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青春小曲

第十五章 稀里糊涂租房子

青春小曲 抱笔入梦 5410 2021-02-16 09:11:27

  我很快就赶到了合作的饭店,在第一时间里,送出去两份外卖,虽说这楼上楼下的跑着,让我出了一身的透汗,心里也特别高兴。

  不过,说实在的,父亲那实打实的两句大老实话,在我内心确实狠狠的击打了一下,他说的虽然不中听,确很实际。

  按照目前的现实情况,结婚没有楼房,很难找到一个懂事的女孩,跟着我到家里和父母亲一同生活。

  如果按照这个想法,靠送外卖我也实在想不出,得需要多久才能在我们这个城市里,购买一套属于我自己的楼房来。

  在休息的短时间里,我骑在摩托车上,眨着眼睛望着街面上来来往往的人流,心中多多少少带点沉重感。

  这老天看样子,很理解我的心情,就在我心里感觉到被憋的有些不透气时,突然不知道从那里飘来一片浓浓的云,突然在头上降下雨来。

  这一刻里,我即为自己再次遇到陈晓杰而兴奋,我认为,我们两个此处的相遇,那是天赐给我们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在这浓重的云层下,这时透进来一丝的阳光来,好似在我内心透过一丝光亮一样,买楼又怎么样,老天爷上饿不死瞎家雀。

  在又是阳光,又是雨的天气里,我静静的坐在摩托车上,脑子里这一刻里,真是乱极了,目前暂时先不考虑这么复杂的问题了。

  “老弟,你缺心眼呀!这大雨马上就要下起来了,抓进到店里避避。”

  老板娘关心的朝着我摆着手,我猛的在思考中反过味来,忙跳再摩托车,回手飞快的打开后备箱,急忙忙的找塑料布把车盖一下。

  就在这时,我的电话突然又响了起来,我一边整盖着摩托车,一边低着头朝着电话看去,这是母亲的电话,不到万不得已,她平日里很少给我打电话。

  母亲是一个心很细的人,知道我骑着摩托车,再接电话是很不安全的,而这时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肯定是有急事了。

  当我一把电话接通,还没有等我说话呢,就听到母亲急促的大声喊道:

  “新颜,你现在市里什么位置,要是闲着,快点到菜市场去,刚才菜市场有个卖菜的给我打来电话,说你爸在那里晕倒了……。”

  我听说父亲卖菜晕倒了,吓的三两下将扯过来,准备盖摩托车的塑料布塞到后备箱里,电话里还传来母亲的嚷声:

  “我这就到菜市场去,你也抓紧过来,实在不行,得抓紧送往医院……”

  随后母亲再说什么,我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扔下电话骑上摩托车,直奔父亲所在的菜市场赶去,父亲各种可能出现的坏情况,在我脑海里晃动着。

  我骑着摩托车一路狂奔,专门挑小路,人少的地方赶,这条路一年来,我以是很熟悉了,不到十几分钟便赶到了菜市场。

  当我赶到的时候,远远的看到父亲卖菜的地方,以是围了很多人,父亲卖菜的位置,是我经过好几次,都不肯去的地方。

  现在,不去也不行了,我在人群外边找个地方,将摩托车停好,然后急忙扒开人群朝父亲身边靠去。

  这时母亲也在我之前赶了过来,她蹲在那里嚷着要叫救护车,父亲瞪着眼睛没好气的对母亲说:

  “要啥救护车,就是感冒头,天热晕倒了休息一会就会好起来。”

  我挤进去,听到父亲的解释觉得,父亲所说的应该是这么回事,也跟着蹲在父亲身边,正要说话,父亲看我挤进来,便轻声的说道:

  “儿子,看样我真的需要休息几天了,一会我和你妈打个出租车回家,你呢,在这里蹲一会,到晚上饭口的时候,把车上那点菜卖掉了,不然全烂了。”

  “这老死曲头,都到这份上了,还掂记着他那点破菜呢,真是舍命不舍财。”

  旁边一位看样子,和父亲很熟的一位卖水果的姨,探着头朝着我父亲骂了一句,看着父亲那虚弱的身子,不答应也得答应下来。

  虽然我对卖菜这行很看不起,可实在没法,真要是将这么一大车,还没有怎么卖的菜推回家去,不需说,肯定全都得烂掉的。

  我到是不心痛,反正也不是用我的钱上的货,而父亲心痛着呢,我蹲在那里为难的看着那满满的一车菜,发起愁来。

  不答应吧,父亲肯定一股冲上头去,这病必然会加重,答应吧,让熟人看到我蹲在车子旁边,卖菜真就有些拉不下这脸来。

  “儿子,你爸说的对,我扶你爸回家,你晚点回去,把这车菜那怕是赔钱卖了,也比推回家里烂掉好呀。”

  听着妈妈那心痛的口气,我极不情愿的看着他点了点头,都到了这份上了,我也就别好什么脸了,接过这车菜卖个试试吧!

  看着父亲在大家的帮助下,七手八脚的扶上出租离开,我也将我的摩托车找了一个不挡害的地方,用心的存放好。

  当我返回父亲那一三轮车的青菜前,头不由的大了起来,因为我心里很清楚,这位置是我上学的地方,只要到了买菜的时间。

  这地方所有人都涌到菜市场,遇到熟人的机率是特别大的,急的我围着车子转悠着,不知道让如何是好。

  要是把这一车菜全都倒掉了,爸妈知道了,还不得气个半死,再说,现在我也渐渐懂点事了,这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

  急的我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摸出手机摆弄着,想着主意,考虑着等到了卖菜的高峰点时,我就把这一车菜推走。

  即便无法全都卖出去,到时父亲问起来,就说不好卖,到时他也奈何不了我。

  我正想着,突然接到陈晓杰发来的信息,问我在市里什么位置,她想要一份外卖,如果方便的话,最好能给她送过去。

  这么长时间,她不点外卖,在这个节骨眼确点起外卖来呢。

  她这么相信我,专门让我给送外卖,那是对我的信任,无论有多大困难,我说什么都得送过去,绝不能错失了良机。

  这么想着,我急忙给她回信息,问他晚一点送过去可以吗,两三个小时怎么样,因为我现在有点小事脱不开身呢?

  其实,我知道,无论谁叫外卖,基本上都饿的肚皮贴到后椎骨上去了,这么长时间,她又怎么可能会等的起呢?

  我以为她会一口回拒,那料到她很快就给我回复了一条信息:

  “多久送过来都行,我不是很饿,只是想看看你被太阳晒的怎么样了?”

  这,这话说的也太暖人了,比这外边的天气还令人感到温暖,乐的我忙三火四的给她回了一个信息,让她耐心等着,我会尽快送过去的。

  当我将这条信息一发送出去,不由的有些后悔起来,我这还有一车的青菜呢,难道我将菜扔在这里,然后骑着摩托车去给她送外卖?

  当我在高兴之余反应过来,这让我不由的发起愁来,围着我的一车青菜转着圈子,不由的焦急的发起愁来。

  我一边转悠着,一边想着主意,菜市场我是谁都不认识,看样子是指望不上了,不如这样好了,我何不把这一车菜骑到她家小区去呢。

  这样的话,即可以看着我的菜,又可以给她送外卖,一举两得谁都不耽误事,这么想着,我仰着头看着以星星点点落下的雨滴,不由的开心笑了。

  我跳上倒骑驴,慢悠悠的朝着我常去的那家外卖点赶去,骑着摩托车只需要几分钟时间,可骑着倒骑驴可就惨了。

  我顶着雨朝着那外卖点赶去,好在倒骑驴上方支着太阳伞,这雨落下之后,头部和前身,一点问题都没有。

  只是后背被雨水淋湿了很多,不过,我知道,等到这片云一飘过去,太阳一出来,被淋湿的衣服很快就会,被自己身上的温度和太阳温度烤干的。

  我猜想的果然没有错,当我骑着三驴车没有走上十来分钟时,雨很快就停了下来,是雷震雨,雨一过去天立马晴了起来。

  当我在路上慢悠悠的骑着车子时,还不时的有人站在路边,朝着我笑呵呵的看着,打听着这些菜都多少钱一斤。

  反正父亲临离开的时候,告诉我菜只要卖出去就行,赔点总比烂在手里强,我将他告诉我的价格,略微低了点告诉打听卖菜的顾客。

  对方一听,毫不犹豫的卖了一些,当我用心的称给对方,而且还故意给的高高的时候,那位顾客高兴的朝我满意的笑着。

  那一刻里,我突然感觉到,全身好象外边射过来的太阳光线,暖暖的,心中特别愉快的,欢喜的站在那里,看着顾客离开的身影想:

  难怪父亲无论刮风下雨,都颠颠的跑出来,到菜市场去卖菜,原来卖菜也挺有意思的,以前我对卖菜还有点偏见。

  这一瞬间里,让我马上产生了更多的好感,觉得卖菜,只要乐观的面对前来的每一个顾客,其实也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呢?

  这心里一高兴,不由的一边骑着倒骑驴,愉快的哼起自编的小曲来:

  美丽的天池呀,你挥动着两条美丽的长长的丝带,曲曲弯弯的一路欢唱着,穿过森林走过平原,勇敢不屈的蜿蜒向前。

  那欢悦奔腾的河水,好象唱着一首古老的歌,带着林涛拍打着的节拍,好似潺潺不息的,激烈着东北人勇猛向前。

  阵阵欢快的鼓声划破天空,伴随着秧歌队撒欢的笑语,在我儿时的记忆里留存,那五颜六色漂亮的衣裳,在欢声笑语中翩翩起舞……

  这时飞驰而来的汽车,溅起了路旁的雨水,也溅了我一身,心情特别好的我,根本就不去理会,边哼着小曲边朝着路旁望去。

  还没有走出几分钟的功夫,果然又有过路的老大娘把我喊住,非要卖我的成菜,因为这青菜刚刚被雨水淋过,特别新鲜。

  我停了下来,接跟着,又有好几个人好奇的围拢上来,看着突然之间,有这么多人想买我的菜,乐的我干脆不在把价格压下去了。

  按照父亲交待的价格,一分不少的叫卖起来,虽然仅仅卖了几份,也让我很开心,无论怎么说,卖点是点吗?总比扔掉强。

  我仰着头朝着怡乐园小区的方向看了看,都探着头用力的蹬两下,有十来分钟就能赶到那里,我不在骑着三驴车赶路了。

  我一边走着,一边卖着车里的菜,先是赶到外卖点去,店老板问我不是送外卖吗咋突然一下子,又搞推起倒骑驴卖上菜了呢?

  我站在饭店老板门前,不好意思的呵呵的笑起来,边笑着边将父亲突然病倒的事情,向她简单的说了一下。

  对方到是很热心,说我这车子上的菜不错,反正买谁的都是买,干脆,给她留一些好了,这当然是一件好事,当场拍板决定便宜卖给她一些。

  对方晃着头,客气的说,不需要便宜,尽管称好了,香菜,豆角都少来点。

  我能理解,无论怎么说,这青菜买多了,搞不好就会烂掉,便按照她的要求,站在那里给他称了一些留在店里。

  随后,我又要了一份外卖,然后骑着三驴车再次哼着小曲朝着怡乐园赶去:

  东北的汉子好强壮哟,跳着秧歌满脸流着汗,知道哥哥就在队伍里,喧闹的队伍每次在身边走过,我都一眼认出你。

  多少个夜里,奔腾的河水伴我入睡,多少个清晨,林涛又把我从梦中唤醒,总是盼着秧歌队,盼着哥哥把妹妹接过去。

  哥哥是那巍峨的山,妹妹是那蜿蜒的河,不离不弃的围着哥哥转,日夜相伴盼着哥哥把我爱。

  源源不断那奔流着的河水,象那妹妹绵绵的思念,愿意默默的,永不停止的围着你,欢天喜地的转呀转……

  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原来我卖菜也很在行呢,心里这么一高兴,便开心的将老板娘递过来的外卖,很小心的放到倒骑驴上,朝着怡乐园赶去。

  当我忘乎所以的骑着车子,慢悠悠的一钻进那个小区,心里不由的一下子紧张了起来,目前我这个损样子,要是让她父母亲看到咋整呢?

  她父母亲要是知道,我是一个外卖小哥,或是卖菜的小贩,肯定会在我们两个之间,拦上一堵无法越过的墙来。

  这天下的父母,谁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找一个穿着水光流滑,又特别体面的对象,过着优越的生活呢。

  这么想着,我一下子有些慌了起来,那还有心情唱着小曲,急忙好象作贼似的,将我的菜朝着楼群里,一个偏一点的位置推去,万万别让她家人看到我。

  这人越怕啥,就越有给捣乱的,就在我慌里慌张的准备把骑着的,装满青菜的倒骑驴推到楼群偏点的地方时。

  从小区里面迎面走来几个老大娘,她们一看我推着车,便挥着手喊我停下来,非要买几斤不可,我苦笑着不知是退还是进。

  这几个大娘一嚷着要买菜,这回可好了,又从楼里面走出几个小媳妇,也乐颠颠的赶了过来,说也要买几斤吃,正好懒的往菜市场去。

  我一停下来,很快就从楼里涌出人来,这个买几斤,那个买几斤,忙的我一下子不可开胶起来,我一边卖着货,一边朝着陈晓杰家的楼前望着。

  我真担心她看到我,看到我在那里东一称,西一称的卖货呢,那可丢死人了。

  其实,这季节其实卖青菜不是很挣钱的,因为农村的青菜都下了地。

  在价格方面压的很低,好在我父亲长年卖菜,专门和农村的一位大爷约定好了,每年他家地里产出的菜,专门卖给我父亲。

  他家的菜基本上我父亲给包下来,那相对来说自然要便宜一点,这多多少少的还有点挣头,要不然的话,怕是连饭钱都难挣出来。

  看着越来越多的卖菜的人,急的我一个劲的偷眼朝着小区里,她家的楼房处望着,但愿她别看到我,边卖菜我心里边默念着。

  几过几轮的抢购,我外卖没有送出去,推来的菜反到卖下去很多,看着被挑剩的菜,零乱的扔在车子上,我一边捡拾着一边对还没离开的大娘问道:

  “姨,我想把车子寄存一下子,有点事情想办,不知道放那呢?”

  看来这位大娘是一个热心肠,听说我要存放车子,扭头指有小区那橛着半截杆的门卫,笑眯眯的对我说道:

  “这事你问我算是问着了,那,我是本小区居民委员会的,整天闲着没事,小区里的务业一撤,居民委员会就将那钥匙交给我了,里面挺大,你把倒骑驴推到那里放一会好了。”

  我扭头朝着我进来的门卫处望了望,那曾经的门卫面积确实挺大,少说也有二三十平的面积,别说放一个,放个三五个没有问题。

  “大姨,那真太好了,我想问一下,那门卫就这么扔着,没干点啥吗?”

  “能干啥,闲了一段时间,我们居民委员会到想把他租出去了,多少还能换点零化钱不是,你要是想租,那就租给你好了。”

  她一边说着笑话,一边将门卫的那把钥匙递给了我,大姨无意的一句话,反到提醒了我,真要是能将这门卫租下来,我不就可以天天能见到她了吗?

  不过,我花那么大的价钱租下来,能干点啥呢?我长叹着,如果我是大款就好了,自然不会在乎,这点房租钱的。

  “真的吗?那就这么说好了,那间房子我租下来了,每月给你一千五怎么样?”

  鬼使神差的,我竟然连想都没有想的,一张口把那间门卫给租了下来。

  “那就这么说定了,钥匙你拿着好了,等你住进去后,你再换锁。”

  当大姨听说我要租下来,乐颠颠的又从我车上,随手抓了一把菜,扭头走了。

  我手里拿着钥匙,一时语塞,这是咋搞的,咋还不过大脑,就说突噜嘴了呢?我只是脑子里这么想着,就不知觉的说了出来了呢?

  我知道,陈晓杰还在家里等着外卖呢,我以是耽误了很长时间。

  目前容不得我想的太多,忙三火四的将顺嘴租来的房子打开,将我三驴车费劲的推到里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