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第三十八章 吓,有杀气!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妖殊 1553 2021-02-23 23:07:51

  凤执今日穿了一身青色素服,头发也只是随意的挽起,只戴了一支玉簪,简单清冷,衬得她脸部的线条都清晰很多,看起来少了平日的娇软,多了几分沉静和尊贵,这可不是庄王之女能有的气度和仪态。

  “凤三小姐第一次来龙城,可有不适?”靳晏辞态度还算柔和的问道。

  一副温润谦和的样子,这关切的语气,不知道还以为他们很熟呢。

  凤执:“还好,家人都在身边,其他的事情都是小事,倒是靳大人年轻有为,深得陛下信任,日后爹爹在朝堂之上还望大人多多关照。”

  靳晏辞微微挑眉:“庄王可是陛下的皇叔,哪儿需要本官?”

  凤执轻笑:“大人说笑了,爹爹可是对你赞誉有加,自愧不如呢。”

  表情、谈吐、眼神,毫无破绽,可偏偏就是这么完美,反而让人觉得不对劲。

  让人想要戳破这层伪装,看看她的真实面目。

  靳晏辞微微往后靠,姿态多了两分慵懒,但眉梢却更逼仄:“庄王四个子女,他最疼爱的就是三姑娘,他说三姑娘娇气、单纯、贴心,本官倒是觉得,王爷似乎也不是很了解自己的女儿。”

  一个在平吉乡下养大的姑娘,就算是庄王的女儿,这份气度也完全超出了。

  凤执眉眼微勾,眉眼清冷,带着几分浅笑,竟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惑人之色。

  “女儿家在父母眼里总是乖巧的,这有什么奇怪?”

  “是么?听闻三姑娘生了一场大病,醒来之后性情大变,最喜爱的女红不再碰,最爱吃的食物也改变,比之从前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大人也说是一场大病了,那时大夫都说我活不了,半只脚都踏进了阎王殿,死里逃生,大彻大悟,性情有点儿变化有什么奇怪的?”

  两人都看着对方,目光直视,谁也没有躲闪,仿佛能透过那眸子看到最深处。

  要是乍一看这场景,估计还会以为是一对男女深情对视、你侬我侬,可实际上这里却冷得仿佛快要结冰。

  赶车的靳十一打了一个寒颤,吓,有杀气!!

  马车里死寂了片刻,却谁也没有让步。

  “你不是凤云晚!”

  靳晏辞直接戳破了那个真相。

  凤执挑眉,一般来说,他们更习惯打太极,推来送去,你我心知肚明,却不会把事情挑明,给彼此留有余地。

  而把一件事情说破,要么是这人鲁莽,不够沉稳,要么就是他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凌驾、碾压。

  显然,靳晏辞是后者。

  也是,她现在没有权势、没有财富,甚至没有一个可以重用的心腹,光棍儿都没她这么光,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被人碾压了么?

  而且现在她还上了他的马车,若是他不想放她走,她今日也走不了。

  “靳大人这话我可听不懂了,我不是凤云晚,那我是谁?”

  “这也正是本官的疑惑,还请姑娘解惑。”

  靳晏辞显然已经认定她不是凤云晚了。

  凤执磨了磨牙,习惯了跟人虚与委蛇,这直白的步步紧逼实在是让她有点儿......新奇。

  “让靳大人失望了,我就是凤云晚,如假包换,你认为我是假的,大可以去庄王面前说,他要是信你,我这命都给你。”

  凤执说得很自信,眼下情形,庄王自然是不会信靳晏辞信口之言,但是这也打消不了靳晏辞的怀疑,强者多疑,他们不会轻易相信一件事情的真相,但是若是他们认定了一件事情,想要他们改变也很不容易。

  凤执也是服了,看着这么好看的公子,怎么那么不讨喜呢?

  “靳大人既然实在不信,那咱们打个赌,三个月为期,若是靳大人能证明我有别的身份,我答应你一个条件,无论任何条件。”

  靳晏辞闻言,唇角微微勾起,饶有兴趣,眸中潋滟着光泽,显然是被凤执的话取悦到了。

  “姑娘这么自信,看来确实很难,公平起见,若是本官输了,亦答应你一个条件。”

  凤执失笑:“看不出来大人还是个君子。”

  “本官看起来不像是君子?”

  “这点儿大人不比我心里有数?”

  两人看着对方,忽然相视一笑,下一刻,掌风突至,凤执只是浅浅的眨了一下眸子,恰在这时,马车停了,已经到王府门口。

  凤执拿了油纸伞:“多谢靳大人相送,日后,还请手下留情!”

  凤执下车打了伞,慢悠悠的走向王府大门,直到她衣角消失在门口,马车里才传来一声:“走吧!”

  走了一段之后,又听得靳晏辞传出来:“盯着她,让人再去一趟平吉。”

  靳十一:“是!”

妖殊

从现在开始,针锋相对,权臣和女帝的博弈,胜者为王,败者暖床。   (#^.^#)小阔爱们喜欢这个设定吗?   这两天觉得自己瘦了,后来一上秤,o(╥﹏╥)o都是错觉。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