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被拐卖的杀手莉娅

第三章:初见周远

被拐卖的杀手莉娅 UTEM 3584 2021-01-15 10:49:49

  我鬼使神差的跨过了两个国家,来到了一座教堂前。

  这里是一个神秘的地方。

  教堂的对面是一家快餐馆,一杯咖啡,一个三明治,我可以坐很久。其实我只要路过这座城市,我都会来坐一坐。

  这家店生意很不错,现实里的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匆匆忙忙,人来人往,无人互相搭讪。

  我觉得这样很好,我很喜欢不被人打扰的感觉。

  快餐店的窗户上有几盆花,叫不上名字。我对花花草草的没有研究。坐在卡座里,隔着花盆和玻璃可以轻易的看见整个教堂的大门。

  抬手看了一下时间,今天是周末,教堂下午关门的很早。

  人们陆陆续续的从教堂里出来,跟门口的修女打招呼。

  这大概是我唯一的秘密了。

  我不太想去回忆是怎么来的这边的,记忆也很零碎。

  我醒来的时候就在这边了,大部分的记忆也是从离这里两条街外的一个红色垃圾箱子开始的。

  说实话,一个8、9岁大的孩子,要怎么样才能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活下去。

  街头混混很多,无家可归的孩子也很多。

  打架、斗殴,争食。

  我知道哪条街的后厨几点钟会出来倒剩饭,哪条街适合乞讨被欺负的少一点。

  被骗去做童工,挨打,再逃出来。

  遇见特琳修女真的是个意外,我跟往常一样赶走流浪狗,从垃圾箱里扒出一些能吃的。

  然后来到1号街,天气有点冷,运气好的话我可以要到一些暖和的东西。

  我被几个一样的乞丐拦住,在1号街乞讨的人不是很多,很少有人会盯上我。

  这几个人我认识,窜流在2号街打架的人里就有他们。

  “你们想干什么。”

  “把你的外套给我,否则。”他们威胁的朝我挥舞了一下拳头。

  我怎么可能给,这个外套是我翻了好几条街的垃圾箱找到的。大是大了点,天越来越冷了。它比什么呢都重要。

  “不,这是我的”我恶狠狠的盯着他们,街头的规矩我早就明白。今天我不让他们畏惧,我以后都会被整理的很惨。

  他们中有人想来抢,我从口袋里翻出玻璃碎片,狠狠的扎上那人的手,没有一丝犹豫。

  “啊”只听见一声惨叫。那人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一脚将我踹翻在地,紧接着是如雨点般的拳头落下来,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他们没有抢走我的外套,却把它的袖子撕掉了。有些人就是那么可恶。

  我得不到的,就要毁掉。

  我那会就想他们死,想疯了的那种。

  我抓着玻璃,拼命的挥舞。“来啊,你么来啊”

  他们大概觉得我疯了。

  我也觉得我疯了,脸上又肿又疼,身上也是。

  然后他们谩骂着跑走了。

  我手上特别的疼,抓玻璃太用力,被玻璃扎的惨不忍睹。

  我把被撕掉的袖子裹在手上。

  太疼了,疼的手都不能动。

  我要去药店要点东西。

  我走在1号大街上,满身狼狈,身上的血迹吓到了来往的人,有警察带着警棍似乎朝我走了过来。

  他还有枪。

  我亲眼见过一个警察杀了一个流浪汉。

  我怕他杀我,我太疼了。

  匆匆的找到一个巷子就跑了进去。

  我就在那时认识了特林修女。

  特林一个人在巷子里。她穿着一件驼色的大衣,手上抱着面包袋,里面有两根法棍。

  她朝我温柔的笑了一下,那时候她看起来真的很温暖,像太阳一样。

  我真的觉得我那一天要是讨不到钱我会疼死。

  打量了一下她,我觉得她的威胁很小。

  于是我拿起玻璃冲过去。

  “把你的钱拿出来,我可以不伤害你。”

  她大概是被我吓到了,就呆呆的看着我。

  如果有人在一旁看着就会觉得有些滑稽,一个小孩子抓着利器凶狠的看着一个中年妇女,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对峙。

  她的眼睛和我一样是棕色的,里面照着阳光,让我想起傍晚的海平面。

  我放下手里的玻璃,松了口气,我说“我只是需要一点钱”

  我并不想伤害她。

  “你的爸爸妈妈呢”

  我没有说话,她似乎觉得自己问了什么不和时宜的问题,轻轻的放下手里抱着的纸袋,蹲到了我的面前。

  杯子里的咖啡见底了,破天荒的我让老板续了一杯。

  很多事情被我一点点的板碎了放到咖啡里做成午餐吞了下去。

  我看着窗户外的教堂门口。特林修女还没出来。

  “你好,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我有些诧异的抬头看向来人。

  白色的卫衣,休闲的运动裤,黑色的风衣。他带着一个无框眼镜,一个黑色的棒球帽,皮肤略微显白,不是欧美人,是亚洲人。

  左手拿着两本书,《联邦收入税法》。

  “嗯”我朝他点了点头。不再看他。

  “抱歉啊,我看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他朝我耸耸肩,“而且,我们都是亚洲人。”

  我抬头看了看,整个面包房里还空着许多位置。

  回首看了他一眼。

  “我平常都是坐这个位置的,比较安静。”他想要解释。

  我想他应该是近些时候才来的这里,不然以往我也坐过这个位置。

  老板给他上了一杯咖啡。我移了一下我的盘子,给他腾出了点位置。

  “你是学生?”

  “恩,我今年是最后一年了,希望能顺利毕业。”他接过热腾腾的咖啡,把书放在了一边。

  说起来的时候,对未来充满希望。

  上学啊,那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了。

  我记得我后来被特林修女带回家。

  她也送我去上学。

  我不喜欢学校,那些学生和街头混混一样的可恶,我喜欢待在教堂里听她朗读圣经。

  “莉娅,你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她总是摸着我的头,温柔的看着我。

  然后我们一起回她的家,我喜欢抱着装着面包的纸袋,跟她一起跨过三个街区回去。

  只是,那样的日子真的是太短了。

  我又回头看了看,教堂的门关上了。

  特林今天没有来。

  “你呢?”他说“我是第一次看见你。你也是学生?”

  “我是来旅游的”

  墙上的时间指向了5,我竟然在这呆了一下午。

  “一个人?”他先是惊讶,而后又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你看起来太小了,好奇你家人怎么会放心。”

  “我以为你也是留学生。”

  我看着他,没有讲话。

  除去帽子,他的头发剪的很短,因为咖啡的热气,他摘掉了眼镜。褐色的眼睛,坦白,真诚,也很好看。

  “我是从C国来看望亲戚的”我耐心的跟他解释着根本没有的事情,此时此刻,我也想表现的真诚点,简单点。

  “这么巧,我也是C国人。”他因为激动差点打翻了杯子里的咖啡。

  当然很巧,你的书本封面上写了你国家的文字。

  我及时移开了咖啡。

  他有些尴尬。

  我笑了笑,面部僵硬了一下午,我想此刻我扯起嘴角的样子一定比哭还难看。

  “你学的是法律?”

  “对啊,我以后会成为一个律师。”换了个话题后,我看见他的眼睛里又有了光彩。

  我点了点头,场面再次陷入沉默,我大概是真的不知道如何跟别人讲的更多,今天是我这几年跟陌生人聊天最久的一次了。

  特琳没有出现,我有些失落。

  他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没有人跟你说,你很可爱。”他说“不是,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我们学生今晚有个聚会,我想邀请你参加。”

  执行任务,有人夸过伪装的很漂亮之类的。但是私下里很少有人会说我可爱。

  你见过几个人是鲜血淋漓的可爱。

  我盯着他的眼睛有些出神。

  周遭的温度都降了好多,我又想起我杀了妮娃。

  这样的人怎么会可爱。

  “我…”

  他看起来真的有些紧张,我有些不忍心。

  “可以啊”我微微靠在卡座的沙发上,学着他的样子耸了耸肩。

  然后“噗嗤一声”

  我们都笑了。

  恍惚间,我好像看见了妮娃。

  “嗨,我是周远。”临出门的时候他介绍了自己。

  外面竟然开始飘雪了,推开了店门寒风瞬间冲进了身体,我拢了拢我的大衣。

  “我是张丽。”我想了想说,“很高兴认识你。”

  他看起来有些错愕。

  我很好奇,有些疑问的望向他,这个名字很难听么?

  他说“我想,可能我要跟你说完“很高兴认识你,你才会跟我讲这句话”。

  “因为你看起来真的太冷漠了。”

  他指了指我。

  黑色的打底衫,军绿色的大衣,黑色的围巾,黑色的渔夫帽,褐色的皮靴。

  虽然一样的都是以黑色为主的装扮。显然他要活跃很多。而我,确实冷漠了一点。

  我们跨过马路,地上已经有了薄薄的一层雪花,皮靴踩在雨雪上,发出轻微的摩擦声。

  教堂一下子就在我的面前了。

  我站在教堂下面,抬头看了看。

  “听说这个教堂很多年了,从上个世纪就在这儿了。你很喜欢教堂么?”周远不知不觉的站在我的身边。

  我侧过头看他。

  他有些冷的样子,双手插在口袋里,臂弯紧紧的夹着他的书本。

  他整个人比我高出半个头,侧过来看我,眼睛亮晶晶的,笑起来和他身后的夕阳融为一体,我在他褐色的眼睛里看见了我自己,木讷又荒凉。

  “不,我不喜欢教堂。”我盯着他的眼睛,看着我自己一字一句的说道,仿佛又回到了很多年以前。

  “你喜欢这里吗?”特林修女带我回家,她给我洗澡,温柔的帮我处理了手上伤口,给我做了三明治和牛奶。

  手上的伤口热烘烘的,有些疼有些痒。特林把我的衣服扔掉了,连同那个被扯掉袖子的外套。我穿着特林给我的衣服,看着她在屋子里忙碌的样子。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没有听到我的回话,放下了手里毯子,蹲到我面前,看着我“你喜欢这里吗?”

  屋子里的灯暖暖的,就像她看着我的眼神,没有凶狠和嫌恶,温温暖暖的包裹着一个营养不良的小女孩。

  “你叫什么名字?”她小心翼翼的牵着我坐到沙发上,好奇的问我。

  我叫什么名字?我摇摇头,我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

  “嗯~,让我给你想一个名字,莉娅,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莉娅。”

  莉亚,我是莉娅。

  “莉娅,你是一个善良的孩子,上帝会特别喜欢你的。”

  “嗨,张丽,张丽?”周远在我面前挥舞着手臂。

  “你在想什么呢?为什么不喜欢教堂。”他那干净又充满好奇的眼神刺痛了我的心。

  “因为我不喜欢上帝。”我转身离开了这里。

  “张丽,嗨。”身后的声音渐渐远去。

  我不属于这里,也不属于上帝。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