有「终结之人」的属性!”

  对于荧的问题澳德乐没有回答,旁边深渊教团的其他成员也没有回答,毕竟他们连「终结之人」是什么都不知道。

  提瓦特大陆上的神灵,以及经历过那场“绝望”后还活下来的相关人员都知道这个世界正在经历着“维系者正在死去,创造者尚未到来”的过程。

  这里的“维系者”指的自然是天理,而加快了她“死亡”过程的那位,被称之为「黄金」的炼金术士就是「终结之人」。

  更准确地来说,由于「黄金」自身的不纯净导致她坠落于深渊之中,最终引发的那场毁灭坎瑞亚的灾难,才是加快维系者死亡速度的「终结之人」。

  被那股力量感染后变成魔龙的杜林,自然有了「终结之人」的属性,而由它产生的绯红玉髓和特瓦林身上的污血同样也拥有这个属性。

  「终结之人」这种属性极为霸道,想要将其消除只能被同种属性吞噬,或者由「原初之人」加以净化两种方法。

  荧也是因此对苏明哲吞噬掉绯红玉髓的行为感到震惊,就此猜测对方拥有「终结之人」的属性。

  至于为啥不是「原初之人」,自然是吞噬和净化两种方式存在本质的区别,并且「原初之人」和「终结之人」两种属性是相互对立的。

  原初之人一开始指的是那群为了创造这个世界而牺牲的巨人神灵们。后来那位被称为「黄金」的炼金术士在挣脱深渊的侵蚀后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决定以她那达到极致的黑土之术创造出绝对纯洁的人造人,至此「原初之人」被赋予了新的定义。

  白垩之子就是「黄金」创造出来的「原初之人」素体。「黄金」传授他自己所有的知识,给他留下“探明世界的真相与世界的意义”的课题就是希望他有朝一日成为真正的「原初之人」,甚至成为那句话中的“创作者”。

  那位白垩之子此时就在蒙德充当首席炼金术士,荧之前会来到蒙德也是为他而来。不过在见识过空净化特瓦林后,荧觉得自家哥哥更加符合「原初之人」的标准。

  “去,派一名深渊使徒去雪山查明事情的全部经过,如果遇到视频里的丘丘人格杀勿论!”

  交代完事情以后,荧有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些欠妥,便急忙叫住准备离开的澳德乐重新吩咐道:“还是活捉吧,至于如何处置等我见过以后再说。”

  觉得还是缺少些什么的荧提高说话的声音,对包括澳德乐在内的其他深渊教团成员吩咐道:“还有以后的行动尽量避开我哥……那个旅行者,听明白了吗?”

  “是的,公主大人,属下谨记。”

  连绵不断的声音从平台上响起,之后又通过向下传递的方式在短短几天内将荧的命令传达到了蒙德和璃月所有深渊教团人员的耳中。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