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青春小曲

第七章 请叔叔指点迷途

青春小曲 抱笔入梦 3992 2021-01-15 06:19:15

  和我初中同学大脑门子,站在那里聊天,看着他那踏实的样子,我心里真不是味道,他咋一下子当上老板了呢?

  在班里学习的时候,他每次可都是在我后面,就这脑瓜子也能当老板,这家伙是不是在跟我吹呢,抽空我得过去看两眼,看他说的是真是假。

  这功夫我没有啥事情,也不能站在那里陪人家聊天呀,便朝他摆了摆手道:

  “那快忙你的吧,反正你的修理厂离咱们住的地方不远,就隔一条街,有空的时候,要是不耽误你干活的话,抽空我过去玩。”

  大脑门子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那手上特别脏,这一抹脸更脏了,随后他笑着朝我点了点头,特别开心的说道:

  “行,缺心眼,有空过去玩,我们没活的时候,常斗地主,你要是闲着,正好可以凑个手。”

  他说完这话,匆匆忙忙的扭头朝小区赶去,看着他远离的背影,我眨着眼睛皱着眉头,特别不服气的想:

  大脑瓜子他会作诗吗?他会写歌词吗?这些他都不会,他咋修车呢,就这水平修出来的车怕也是,上坟烧报纸,糊弄他老祖宗呢?

  本来一个特别好的心情,都被大脑门子给搅了,我在小区里很不自在的晃悠了两圈之后,怕再遇到熟人,只好悻悻的返回家里。

  看到我到外边晃悠两圈,乐的我妈好象我是从奥运场上回来似的,一脸笑意的从厨房里走出来,连声的说道:

  “儿子,我给你炒了两个合口味的菜,我给你爸打电话了,让他早回来一会,你们爷两喝口酒,你爸为了咱家,起早爬半夜的不容易,你以后别总跟你爸顶嘴,今天你们爷两好好的聊聊天,你叔一会也过来。”

  我闻着厨房里传来香喷喷的扑鼻的味道,啥话都没有说,摸出手机装着没有听到的样子,拿在手中胡乱的点着。

  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我叔就赶来了,我坐在那里扫了一眼,连理都没有理,妈看我那付样子,朝我递着眼色说道:

  “你叔来了,你就是不给倒水,递烟,你得打声招呼呀,这是礼貌。”

  我不耐烦的用眼角使劲的扫了我妈一眼,笑呵呵的叔叔,不在乎的说道:

  “都家里人,客气啥,哟,嫂子,菜炒的不错呀。”

  他说着话,探着身子伸出手去,将摆在桌子上的猪肘子肉,抓起一块,扔进嘴里,巴叽巴叽的边吃着边看着我笑着说道:

  “有才,听说大学毕业回来有段时间了,一时没有什么合适的工作,你这样好了,抽空你学个车票,跟叔开出租车,整天在市里转悠,有意思着呢。”

  我坐在那里苦笑着,用眼睛斜着叔叔,半天没有说话,看样子开出租车的司机都特别擅谈吧,他巴巴连说带比划的讲他这份工作。

  看他那得意的样子,就好象从战场上归来的英雄,又自豪又得意,可能他觉得开出租车,比我爸卖菜更有身份吧。

  他站在那里讲的眉飞色舞,听的我是心烦意乱,当妈把饭菜都端上来时,我爸也回来了,他穿的普普通通,确实没有叔叔穿的光鲜。

  站在外边搞的浑身是灰,他到是很自趣,一进门先跑到卫生间,将自己的衣服脱下,然后再搓着手,笑呵呵的连声说道:

  “菜好香呀,在走楼道里我就闻到了,有才,去把柜里的酒拿出来,这酒还是你叔叔前几年你考上大学时,你叔送来的,我一直都没舍得喝。”

  叔叔笑眯眯的一屁股坐在父亲身边,一边扭头看我到柜里拿酒,一边笑道:

  “哥,你也太仔细了,就这么两瓶酒你留到现在,要是我,早喝到肚里了。”

  我爸朝我扫了一眼,然后接过递来的我拿过来的杯子,轻轻的放在桌子上,一付有气无力的样子,轻声的说道:

  “我要是有一个女儿,别说是这么一瓶普通的酒了,就是茅台我都毫不犹豫的打开喝到肚子里,好好品品到底是啥味道。”

  这一说的我即刻不满意了,坐在那里抓过筷子往那一坐,不满意的说道:

  “后悔了,后悔当初你咋不把我掐死呢?”

  叔叔坐在那里呵呵的笑起来,边笑着,边把一个空杯子放到我面前劝道:

  “其实这件事情不愿你,当初他生你的时候,得意了好几年,你爷爷也乐的眉开眼笑的,等看到更多的男孩子,找对象难,花销大的时候,他开始难受了。”

  我爸坐在那里,抓过酒杯,仰着脖子用力的喝了一口,然后叹道:

  “谁知道这十年河西,十年河东呢,当初谁家要是生了儿子,那是一件多么自豪的一件事情呀,生女儿的,一交谈起来,声音都比别生儿子的低八度,嗯,谁知道,这孩子大了,才发现,男多女少,成家难了。”

  “呵呵……,”叔叔坐在那里又笑起来,笑的那个开心呀,他到是开心了,他家是一个女孩,自然没有更多的负担了。

  “有啥难的,大不了我独身好了。”

  我坐在那里,不屑的扫了爸爸一眼,虽然我说起话来朝带着刺,而我心里清楚,他靠卖菜养家糊口,还供我上大学,以是很吃力的了。

  平日里,我们家吃的菜,基本上都是爸爸卖剩了,实在没有人买了,那怕是以最便宜的价格,都没有人愿意看一眼了。

  他这才找一个口袋装好了,抡回家来,让妈妈坐在厨房里摘他一两个小时的,尽管这样,妈妈还是坐在那里嘀咕着道:

  “孩他爸,这么好的菜,你咋还拿回来吃呢,真是有些太可惜了。”

  爸坐在那里摸子廉价香烟,有滋味的用力吸两口,然后好象高级高部似的,慢悠悠的再吐出两个烟圈来,等这两动作完成后,慢悠悠的说道:

  “没办法,我把这些菜摆在手推车上,过路的顾客连正眼都不看一下,我都说了,两块钱,打包拿走,都没有谁肯停下脚来。”

  “奥,是这么回事,现在这人咋这么狂呢,这么便宜卖给他们都不要。”

  妈妈蹲在那里一边摘着菜,一边小声的嘀咕着,现在听父亲感觉到生儿子的压力来,让我真有些吃不住劲了。

  无论怎么说单靠卖菜供我上学,压力以是很大了,要是在卖房子,讨老婆,我知道,简直有些太难了,每次要是玩手机的时候。

  我感觉自己是很幸福快乐的感觉,一想到这些现实,我就感觉到特别的累,而且还有一点要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看着叔叔那嘻嘻呵呵的样子,我觉得和他们实在没有什么话可说,酒一口都没有喝,低着头一个劲的往嘴里扒拉着饭。

  在家里呆的,一想到出去打工这个问题,我就感觉到特别的累,特别的打怵,吃完了饭,把碗往桌里一推便朝我的房间走去。

  爸坐在那里和叔叔闲聊着,当看我连话都不说,扭头便走进屋子,便不满意的仰起头来看着我,不满意的说道:

  “看你这孩子,下了桌你得给叔叔打声招呼呀!怎么连句话都没有呢?”

  叔叔坐在那里,连连的向爸爸摆着手,笑呵呵的说道:

  “算了,算了,自家人客气啥呢。”

  我也有些不满意的扭头朝着叔叔嘀咕了一声,声音小的连我都没有听清楚,而心里暗自不满意的道:

  那来这么多穷规矩呢?

  想归想,其实我也知道,自己这么做很不礼貌,只是一想到自己目前所面临的困境,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如其整天愁眉苦脸的去想,莫不如混一天是一天,这么想着,我索性抓过手机,朝床上一倒,瞪着眼睛琢磨起来:

  大脑门不是对我说,闲着没事的时候,到他那去玩吗?反正我在家里呆着,家里人看我都不顺眼,索性,我到他那去玩好了。

  这么想着,我躺在那里,愉快的看起手机来,虽说在玩手机,时不时的听到叔叔和爸爸小声的交流着,我目前应该咋办的问题。

  按照叔叔的想法,虽说现在开出租车不是很挣钱,可每天穿的还是比较干净,体面,总比卖菜要强很多,不如让我学个车票好了。

  妈妈坐在那里也很烦愁的插着嘴说,这件事情,我们是劝不好的,叔叔每一说话,就笑呵呵的,可能是因为开出租车这几年,养成的习惯。

  妈妈还悄悄的说,他们爷两绝对不能交流,一交流不到三句半肯定争吵起来,而叔叔劝我的话,情况就不同了,也许孩子能听的进去。

  让我开出租车,真是好笑,现在谁不知道,开出租也仅能糊口而已,要是指望着卖房子,娶媳妇,那能把人累死。

  在父亲的应求下,叔叔很小心的来到我房间,坐在床边和我交流着,我毕业了,对自己将来工作的问题,有什么想法。

  我把手机朝旁边一扔,极不自然的晃了晃头,我能有啥想法呢?看我躺在那里不说话,他便讲了开出租车好处。

  我靠在那里晃了晃头,好半天才对叔叔说道:

  “叔,你也别劝我了,我知道,我在家里躺着,我爸看着我不顺眼,这几天我就出去四处走走,看有没有适合我的工作。”

  发自内心的说,在家里呆啥都不干,呆了足有两三个月了,一想到出门,我就打怵,也打怵见人,也打怵和人交流,连说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看着父母每天为我那愁眉苦脸的样子,我在躺在家里,他们看着心里肯定难受,索性我出去玩好了,边玩着边考虑着,我干点什么。

  叔叔看没有说动我,就笑着摸了我一下头,走出房间,悄悄的告诉了父母我现在的打算,当听说我准备到外边寻找工作时。

  听到我爸乐的喊着我妈的小名,让她再拿瓶酒来,说今天叔叔来了很开心,说啥也得喝透,喝好,喝开心了。

  看着我爸那愉快的样子,我妈也特别高兴,笑呵呵的给我叔把酒倒上,我看得出来,虽然叔叔没有劝成,让我开出租车。

  而总算把一个懒的只知道躺在床上,大门出只知道玩手机的,二十多岁的儿子,好算是要走门去了,准备干点事情了。

  那高兴劲,就好象我是某公司的老总,或者有多大出息的经理,让我躺在那里不由的生气的想:

  我也真服这老两口子了,至于吗?儿子能不能挣到钱呢,他们不去管,只要我能迈出这房子,对他们来说就是一次重大胜利。

  为了证明,我并不是一个只会呆在家里,玩手机的大学生,同样也会每天悠闲的,背着手,四处闲逛瞪着贼溜溜的小眼睛,考虑正事的人。

  第二天,爸爸早早的赶去上菜之后,我躺在那里玩了一会手机,看时机八点左右,估计我的同学大脑门基本上也开门营业了。

  我从床上爬起来,破天荒的在洗手间用心的洗了把脸,然后又返回我房间里,将衣服抖出来,穿在身上。

  我觉得我母亲洗的衣服太没有水平了,没有干洗店洗的好,洗的板正,不过没有关系,我又不是一个很挑剔的人。

  穿好衣服迈步正要向外走去,妈妈瞪着眼睛,坐在客厅里,一直都无声的看着我,很小心的看着我的一举一动。

  当我准备向外迈步的时候,妈妈实在忍不住了问道:

  “找工作也不需要这么急吧,先吃了饭再走。”

  俗,虽这个时间吃饭呢,这个时间,能吃下去吗?再说了,现在多方便呢?饿了到外边随便的买一口,对付一下子就得了。

  我穿上鞋,用力的跺了两脚,一边开门一边说道:

  “我在家里呆着,你们就跟见了仇人似的,我以后尽量不在家里呆着好了。”

  “你,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我们那是这个意思呢,我们是……”

  我随手猛的将门关上,然后暗笑着想:

  我管你啥意思呢,反正等我玩管了,再考虑你们啥意思吧。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