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碎玉蝶

第03章 离开

碎玉蝶 有6 2085 2021-01-27 16:25:00

    庄晓蝶随董昌年来到他书房里。

  书房宽敞明亮,胡桃木书桌上摆着一尊财神像,正对房门的墙上是一幅名家书法,上有四个字——财源广进,墙边则是一排洋气的玻璃面书柜,柜里满满的都是些新近流行的翻译小说。

  除了二公子董安邦外,也就庄晓蝶来这里拿过书。

  董昌年说过,只要她想看,随时可以进书房拿书。

  这次庄晓蝶提出,为了准备大学入学考试,她要搬出董家,到外面租房子住。

  董昌年重重叹了口气,道:“晓蝶,你是不是埋怨伯父照顾不周,让娜娜欺负你了?惭愧惭愧,伯父教女无方,惯得娜娜无法无天,让你受委屈了。”

  当年,庄晓蝶父亲与同乡董昌年一起到省城闯世界,替他挡子弹死了,董昌年在灵前发誓,从今往后,把庄晓蝶公公嫲嫲当自己的父母,养老送终,把庄晓蝶当自己的女儿,培育成才。

  他说到做到,先后送了两位老人的终,又把庄晓蝶接到自己老家,陪女儿一起读初中,吩咐太太好生照顾。如今又接她出来,有意送她读大学。

  这年头,就算大户人家的女儿,也没几个读大学的,董昌年对她,不可谓不照顾周到。

  庄晓蝶连忙道:“伯父言重了,真教晓蝶无地自容。伯母对我如同亲生女儿,饮食使用,无微不至。董娜待我,也如姐妹,牙齿还会咬到舌头,姐妹之间有几句争执,又有什么奇怪的。着实是我之前底子薄,眼看大学入学考试将到,倘若没用心复习,考不上大学,辜负了伯父一番心意,晓蝶到时候真真过意不去。还望伯父成全我,不怨我不识抬举。”

  “嗐,我还当什么事情呢,考不上就考不上,好歹伯父也是几个大学的董事,到时候我给他们捐一大笔钱,替你们两个——”

  “伯父!”庄晓蝶望着董昌年,眸中泪光闪烁。

  她不喜欢示弱,更不喜欢演戏,但此刻,却不得不动用自己的泪水。

  “伯父,临别家乡时,我在公公嫲嫲和爸妈坟前发过誓,一定考上大学,做我们镇上第一个女大学生。若是伯父花钱,虽是疼我,却辜负了我在坟前发下的誓言,我、我真不知道如何向他们交代……”

  董昌年考虑了一番,应允了她的请求,但有一个条件,房子,他来安排,保管清净,方便,让她安心备考。

  庄晓蝶答应了。

  她没想到,自己真的可以脱离董家,一身轻松回到房间里。

  房间早已收拾干净了,砸坏的镜子等东西,也一一填补上了。

  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两眸灼灼,面颊生红,董伯父哪会看不出自己鸟出笼的欢喜!

  然而,她管不了那么多了,从明日开始,她便再也不必寄人篱下了,相比自己的欢快,伯父一时的伤感,便随风飘散了。

  第二日,董娜他们还未起床,庄晓蝶提着藤条箱子,随管家悄然离开了董家花园。

  管家替她租的是找书街后院里一间平房,不大,但收拾得干净整洁,地面墙壁也无湿气雨痕,院内有厨房、厕所,也有自来水龙头,离墙不远一棵龙眼树,墙角还有十多盆兰花一株三角梅,满树繁花都爬出墙头了,看着就令人心开,加上房东周太太衣着朴实,言语利索,她一看便喜欢上了。

  管家说她要安心备考,让周太太管饭,房租伙食费一起都给了。

  周太太连声道好,让他放心,自己做的饭,好吃,也够营养,保管小姐精神头足足的,考试中个女状元。

  从那天起,庄晓蝶便住下了,每日看书,背诵,看董安邦送她的资料笔记。

  周太太做饭手艺的确不错,每日三餐,荤素搭配,味道也很好。

  吃了几日,她忽然发觉一件新做的旗袍腰身有点紧,一捏,腰肢上居然真的拎起一块肉来,想想原因,一来吃得合意,二来不必寄人篱下看人眼色,便心宽体胖了。

  周太太再端饭菜过来时,她嚷嚷胖了,要少吃点。

  周太太抿嘴笑:“也就你们小姑娘嚷嚷胖了胖了不可厌,换了我们,就算长了二十斤肉,也只能偷偷藏着不敢作声。”

  庄晓蝶伸出右手食指,顺着周太太窈窕的身姿划了一道弧线,道:“胖?只怕再过二十年,你也长不出二十斤肉。”

  周太太笑得前俯后仰,说小姑娘嘴甜,可人疼,转回厨房,端出一碗木棉花茶,劝她喝了,去去湿气。

  庄晓蝶接过碗,正要喝,忽然站起来,道:“小妹妹,别动,姐姐来接你。”

  她把碗塞塞回给周太太,整个人急急脚扑向屋檐边。

  周太太回头,却看见自己与邻居挨着的墙头上,正蹲着一个扎着两根短辫的小姑娘,赤着脚,探手去搂三角梅的花枝。

  墙高而窄,小姑娘身子歪斜,稍有不慎,便成大祸。

  周太太向来心血少,骤然看见如此惊险一幕,心跳声大震,手脚酸软,竟挪不动半步。

  小姑娘闻声,抬头朝她们嘻嘻一笑,喊道:“漂亮姐姐,你觉得哪一枝最漂亮?”

  此时庄晓蝶已经跑到了墙边,但墙太高,她根本够不着,眼见小姑娘勾住花枝摇摇欲坠,她一时心急,踢掉木屐,抱住龙眼树歪斜的枝杈一荡,把半个身子荡到了树上,继而双手与腰肢用力,整个人爬到了枝杈上,扶着顶上树枝,整个人踩着一根斜斜伸出的树枝,快步走到墙边,对小姑娘道:

  “小妹妹,你会爬墙,会不会爬树?”

  小姑娘骨碌碌转动着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珠,道:“谁不会爬树?”

  “来,我跟你一起爬下去,那边的阿姨做的糖水可好喝了,她要请我们一起喝糖水。”庄晓蝶笑眯眯道。

  小姑娘忽然脸色一变,骂道:“你们都是妖精,就会说好话哄人,我才不上你的当呢!”话音未落,她一松手,搂住的花枝弹过来,狠狠打在庄晓蝶的腿上。

  天气正热,庄晓蝶旗袍下光着腿,这一下,不知被多少花刺刺中,痛得她差点手一松载下去。

  “喂,小姑娘,人家姐姐怕你摔了爬上去救你,你怎么恩将仇报!”底下忽然传来一个激愤的男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