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青春小曲

第十九章 确实让我没想到

青春小曲 抱笔入梦 6283 2021-02-20 09:00:08

  怎么可能会是这样子的呢?

  在我费尽心思,紧赶忙赶,紧张兮兮的,紧随着前方她的身影,冷静的在后侧观望着,正准备用最快的速度紧随着她迈进这家早餐店时。

  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让我站在那里,好使头上被泼上了一盆凉水般,难以让我接受,一个浪漫而又轻松的气氛,完全被快速的击破。

  远远的,那个成熟帅气男子,和她那亲热的样子,完全将我心中那份十足的很有心信的,准备借这个机会,来表达爱情激动心情。

  瞬间里,被这个该死的,可恶的,挨雷劈的天煞的,击打的粉碎,如同一个突然爆裂的炸弹。

  撒落在我眼前的,全都是散散落落的,满眼闪动着的金星星,让我站在那里,有点晕头转向的感觉,同时也感觉到脚下,如同踩到了海绵上一般。

  天太热了,热的所有的血,在短时间里,都涌到了头上去,这才让我突然有一种,晃悠悠如同喝醉了酒的感觉吧!

  我这么想着,在大脑仅存的那点意思当中,担心自己突然摔倒在地上,忙本能的伸手靠向旁边一棵大树。

  年轻轻的,突然倒在路旁,自然会引来周围这么多过路客人的围观,让家人知道了,肯定会不知所措的。

  我用力的伸出一只手来,扶住了旁边靠我最近的那棵树,我不想再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站在树旁闭着眼睛,尽可能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满腔的希望瞬间里,化为了空中的云,在风的吹动下,缓缓的向四周的空中散去,最后又稀释在无边无际的空中。

  当我静静的站在那里,好半天才冷静下来之后,感觉头嗡嗡的响着,好似被虽偷偷的击了一闷棍似的,忽悠忽悠的迷糊。

  我伸出手去摸着自己的头,瞪着看似很大,且什么都看不清的眼睛,朝着马路扫视了一眼,深一脚浅一脚的,朝我住的地方赶去。

  突然间我听到一个急刹车的声音,急刹车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她有男朋友了,我咋就这么傻呢,咋就不问问呢,要是问问。

  打死我也不会,鬼神神差的,跑到这里租一个毫无用处的房子呀!这件事情,要是传到大脑门子那里,还不被他笑掉到牙。

  他那笑的象是断了气的声音,一想起来,就令我打怵,第一句话肯定就是:

  操,你这大学白上了,心眼是越缺越大,日后我当你的老师吧!

  我还没有走出几步时,那急刹车的声音响过之后,听到一句愤怒的骂声:

  “他么的,你丢了魂了,走路也不看着点,你他么不想活,也别拉我垫被……”

  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位好象是在骂我,而此刻,我根本就没有心情去和任何人争辨着什么,好似醉汉般的,晃悠悠的朝住处赶去。

  “儿子回来了,快把我把这筐菜抬到屋子里去。”

  好象是妈妈是跟我说话吧,我连理都没有理的,朝着屋子里迈着步子,一走进屋子,我便一头倒在床上。

  “孩子这是怎么了,刚才出去时还好好的,瞪着眼睛一包劲呢,突然咋象丢了魂似的……”

  “别去管他,现在的年轻人真是难以琢磨,那心情就好象这多变的天似的。”

  “看你说的,那能不管呢,儿子,这么快就回来了,肯定没有吃饭,一会妈给你下碗面条,比在外边吃有味道。”

  我那有心情听他们说什么,好似重病一般,一头栽到床上,半天没有爬起来,只感觉到心里一阵阵的绞痛着,那种痛令我无法忍受。

  我悄悄的将左手使劲的掐我的左胳膊上的肉,因为心中的痛令我无法忍受,我想通过肉体的痛,来转化我心里的痛。

  我感觉我几乎将右胳膊上的肉,快要扯下来了,即便是这样,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一点痛的感觉都没有,完全被那种翻搅着的心痛所代替。

  不知道我是睡着的呢,还是醒着的,母亲让我爬起来吃饭,我好象死尸般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没有任何的反应和感觉。

  当眼看快到中午的时候,我觉得我不应该呆在住处,我应该骑着摩托车四处走走,看着外边四处风景,这种心痛或许会减轻一些。

  这么想着,我晃悠悠的站起来,朝着我摩托车走去,我机械的来到屋里外边,走了好几个来回,也没有发现我摩托车的钥匙。

  丢了,肯定是丢了,这钥匙怎么会突然丢了呢?明明是扔在我床边的呀,怎么里外翻腾了这么多遍,还是没有翻到呢?

  “儿子,你这个样子怎么能骑摩托车呢?你是不想要命了。”

  我连看都不看母亲一眼,发自内心的说,这一刻里,我好象对自己的生命,一点都不珍惜,再说我是一个怕死的人吗?

  心中带着无从发泄的愤怒,好象一个无头的苍蝇在屋子里来回的转悠着,叽皮酸脸的问妈妈,她看没看到我的摩托车钥匙,要是看到赶紧给我。

  看她不言语,又见一些苍蝇和蚊子,朝脸上扑来,气的我用力的朝着脸上拍去,拍的啪啪响,一会功夫,脸就被我拍肿了。

  吓的妈妈瞪着眼睛看着我,带着疑惑而又不解的心痛样子,冲上来拉着我的手,用力的朝着自己的怀里抱着,带有哭音连声的说道:

  “你疯了,你疯了,脸都被你自己打肿了。”

  即便是这样,我确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痛,挣命了一会之后,我感觉到有些累了,又重新的坐在床上喘着粗气,也觉得自己真是太缺心眼了。

  当冷静了一点之后,我后悔自己太草率了,可事以至此,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既然房子租下来了,短时间内无法退掉。

  受到沉重打击的我,准备独自骑着摩托车返回家住,这俗话说,眼不见心不烦,我有些后悔我租的这个破地方了。

  想心想一想,她每天和她的男朋友从小区里,一付甜密的,幸福的样子打我面前欢天喜地的走过,我将是一付什么样的心情呢?这不是活受罪吗?

  令我无法启齿的是,现在父母亲都跟着我一同跑到这来了,你说我这话咋说呢,看来一个不成熟的行为,真是把自己害苦了,这叫自作自受。

  下午,我几乎不敢向门卫的窗户前看,好象是作了病似的,只要向窗前扫那么一眼,脑瓜子就嗡嗡的特别难受。

  好在这功夫,我以平静了下来,肚子也感觉到饿了,端着妈妈给我下的那碗面,大口小口吃着,一句话也不说。

  而就在这时,母亲坐在那里,扭着头心痛的看着我,叹息着对我小声道:

  “孩子,你知道妈为啥跑到这里来陪着你吗?因为你整天骑着摩托车太快了,很危险的,每次看到你从家里出去,我这心就悬悬着,我看你还是别送外卖了,干点别的营生不是一样吗?”

  我将碗里的是后一根面条吸到嘴里,然后将碗朝旁边一推,没好气的说道:

  “不送外卖,我能干啥,难道让我到工地里去垒石头吗?那护坡的活都没有了,让我跟着师付去刮大白,去学盖楼,你看我都多大了,学的会吗?”

  “钱不在多少,人健康就好,人安全就好,你看这样行吗?这几天我蹲在这里帮你爸卖剩菜,晚上我还得返回去,抽空你帮着卖好了,卖多少算多少,先这么干着,日后有机会,你可以重新考虑干点啥。”

  让我蹲在这屋子里卖菜,让陈晓杰和他的男朋友,一脸灿烂的从我身边走过,再发出几声怪笑,还不如杀了我更直接一些。

  而这话一时又无法说出口,我不在说话,扭头钻到被窝里一言不发,特别恼火,感觉自己要是有个,有钱的爹。

  自己要是穿着水光流华的,凭自己这分长相,难道比她的男朋友差多少吗?我有这个自信,他算个啥,算个屁,算老几呢……

  见我不说话,母亲好算是沉默下来,默默的无声的忙她的去了,我思谋着,今天算是白费了,晚上出去散散步,或许心情能更好一些。

  当我在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太阳栽栽愣愣的落下,扎目的阳光,也羞愧的退去,化成了一条劣质的红布般的,悬在西边空中的晚霞,撒落门前的街面上。

  落日不仅带着晒脸的阳光,同样带走了,乱糟糟,闹哄哄的都市的白日,让我的内心和街道差不多,变得突然安静起来。

  因为忙碌的工作,我几乎忘掉了出去散步的身体功能,因为心情极端的恶化,再次在我心头涌起了,这个奢华的念头。

  春天的黄昏我清楚,灰白白的天空,借着残雪的映衬,使得无论街道,还是内心都变得淡淡白白的感觉。

  夏天的黄昏我也记得,就是现今天这样,便有晚霞余晖射在行人的脸是,照在人的衣服上,蓝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游动着。

  即便有不过是白白的,白的好似一尘不染的朵朵棉花,欠欠的在空中,目中无人般的闲逛,自由自在一付想挨揍的样子。

  秋天的黄昏或许能更让我留恋,天高气爽,喘气顺溜,即便这个时间里,还能让你感受到浑身有股使不完的力气。

  其实此刻的心情,让我更加迷恋秋天,更加迷恋那时被风吹落的树叶,至少能让我知道,每片缓缓落下的叶片,告诉我,那一刻才是爱情的落叶季节。

  冬天的黄昏,云也淡,雪也淡,整个世界都是那么白淡淡的,尤其是那落尽叶片的树木,就好象秃尾巴鸡,毫无生机,样子丑陋难看,而且在更多的日子里,整个天空都是灰蒙蒙的,毫无美感而言。

  无论那一个黄昏,都和我此刻的心情,最为搭配,毫无魅力可言,到让我感到内心有一点点深秋的凉意。

  虽然有很多人都喜欢秋天的日子,感觉它是收获的季节,大气,沉着,寂寥,真实,而我感觉所有的这些都溢出了,我烦恼的内心世界。

  晃当当从床上躺了一整天的我,此刻缓缓的再次从床上站起来,朝着母亲收拾好的屋子,扫视了两眼,慢腾腾的朝着门外走去,我要到外边散步,只是到那去更好一些呢?

  站在门前,我迟疑了一下,鬼使神差的,让我的脚步,再次晃悠悠的朝着,小区里面移动而去,看样子我想观赏一下,花池里毫无结果的美丽。

  看样子,我是想让她亲口告诉我,实在对不住了,我不是有意来骗你。

  其实,她并没有骗我,她并没有告诉我,她喜欢我,她并没有告诉我,她身边缺少一个爱她的,关心她的人,而这个人就应该是我。

  当一想到这些时,我仰着头,看着渐渐黑下来的小区,忍不住自己站在轻轻吹过的风中,仰着头嘿嘿的笑了起来。

  我知道,这笑声里面,夹杂着我内心难以表露的苦味,我知道,这笑声里面,带着我难以说出口的,自以为是的追求。

  结果,结果让把我重重的摔了一个跟头,内心的失落,让我有种不服气,而又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面对这个沉重的打击。

  我毫无目的走着,围着一个花池转着圈子的走着,这个位置离她家很远,其中还隔着好几栋楼呢,连我都不知道,自己在那里转悠了多少圈。

  反正,在这个闹心巴叽的时间里,我觉得就这么走到天亮,我也不会感觉到累,毕业后的现实生活,让我变得身体格外的强壮。

  天黑了,夜静了,小区里最暗的避光处,怕是伸手不见五指了,只有借着那从楼里透出的光线,让我能辨清楚脚下的路。

  我沉闷的,走的正欢实的时候,突然好似从地下冒出来似的,一个特别响亮的声音,朝着我身后突然喊过来:

  “你得了魔症了,大半夜的,你不回屋子睡觉,在这里一个劲的走,我站在这里,看的都有些累了。”

  当我让突突跳的心脏安静下来之后,我一下子辨别清楚了,这声音是陈晓杰喊我的声音,她这个时间,跑到外边干啥来了?

  她又怎么知道,我在这花池里转悠着,她是什么时候来的呢,我咋一点感觉都没有呢?她来干啥呢,来嘲笑我,来溪落我,来看我的笑话吗?

  我停下脚步,不安的朝着她喊我的方向看去,一句话也不说,这功夫让我跟她说什么呢?说诗吗?搞笑,一个字我都想不起来了。

  向她靠近,交流感情吗?笑话,他有男朋友,难道不成,我就是那个,现在年轻人嘴里长说的那句话:备胎,我是她的备胎。

  沉默,我站在原地冷静的朝她说话的位置看着,一句话都不说,而且有点心痛的,准备扭头突然逃离这里,很不希望看到她。

  这功夫,她越是接近我,越好象在我伤口处,撒盐的感觉,不仅无法抚平我被刺痛的伤口,而且还有点将伤口再撒大点的可能。

  “你想吓死我呀!问你半天连个屁都没有,这好象不是你的性格,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想不开的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向我缓缓的走过来,借着光线,看她脚步还是那么轻盈,那么自信,那么平淡,我正是被这种感觉给骗了。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我站在那里,瞪着眼睛朝她摆着手,显出特别紧张的样子来,虽说一家女百家求,而问题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从见到她对那男子,那股子热乎劲。

  突然间,让我一下子失去所有追她的信心,我这不是自取其辱,自讨没趣吗?

  “你到底咋的了,大晚上的,你可别吓我。”

  哟,挺有意思的,她还装着没事人似的,在玩弄感情上,她够成熟,够稳重,够老练的了,跟我装出一付纯真,而又无辜的样子来。

  我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男孩比女孩多了许多,骗婚的故事,我耳朵都灌满了。

  她如此的老练,如此的沉着,看得出来她肯定算得上,这方面的老手了,好在我发现及时,虽然骗了点感情,还没有骗去钱财,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看样子,她还不知道,我发现了她的密秘,所以想将我们两个之间的戏演下去是不,好在老天有眼,让我在第一时间里发现了,她想骗也骗不到的。

  “我礼貌的说一句,陈小姐,请你自重,你是有男朋友的人了,干吗还要和我显的那么亲热呢,本来我不想揭穿,可我不想让这个骗局,再伤害我。”

  当我鼓足勇气,向她说完这句话时候,我感觉我那颗受伤的心痛,变得渐渐的好受多了,也让我沉重的心,突然也变得轻松多了。

  我冷冰冰的站在那里,借着夜色,我用力的掂着脚,抖动着头,即便我在这场爱情的追逐中,我输了,我也要输出一种胜利者的模样来。

  哏哏哏,她又是一阵笑声,而这次我听到她的笑声,不再是那种如暖风般的,从我头上刮过,而象是破罗似的,要断了气似的,在我耳边响起。

  “你可真是缺心眼呀!我那有啥男朋友,我怎么不知道呢,你可别胡说八道,你这么造谣,还想不想让我交男朋友了。”

  她说完这句话时,语气之中带有特别的愤怒,令我站在那里不由的叹服起来,要说现在这女孩子,就是会演戏,要是不让她当演员,真是屈才了。

  难道我眼睛有毛病吗?打死都不会有人相信,从同学到老师,那一个不知道我是一点五的视力,百米之外能辨蚊子公母那我是在吹。

  她对她男朋友那一脸讨好的嘴脸,撒娇卖萌撒娇的欢喜模样,总不会看错吧,都这个时候了,她到装子一付委曲的样子,我也真是服气了。

  不过,我没权管她有没有男朋友,至少这个时候,我应该离她远一点,那样我在感情上,不会有更深的伤害,还没有等我说话,她又急道:

  “我可是出了名气的宅女,要不是你,我才不稀罕下楼呢?好了,我懒的理你,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好了。”

  “唉,陈晓姐,你这是啥话呢,好象是我怨枉你似的,即是这样,那我得和你说道说道,今天早晨你是不是出去吃早晨了,你是不是跟一位帅气的男人在一起,所以吗,你就别演戏了,我没有功夫和你逗闷子玩。”

  也许我说的话不太重,也许她以为我跟她开玩笑,这时她站在那里,哏哏哏的再次欢喜的笑起来,笑的捂着肚子,又蹲在那里。

  “你可真厉害呀,我曲某人算是领教了,也佩服了,被我揭穿了,你还能笑得出来,在爱情方面,我服气了,你在一个很难对付的情场老手。”

  我不满意的站在那里嘀咕着,不想跟她在说啥,扭头迈步,仰着头准备离开,此刻我觉得我有必要,让她看到:

  我是一个很有派头,是一个能拿得起放得下的大男人,是不会让她小看的。

  “你真是一个小心眼的人呀!原来你跟踪我,这次就算了,下次可不行?”

  我一听这话,更来气了,凭着我堂堂的男子汉,怎么可能会跟踪她呢,也太看不起我了,我即刻停下脚步,没好气的说道:

  “你可别埋汰我,我可没有跟踪呢,我早晨出去吃早餐看到的,纯是巧遇,不然的话,我被人偷偷打一顿,都不知道谁打的呢?”

  我毫无客气的,将憋在我内心,不打算挑明的话说出来,即是她逼的,那就不需要顾虑太多了,我到想听听,她如何有充分的理由,回答我的问题。

  “你这叫说啥话呢,我早晨确实跟一个男子,一同吃早晨的,那又怎么样?”

  看来我把事情给揭穿了,看得出来,她的声音里有点揭斯底里了,她有些挂不住了,开始跟我玩硬的了,我好怕呀!

  要说现在的女孩子,就这点特别拿人,在自己做错了事之后,还要装出一付有充分理由的样子来,这不活气人吗?

  我迈步不在理睬她,往前刚走一步,又听到她在我身后,哏哏哏的笑着。

  那气人的笑声,就好象破罗似的,在我后面吹来,吹的我脖子发凉。

  我服气了,现在的年轻人,这脸是不要了,到这份上,还能笑得出来,如此老练的情场老手,我还是避而远之吧,心痛一阵子定会好的。

  这时我又听到她,在后面很坚定的,瞪着眼睛朝我身后嚷道:

  “不过,那男子是我爸,你缺心眼呀!站在那里胡乱说话。”

  当她突然吐出这句时,我瞬间里,僵在那里,眨着眼睛,猛的转过身来,朝着灯光里的她看着,这种回答太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我咋就没有想到呢。

  难道,我真缺心眼?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