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碎玉蝶

第02章 谁欺负了你

碎玉蝶 有6 2100 2021-01-26 20:38:32

  云太厚实,天上乌泱泱的,看不到什么星星。

  庄晓蝶怅然地望着荷花池里倒映的灯光,水动,光影也动,闪闪烁烁的,倒像一片繁星。

  晚饭时,董娜假装不经意地提起一个名字,说在上海偶然遇到了,他似乎想进明星影片公司做电影明星。

  星,明星,繁星。

  往事也随之闪烁明灭。

  “密斯庄,你的光芒,如同繁星,难以磨灭。”

  这是初中毕业纪念册上第一页的留言。

  她只看到这一页,这一段。

  纪念册便给董娜抢了过去,随手翻了翻,嘴角一挑,歪着头道:“难以磨灭?恩?想不到他也爱你。”一甩手,纪念册给扔进了火炉里,哔哔啵啵烧起来,蓝的光,红的光。

  是的,她不过寄住在董家的一个穷亲戚,哪来的什么光芒,就算有,也是沾了董家的光彩!

  董娜双手叉腰,得意洋洋望着她,又有些好奇,大概以为她要大哭的,她却没有,看了一眼火焰,便拿过一本书低头细看。

  董娜也自觉无趣,讪讪道:“不好意思,我一时手滑——”

  “恩,没事。”她说。

  真的没事?

  不,虽然她来不及仔细看落款那个甜蜜的名字,却也知道,那峻拔有力的字迹是谁的。

  唐棣。

  虽然同班,两人其实很少说话,偶尔相遇,她低头,他匆匆走过。记忆中只有一次,她在教室前面的石椅看书,他在她身边,问一句:“你也在这里看书?”

  她点了点头。

  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风吹着栏杆上的凌霄花,花红红火火的似乎就要烧起来。

  一群白鸽子带着鸽哨从东边来,飞过蓝色的天空,盘旋一圈,迅速又回去了,飞入东边一座高高耸起的石楼。那座石楼是整个小城最高的楼,顶上有个尖尖的红色小亭子,亭子边还有一棵树,一圈围在黑色铁栏杆内的花。

  “我的鸽子。”他说。

  “哦。”

  她仰起头,迎着阳光,眯着眼睛,想看那群鸽子还会不会再飞来。

  然而,鸽子没有再飞。

  她回头,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走了。

  往后,在路上走时,偶尔会遇上一群鸽子盘旋飞过,她总忍不住抬头望望,是不是当初那一群。

  在他跟自己说话后的第二天,唐棣的父亲被暗杀,他们迅速搬离了城里最高的石楼。

  很长一段时间里,唐棣都没有再回来上课。

  她曾经走到石楼对面,看着新的一家在石楼里兴高采烈地出出入入。

  石楼顶上没有鸽子飞起,落下。

  据说新搬进来的市长出过洋,讲究卫生,不喜欢养鸽子,石楼顶上那一窝鸽子,都叫人抓了,炖了鸽子汤。

  他连毕业照都没拍。

  没想到毕业纪念册里有他。

  过了几日,趁董娜与新交的小男友出去吃西餐,她偷偷拿出董娜的毕业纪念册翻看,个人相片第三页,便是唐棣。

  挺秀的眉毛,带着笑意的双眼,还是无忧无虑的他。

  三年了,他们都离开了家乡小城,她来到省城,他出现在上海,他还好?上海那么繁华那么洋气,各国美女如云出没,想必他早忘记自己了吧。

  她轻轻叹了口气,身后也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她瞬间毛骨悚然,仓皇回头,对上了一张年轻英俊的脸,一对眉毛尤其浓黑英气,颇有几分唐棣的影子,然而他双目却懒洋洋的,将睡未睡的模样。

  “啊,不好意思,我太鲁莽,吓到美丽的小姐了。”那人道歉,朝她行了个大大的鞠躬礼,抬起头时,嘴唇角上一只又深又圆的酒窝,稚气未泯。

  他真不该出现在灯红酒绿的董家花园,而应该出现在绿树成荫的大学校园,右手拿着几本书,一面走一面念诵诗词。

  “幸会幸会,美丽的小姐,我叫周玉良,不知是否有幸知道美丽的小姐芳名?”

  周玉良。

  原来他便是董娜常常挂在嘴边的纨绔子弟周玉良。

  听董娜念叨多了,她一向以为周玉良应该是个打着丝绸花领带、梳着油滑大背头的花花公子,谁知一见面,全然不是那个样子。

  他虽然半开玩笑,说话一点也不令人讨厌,甚至会让人觉得他好像半撒娇的弟弟,明明他应该比自己还大上几岁。

  不管岁数如何,孤男寡女,共处荷花池,若是被有心人看在眼内,还不知传出多少闲言碎语,董娜又不知要闹多少风雨。

  她站起来,拂了拂裙上皱褶,朝他点了点头,离开了荷花池。

  然而,客人散尽后,董娜气势汹汹闯进了她房间。

  她刚刚梳完头发,准备睡觉。

  董娜抢过她小梳妆台上的镜子,往地上一摔:“庄晓蝶,你什么意思!又要抢我的男人!”

  什么叫抢她的男人,还又!这样的大帽子扣下来,庄晓蝶就算脾气再好,也忍不住反唇相讥:“董娜,你什么意思?喝醉了,找你男人撒气去,别找我!”

  董娜听了,越发有气,操起她房间内小物件,摔的摔,踩的踩,闹得满屋子人都惊动了,纷纷往这里来。

  董太太见女儿闹得不像话,一把扯过她,要她回自己屋里去。

  “妈,你不知道她都做了些什么!阿良哥今日找我道歉,她偏截了去,两个人躲在荷花池边嘀嘀咕咕大半天,许多人都看到了,也不怕丢了董家脸面!”

  “别胡说八道,晓蝶不是那种人。”董家二公子董安邦一向喜欢庄晓蝶,见自家妹子这样诋毁她,顿时提高了声音,替她说话。

  “吗,你听听,别说阿良哥,就连二哥都处处向着她,我,我算什么董家大小姐!”董娜扑在董太太怀里,嚎啕大哭。

  董太太一面轻拍她背脊一面道:“别哭,别哭,妈替你主持公道,谁欺负了你,我饶不了她!”

  董昌年刚好踱到门口,听到太太这么说,心中不悦,道:“阿如,娜娜一向刁蛮,你又不是不知道,只有她欺负人的份,哪有别人欺负她的份?你再看看,她把晓蝶的房间都砸成什么模样了,你也不管管!”

  “妈,你听听,爸说的都是什么话!”董娜越发呼天抢地。

  庄晓蝶一直静立在旁,此时上前几步,道有话要跟董伯父说。

  董娜要骂她恶人先告状,被董太太拍了拍肩头,暂时忍耐住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